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重生之都市仙尊秦逸辰苏慧欣小说阅读

重生之都市仙尊秦逸辰苏慧欣小说阅读

作者:上尉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11.3MB

时间:2018/08/23 10:51:19

内容概述:重生之都市仙尊是玄幻小说,讲了秦逸辰苏慧欣的故事,...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1126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重生之都市仙尊是玄幻小说,讲了秦逸辰苏慧欣的故事,秦逸辰是修仙界有名的天尊级别的强者,而在渡劫的时候却不敌天劫损落,那秦逸辰苏慧欣之间的感情会如何?

第一章 仙尊重生

当秦逸辰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美女柔软温热的怀里,那美女双目通红、满脸哀痛,似乎是刚刚痛哭过一场。

秦逸辰看着这个女孩,整个人如遭雷击!

自己刚刚不是在渡劫吗?号称玄极仙尊的他,修仙千年,一招渡劫!本以为能成为天乾大陆万年来第一个羽化成仙的至尊,却没想在四十九道天雷的最后一道功亏一篑!

被天雷击中化为齑粉,原本应该灰飞烟灭才对,自己怎么还活着?!

还有,面前这个抱着自己痛哭的女人,为什么有些眼熟?!

此时,抱着秦逸辰的女孩发现他睁开眼,顿时喜极而泣,哭着说:“秦逸辰你终于醒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该跟你说赵四海的事情,害得你被他们打成这样……”

什么情况……

秦逸辰看了看那个女孩,又环顾了四周,这里,似乎不是天乾大陆了吧?这里,怎么像是一个篮球馆?!

天呐!篮球馆,那是地球上才有的东西,是千年前自己生活过的地方……

难道,我重生回了地球?!

千年之前,秦逸辰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后来因为家中遭遇巨大变故,辍学离开校园到处谋生,一个人在全国各地漂了十几年,才遇到了他的师父法岷仙尊。

法岷当时只是路过地球,想寻找一些天才地宝,偶然见他天生道根,便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机缘,领他入了修仙之门。

不久之后,法岷仙尊便带着他离开地球,去了修仙者群聚的天乾大陆,自那以后,一直到渡劫失败,千余年来,秦逸辰都没有再回来过……

如潮水般的思绪冲击着秦逸辰的大脑,千年之前的记忆仿佛在一瞬间全部都被自己找回!

他认出了面前这个哭泣的女孩,她是自己中学、大学一直暗恋的梦中情人苏慧欣。

再看看自己到处是伤、浑身是血的模样,他立刻想起来,今天自己原本想逞英雄,要求校霸赵四海停止骚扰苏慧欣,没想到却被赵四海以及他篮球队的队员暴打了一顿。

没记错的话,上辈子自己因为伤势严重,在医院里躺了足足两个月。

想到这里,秦逸辰心中激动万分,没想到,老天爷看在自己千年苦修的份上,又给了自己一次重头再来的机会!这一次,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渡劫成功!

激动之时,秦逸辰立刻试图调动周身真气,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现在非常虚弱,别说真气,就连力气都使不出来!

秦逸辰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是一个受伤的普通人,身体各处传来的痛感极其清晰,这是他千年来都不曾再有过的感受。

就在这时,秦逸辰忽然察觉,自己的神海之中,竟然还有着一丝元婴真气!

想来,应该是自己被天劫击碎时,元婴真气拼死护住自己的元神,才使得自己元神未散、轮回重生,而这仅存的一丝元婴真气,是他现在最珍贵的财富!只要炼化这一丝元婴真气,不仅能修复自己所受的伤害,还能给自己这个零修为的肉身,奠定一个炼气期第一层的根基。

于是,秦逸辰立刻闭上眼睛,以自己最熟悉的心法,引导着神海中的元婴真气流经全身,清凉舒爽的感觉开始在所有经脉之中游走,快速修复着秦逸辰的身体,并改造他的肉身。

渡劫高手的元婴真气,即便只有这么可怜的一丝丝,也足以让他这幅弱小的身板受益无穷了!

