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你是人间的穿堂风小说阅读_余海棠顾宇拓在线阅读

你是人间的穿堂风小说阅读_余海棠顾宇拓在线阅读

作者:穆艾艾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14MB

时间:2018/11/09 10:57:35

内容概述:《你是人间的穿堂风》是由“穆艾艾”所创作,讲述了余...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32637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你是人间的穿堂风》是由“穆艾艾”所创作,讲述了余海棠顾宇拓的虐恋故事,顾宇拓为何要这样的对待余海棠,他们的爱情真是让人窒息,如大家喜欢就来阅读吧。

第一章 解释

VIP病房里面,一个长相俏丽,妖娆过度的女子,对着一个面色苍白,嘴唇失血的女子说:“你觉得你能够把我怎么样,就算是我害的你进了病房,就算是我派人追杀你,你拿我没有办法。反正他爱的人是我,而且,我现在有他的孩子了!”

说出这句话的人,就是余婉柔。s市有名的公子哥顾宇拓包养的小三,可是她的价值却远远超过了正室余海棠。

余海棠是被人追杀才会赶到医院的,幸好他设置了紧急联系人才幸免于难。

可是刚刚医生说自己已经怀有身孕,但却查出她有肿瘤,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所以才来质问余婉柔。

余海棠不服气,“我和他的婚约只是一张纸而已,你为什么还要派人追杀我?还有你为什么会在医院?”

余婉柔笑的得意:“你说我为什么要杀掉你呀,还不是因为他念在旧日的情分,一直不舍得和你提离婚,我现在可是有孕在身。那些人追杀你的时候,我不太放心,不太放心的是他们没有杀掉你。刚好,宇拓知道啦,我就主动提出跟他一起来,所以我就受伤啦,他现在也就无暇顾及你了。”

余海棠一时气不过,扇了余婉柔一巴掌。

哪知道这余婉柔突然变了脸,捂住自己的脸说道:“姐姐,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呀,我确实有他的孩子了。”

余海棠最讨厌脸色变得比天还快的人,伸出手来,正准备又一巴掌下去,却被人拿下了。

余海棠回头一看,居然是顾宇拓。她小心翼翼的扯了扯的袖子,然后轻声说道:“你相信我,事情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是气不过。”

顾宇拓眉毛轻挑,语气低沉:“是吗?我长了眼睛不需要你的提醒,还有,你气不过什么?气不过我对婉柔这么好,是吗?”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余海棠心想,这个人好歹是肚子里孩子的爸爸,应该不会这么责怪自己吧,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出来,也许他会动容。

于是她说道:“这都是宛柔故意策划好的,他想让你看到了什么,所以你就看到了什么。”

顾宇拓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余婉柔就开始在那里默默的擦眼泪,低声下气的样子,小声说道:“宇拓,你不要在责怪姐姐的不是啦,我知道,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怀孕,姐姐也不会这样。”

说完,又轻轻的抹了抹眼角,顾宇拓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一把把余海棠推开,坐在她床边,抱着她说道:“怀孕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是我造成的,孩子是我的,我要负全责,她凭什么这么对你。”

说完,语气很硬的对着余海棠吼道:“我不想再在婉柔病房里面再看到你,否则,你来一次,我赶一次。”

呵呵,好一个你来一次,我赶一次。

余海棠忍住心里的眼泪,转用微笑代替,她现在算是明白了,不管她说什么,顾宇拓都不会相信的,与其让他们看轻自己,不如让他们觉得,自己本来就高不可攀。

余海棠双手绞了绞头发,很不屑的说道:“我来她的病房干什么?你们两个,都让我恶心。”

“你……”顾宇拓感觉余海棠突然之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有些不太习惯:“果然啊,女人心海底针,刚刚你都是装的吧。”

余海棠不尽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表达真心实意的感情的时候,顾宇拓觉得自己是假的,可是自己娇柔造作的时候,他反而觉得是真的,真真假假,到底谁才看的清楚呢?

余海棠也懒得解释,伸出右手,扭了扭身子,极其自然的说道:“想让我以后不要再来烦我的好妹妹,很简单呀,只需要顾总你出钱就行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呢,最爱的就是钱。”

顾宇拓咪了咪眼睛,亏了他刚刚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还有一丝动容,果然,狗改不了吃屎,余海棠也改不了这个要钱的本来模样。

顾宇拓轻哼一声,讲道:“你出去吧,到时候我会把钱转到你账上的,放心好了。”

余海棠听到这句话,便放了心,转身就要走,顾宇拓却在后面补道:“也希望你说到做到,好自为之,不要让我再看到这么恶心的你。”

刚从余婉柔的病房走出来,余海棠就忍不住了,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但她还是极力克制,直到找到自己的病床,她一倒头,才开始掉眼泪,脑部传来的刺激疼痛,让她感觉浑身难受。

她小声小声的在叫嚷着:“嗯……啊……”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抱住了自己,轻拍着她的头说道:“海棠,如果痛的都受不了了,你就咬我,使劲咬我就是了。”

是宋陌尘,余海棠一把抱住他,开始胡言乱语:“不要离开我,所有人都不要我了,你千万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不要让我一个人无依无靠,实在是太