苏慧欣眼看秦逸辰醒过来,一句话没说就又重新闭上眼,还以为她又昏迷了,急忙掏出手机,拨打了120。

说着,苏慧欣眼睛一酸,再度留下两行泪水。

苏慧欣此刻的内心深处对秦逸辰格外愧疚,两人从高中就是同学,又考入同一所大学,谈不上青梅竹马,但怎么说也都是关系很好的老友,苏慧欣知道秦逸辰一直喜欢自己,但秦逸辰性格内向,从不把这些东西说出来,她也就权当没这么回事。

最近校篮球队的赵四海总是骚扰自己,自己只是无心在秦逸辰面前抱怨了一句,没想到他就一个人跑到篮球馆找赵四海理论,没想到赵四海直接把秦逸辰暴打了一顿,自己听说之后立刻赶过来,秦逸辰已经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了。

知道秦逸辰是因为自己才挨了这顿打,苏慧欣的心里格外过意不去。

120急救电话刚接通,苏慧欣便迫不及待的说:“你好,我朋友被打了,伤的很严重,需要一辆救护车!”

电话里的接线员急忙问她:“小姐,请问您的地址是哪里?”

“地址是……”

苏慧欣刚想说话,怀里闭着眼的秦逸辰忽然伸出手来,抢走了她的手机。

“我没事,不需要救护车。”

秦逸辰的声音极其平静甚至冷淡,似乎根本不是一个严重受伤的人。

仅存的元婴之气还在不断修复着他的身体,并为他打下修道根基,这时候,他不能被任何人所打扰。

苏慧欣紧张的说:“逸辰,你现在伤得很重,需要去医院!”

秦逸辰把苏慧欣的手机关掉,递给她,淡淡道:“你走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面对这个已经有千余年未见的凡人女子,秦逸辰显得非常没有耐心,事实上,他也确实没把苏慧欣当回事,只希望她现在赶紧从自己面前消失!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能留下你一个人……”苏慧欣急得快哭了,苦苦哀求道:“逸辰,我求求你,别逞强了!咱们去医院吧,好不好?”

第二章 别跟着我

秦逸辰没有理会苏慧欣的苦苦哀求。

堂堂玄极仙尊,被天劫毁灭都能重生回来,受点小伤还用叫救护车,让自己这脸往哪放?

更何况,体内还有残存的那一丝元婴真气,只要将其吸收炼化,自己这点伤就能迅速痊愈!

苏慧欣见他如此执拗,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继续抱着秦逸辰,因为担心会弄疼他,所以一下都不敢乱动。

一分钟后,秦逸辰从苏慧欣的怀里坐直身体,长出了一口气。

唔……

秦逸辰体内仅存的一丝元婴之气,已经被身体炼化吸收,虽然看起来还是病怏怏的模样,但身体所受的伤已经全部修复,体质也较之前有了巨大的提升。

更重要的是,在元婴真气的帮助下,他现在已经成功进入炼气期第一层,有了修炼的根基!

炼气期第一层只是一个最基础的修为,它能让自己身体素质优于常人,但从根本上说,自己还是个普通人,需要吃得饱、穿得暖、睡得好,所以,眼下自己唯一落脚的地方就是学校的寝室,先在寝室适应几天,然后再找适合个适合修炼的地方。

炼气期共分十层,十层之后,方可有机会筑基,筑基之后,也要十层才能结丹,结丹之后,还有元婴、化婴、化身、大成,最后才可渡劫,自己要走的路还有很远。

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加快修炼速度,上辈子自己用一千多年才修炼到渡劫,重生之后有了上千年积淀的功法与经验,这个时间或许可以缩短到五六百年!

一心想着修炼的秦逸辰,根本没有精力理会身边的苏慧欣,他从苏慧欣柔软的怀抱中站起身来,随后便头也不回的往篮球馆外走去。

“秦逸辰,你等等。”苏慧欣急忙追上来,伸手要扶着浑身是血的秦逸辰,但手刚伸出去,便被秦逸辰甩开。

就在苏慧欣满脸错愕的时候,秦逸辰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别跟着我。”

说完,继续迈步前行。

苏慧欣一时间无法适应秦逸辰那冷淡的态度,在这之前,他还一直在锲而不舍的追求自己,连续几年都格外殷切,为什么这一会儿变得这么冷漠?

对秦逸辰来说,他修仙千年重生回来,满脑子想的,全是如何修炼、如何再次渡劫飞升,对于千年之前暗恋过的女孩,他现在已经提不起任何的兴致。

他玄极天尊在天乾大陆叱咤风云,多少极品美貌的女修仙者做梦都想与自己结为双修道侣,自己都从未心动,何况苏慧欣,她再漂亮,也只是一介凡人罢了。

秦逸辰没理会苏慧欣,径直离开,苏慧欣跟在身后,看着这个排骨一般枯瘦而又虚弱的男孩,想到他的身世,又想到他为了自己而被打,心中酸楚无比。

因为两人高中就是同学的缘故,她知道很多关于秦逸辰的事情,他是秦氏集团总裁秦诚斌的私生子,但一直由单亲母亲抚养长大,虽说父亲是亿万富翁,但却对他们娘俩不管不问,所以秦逸辰年幼时的生活格外清贫。

在他七岁那年,他的母亲因病去世,随后,他的生父秦诚斌才将他接回了秦家。

秦逸辰在秦家生活了八年,但是,在继母的屋檐下,他并没有过上什么好日子,据说他经常会被继母李舒华虐打,而他的生父秦诚斌却一直不敢干涉。

直到秦逸辰十五岁上高一,李舒华终于忍无可忍,将他赶出家门,也是从那时起,秦逸辰就没有了家。

他高中住校,大学也是住校,即便秦诚斌在金陵是一个资产过百亿的地产商,但高楼耸立的金陵,却没有秦逸辰一寸立足之地,有的,仅仅是秦诚斌的秘书每月给秦逸辰送来的一千元生活费。

此时,秦逸辰走在前面,脑子里也在思考着自己的处境。

现在自己唯一的亲人,就是自己那个渣男老爸了,只不过,秦逸辰跟他也没什么感情,甚至早些年一直恨他。

在秦逸辰的记忆中,这个渣男老爸在自己被打住院的时候就死了,他死了之后,自己连每月一千块的生活费都没了,交不起学费、吃不起饭,这才从学校辍学,到处游荡混口饭吃。

算一算,这渣男也就还能再活一两个月。

这两个月,秦逸辰也不想再见他,只想着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修为。

……

好在修仙之人记忆力极好,千年之前的记忆在脑海里也格外深刻,秦逸辰依着记忆,一路来到了自己的寝室楼下。

苏慧欣亦步亦趋的跟在秦逸辰后面,几次想上前跟他说话,但都被秦逸辰那冷淡的眼神给堵了回来,一直到看着他进了寝室楼,苏慧欣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原地愣了几分钟,再也看不到秦逸辰影子的时候,她才转身离开。

秦逸辰上辈子性格软弱内向,又非常贫困,在学校就没有几个好友,而且因为没钱,他只能住在条件最差的八人间寝室,寝室里多是些家庭条件也不太好的学生,而即便是这些人,也都瞧不起秦逸辰,挖苦讥讽是家常便饭,偶尔找茬滋事也经常发生。

回到寝室,发现寝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寝室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方形的电子钟,上面的日期显示是九月十二号星期五。

星期五的晚上,寝室室友都不在,看来这帮人应该是去网吧包夜了。

记忆中,自己上大学的时候,一款叫做吃鸡的游戏非常流行,但是这款游戏对电脑的配置要求非常高,自己所在寝室的八个人都挺穷的,一台能玩吃鸡的电脑都没有,所以每到周五,寝室里其他七个人都会结伴去网吧玩那款游戏,而且一玩就是一个通宵,今晚也是一样。

面对空无一人的寝室,秦逸辰终于松了口气,洗了个澡之后,他从卫生间里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在自己的床上,盘膝打坐,呼吸吐纳。

很快,秦逸辰便感到深深的失望,自己离开地球太久了,忘了地球是一个灵气几乎枯竭的世界,这里的灵气要比天乾大陆稀薄的多,这样的话,自己往后的修炼就太难了。

片刻后,秦逸辰便打定主意,光靠吐纳修炼已经不现实了,自己接下来必须要想办法找到一些能够加快修炼的灵石、药材或者法宝。

不管怎么说,至少要让自己快速突破到炼气期的中后期,因为到了那个阶段之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才算是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第三章 灵石

一夜打坐吐纳,秦逸辰感觉神清气爽。

由于灵气有限,所以秦逸辰便准备从武炼的方式入手,先把肉身的体制先提升上来,这样可以更快速的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清晨六点,秦逸辰从寝室里走了出来,在食堂随意吃了点便宜的食物之后,他立刻来到学校最为偏远的一处操场,开始沿着操场慢跑。

秦逸辰一边跑步,一边分神出来,吐纳吸收灵气,身体素质在运动与少许灵气的帮助下,得到了快速的提升。

昨天还是病怏怏的秦逸辰,今天就变成了长跑高手,在操场上一刻未停的跑了整个上午。

此时,苏慧欣却在秦逸辰的寝室楼下,等了他一上午。

苏慧欣昨晚一夜几乎都没睡着,翻来覆去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与秦逸辰认识这么多年来的各种片段,以及昨天亲他走回寝室时,那令人心疼不已的样子。

早晨六点半,苏慧欣便起床到食堂买了丰盛的早饭,想给秦逸辰送去,但秦逸辰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脑,她很难与秦逸辰取得联系,在托男同学去他寝室看过之后,才知道他竟然一大早就没在寝室。

苏慧欣不知道秦逸辰这么早去了哪里,亦或者他昨晚就没有在寝室,心中焦急记挂,但又没办法联系他,便干脆一直在寝室楼下等着。

十二点半,秦逸辰回来了,跑了一个上午的他丝毫没有觉得疲惫,只是身上出汗太多,T恤已经汗透无法再穿,便干脆赤膊去食堂买了四个馒头,准备回寝室吃完馒头再喝点水,下午继续去操场跑步。

苏慧欣等了一上午,终于等到秦逸辰出现,也顾不得累,急忙迎上前去。

准备的早饭早已经凉了,她没好意思拿出来给秦逸辰,只是关切问道:“秦逸辰,你没事吧?”

“没事。”秦逸辰只是看了一眼站在眼前的苏慧欣,随即便要与她擦肩走过。

苏慧欣急忙拉住他,看着他手中提着的几个馒头,惊呼一声,问道:“你中午就吃这个?”

秦逸辰皱了皱眉,问:“不可以吗?”

对秦逸辰来说,他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填饱肚子而已,再加上自己并没有多少可以支配的现金,所以馒头是最实惠的选择。

“难怪你这么瘦。”苏慧欣心里一酸,急忙说道:“我请你吃午饭吧。”

“不用。”秦逸辰摆了摆手,迈步就准备离开。

他不想跟苏慧欣继续废话,上辈子自己虽然很喜欢她,但是经历千年修仙,他对苏慧欣已经没了任何感觉,他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修炼,其他的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哎呀你别着急走啊!”苏慧欣急了,一把抓住秦逸辰,不愿让他离开。

此时,多数通宵或者熬夜的学生也都纷纷出门去吃午饭,见到校花苏慧欣竟然一脸急切的拉住秦逸辰,顿时惊叹不已,校花拉住一个男生不让他走,这可是爆炸性的新闻啊!

于是在场的众人纷纷侧目,想看看两人之间会发生些什么。

苏慧欣见秦逸辰表情有些难看,似乎是有些生气,急忙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来跟你道个歉、说声对不起,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秦逸辰摆了摆手,淡然道:“跟你没有关系,你也不用弥补,再见。”

“你别走。”苏慧欣见秦逸辰又想迈步离开,急忙上前挡在他面前,开口道:“秦逸辰,求求你,昨天的事是因我而起,看在咱们也认识好几年的份上,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

秦逸辰却没有看苏慧欣诚挚的眼神,只是盯着她胸前的一块玉坠,心中惊骇。

挂在苏慧欣脖子上的,是一块质地极佳的玉佛,这是上等的和田玉,正常按重量卖也至少值几十万元,不过,秦逸辰看的却不是玉石的质地,而是他发现这块玉中,竟然有波动。

秦逸辰惊喜不已,他几乎在瞬间就可以断定,苏慧欣胸前戴的,是一块蕴含灵气的灵石!

第四章 吃了枪药

所谓灵石,多半都是玉石形态,这种玉石必须要伴生在灵脉周围,经过数百万年的演化,不断吸收着来自灵脉的灵气,直到自己体内也汇聚了一定的灵气,才会成为灵石。

灵石的好坏,与玉石的质地并无太大关系,最重要的,就是看其中的灵气含量。

地球的灵气稀薄,一块拥有灵气的灵石,对秦逸辰来说,实在是太难得了!因为即便是最差的灵石,其中蕴含的灵气,也要比空气中的灵气浓郁而精纯的多,如果有灵石可供修炼,那么,自己修炼的速度就能够得到大大增强!

苏慧欣不知道秦逸辰为什么盯着自己的脖颈处看个不停,还以为秦逸辰是在看自己的胸部,脸上一阵火辣,心中也有些无奈与小小的不满。

没想到,秦逸辰却开口道:“你不是想弥补吗?把你胸前的那块玉给我吧。”

“啊?”苏慧欣略一诧异,随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脖颈下戴着的那块玉。

现在女孩戴玉饰品的已经很少了,玉在大多数女孩眼里是一种很土的东西,但是,苏慧欣这块玉,却是她爸爸在她一周岁的时候送给她的,从一岁的时候开始,这块玉一直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秦逸辰以为苏慧欣没有听清,再次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苏慧欣心里格外纠结,但片刻后,她把心一横,双手环到脖子后面,将系着玉石的红绳解了下来,递给秦逸辰。

随后,她抿嘴说道:“这块玉我戴了十八年,如果你喜欢,就送给你了,如果你要把它卖掉的话,那就请你再卖给我,行吗?”

秦逸辰随意点了点头,将玉石接过,拿在手上的第一时间就向其中渡入了一丝灵气查探,这是一块甚至还比不上天乾大陆下品灵石的低劣灵石,不过,对这个灵气如此稀薄的地球来说,已经是非常难得。

周围的学生们可谓是看得愣了,金陵大学最出名的校花苏慧欣,竟然主动到男生寝室楼下找秦逸辰,而且秦逸辰似乎对她很不耐烦,苏慧欣却如痴心姑娘一般,死死拉着秦逸辰不让他走,甚至把自己脖子上的玉坠也送给了秦逸辰,这是什么情况?堂堂金陵大学的校花,难道在倒追秦逸辰不成?

此时的秦逸辰,心里迫不及待想回寝室,好好将灵石中的灵气吸收到自己体内,便拿着那块玉,也不回的往寝室楼里走,丢下一句话给苏慧欣道:“我有事,先走了。”

苏慧欣极其无奈的看着秦逸辰进了寝室楼,自己在原地呆愣了半晌,深深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只是,苏慧欣这一走,却给金陵大学创造了一个天大的绯闻:苏慧欣很可能是在倒追秦逸辰!

……

回到自己的寝室,寝室里几个包夜的同寝大都已经起床,正顶着黑眼圈排队洗漱,一见秦逸辰回来,寝室里的寝室长牛海江,便用调侃和讥讽的语气说道:“哟,秦大少回来了!听说昨晚你在篮球馆被赵四海痛打了一顿?”

秦逸辰皱了皱眉头,反问道:“和你有什么关系?”

牛海江哈哈一笑,幸灾乐祸的说道:“你最好小心一点,惹了赵四海,我看你以后每天都免不了要挨几顿揍!”

秦逸辰冷哼一声,道:“我的事不牢你费心,还请你把你那张破嘴闭上。”

说着,秦逸辰理也不理他,坐在自己的下铺上吃起了馒头。

周围的几个同寝一阵惊讶,谁也没想到一直在寝室连个屁都不敢放的秦逸辰,今天竟然好似吃了枪药,一回来就跟牛海江顶上了。

牛海江这个人平时没少欺负秦逸辰,而秦逸辰总是逆来顺受,从来没反抗过,在寝室里,秦逸辰就是七个人的佣人,大半夜翻大门出去给他们买烟、周末给他们洗衣服、收拾床铺,即便如此,牛海江依旧不拿秦逸辰当人看,平时秦逸辰对他的命令稍微有些忤逆,他就会当着寝室其他人的面,对秦逸辰拳打脚踢。

修仙千年的秦逸辰现在虽然不记恨牛海江这样的蝼蚁,但不代表他还会逆来顺受。

今日的牛海江也是气恼无比,他没想到这个秦逸辰竟然对自己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竟然还让自己把破嘴闭上!这种话,牛海江能忍得了其他人说,但惟独忍不了秦逸辰,眼看着秦逸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顶撞看了自己,还跟没事一样坐回床上干啃馒头,他心中便气不打一处来!

第五章 出手狠辣

眼见秦逸辰让自己在同寝面前没了面子,牛海江心中恼火不已。

咬了咬牙,大步走到秦逸辰的床边,抬起右脚,不顾拖鞋底刚从卫生间里踩过一番,一脚踩在秦逸辰的床单上,手指着秦逸辰,威胁道:“秦逸辰,你他妈被赵四海修理一顿之后牛逼了啊,敢跟我顶嘴了?有种把你刚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秦逸辰却不禁眉头禁皱,他秦逸辰在修仙界摸爬滚打厮混了千余年,怎能容忍一个普通凡人在自己面前颐指气使、嚣张的不可一世?

就在牛海江手指着秦逸辰,准备当着寝室人的面,将秦逸辰暴打一顿的时候,秦逸辰瞬间先发制人!

现在的秦逸辰,经过昨晚一晚上的融合,以及一上午的肉身修炼,身体素质已经得到了巨大的提升,牛海江根本不是对手!

秦逸辰毫不留情的直直一拳,直接重击在牛海江的腹部,牛海江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剧痛,双腿瞬间瘫软,轰的一声摔在地上。

这个时候,秦逸辰腾的一下站起来,不由分说,抬脚便雨点般的踹在牛海江的身上,一口气就踹了十几脚下去!

牛海江疼的嗷嗷直叫,而寝室其他六个人也都看得愣了,一时间没有任何动作。

这个时候,秦逸辰抬脚踩在牛海江的胯下,脚尖轻碾,冷冷问道:“我给你个机会,把刚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

牛海江疼的几欲昏厥,除了浑身上下的疼痛外,最痛之处莫过于现在被秦逸辰轻碾在脚底的命根子了,而秦逸辰此刻的表情一股子戾气,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给自己来一个重踩,直接废掉自己。

他不敢挣扎,只是惊慌失措的脱口吼道:“秦逸辰,你他妈别乱来!当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秦逸辰脚下略加两分力气,让牛海江疼的满脸铁青、满头大汗,随即,秦逸辰冷冷说道:“你再说一个我不喜欢听到的字眼,我就让你下半辈子胯下都挂着一团烂肉过活!”

这句话把牛海江吓住了,秦逸辰的表情很是冷酷,似乎不像是在威胁自己,而是随时都有可能真的做出实际行动来。

这时候,牛海江身旁的几个同寝这个时候反应过来,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要上来教训秦逸辰一顿。

秦逸辰一指这帮平日里吃软怕硬的家伙,冷喝道:“谁敢动,我就先把牛海江废了!”

牛海江感受到胯下承受的力又多了一分,也是吓的魂飞魄散,急忙脱口道:“都别过来!这家伙疯了!”

秦逸辰却眯着眼睛,弯腰狠狠抽了牛海江一个耳光,脚下又多使了几分力,冷冷道:“谁是‘这家伙’?”

牛海江疼的快要崩溃,急忙说道:“我错了秦逸辰,对不起,求求你放过我!”

秦逸辰又甩手抽了他一个耳光,面无表情的说道:“以后跟我说话之前,先叫辰哥!”

胯下的剧痛摧垮了牛海江伪装起来的强硬,他生怕真把秦逸辰惹毛了,万一秦逸辰真废了自己,那自己一辈子都完蛋了,便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喘着粗气道:“辰哥,有话好好说,大家都是室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没必要闹的那么僵。”

秦逸辰一指自己被牛海江踩脏的床单,道:“现在就去把老子的床单洗了,以后再说一个让我不开心的字眼,我就让你下半辈子都得躺在床上拉屎吃饭!”

牛海江面色惨白,急忙连连点头,道:“我知道了辰哥,我现在就去给你洗。”

秦逸辰把脚收回,全然不顾寝室其他六个人,拿起自己的馒头,不紧不慢的吃了起来。

牛海江挣扎着站起身来,刚才秦逸辰那凶神恶煞的模样还历历在目。

没想到,这家伙动起手来,比自己和这帮同寝要狠多了,这个时候,他不敢再去招惹秦逸辰,所以顾不得胯下疼痛难忍,将秦逸辰那的床单抽了出来,悻悻的进了卫生间。

寝室里其他几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寝室里一个名叫张少强的家伙开口道:“哎呀,那什么,咱们赶紧去吃饭吧。”

其他几人听闻这句话,纷纷附和,随即,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些人都穿上t恤,转身出了寝室,整个寝室就剩下在外面啃馒头的秦逸辰,和在卫生间里洗床单的牛海江。

出了寝室的六人终于松了口气,张少强脱口道:“秦逸辰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妈的,下手这么狠!”

“是啊!”睡在秦逸辰上铺的徐涵宇一脸后怕的说道:“我好几次都故意踩着秦逸辰的床单爬到上铺,那时候秦逸辰连个屁都不敢放,怎么今天忽然这么有种了!”

张少强开口道:“这几天最好别再招惹他了,免得真把他激怒了,跟咱们拼命。”

张少强的这句话得到了众人的赞同,谁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候去触秦逸辰的霉头。

牛海江把秦逸辰的床单晒好,心里有些发憷的对秦逸辰说道:“那个,床单已经洗好了,我出去吃饭了。”

说完,他拿起自己的短袖衬衫,想要出门。

但是他没想到,秦逸辰忽然挡住自己的去路,二话不说,一个巴掌甩了过来。

啪的一声,牛海江脸肿了起来,捂着脸又气又愣,质问道:“你凭什么打我?”

秦逸辰冷眼看着牛海江,问道:“我刚才怎么说的?”

“你放我洗床单。”牛海江心中恼怒,却又不敢跟秦逸辰动手,道:“可我已经洗完了!”

秦逸辰抬手又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在牛海江的脸上打出一个通红的手掌印,冷声道:“我说了,跟我说话之前,要先叫辰哥!”

牛海江顿时委屈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他没想到,秦逸辰竟然因为这个,就连抽了自己两个耳光,他还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憋屈。

但是,牛海江这时候不敢招惹秦逸辰,只能如怨妇一般,委屈至极的说道:“辰哥,床单洗好了,我想出去吃饭……”

秦逸辰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说:“滚吧。”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网易云阅读”,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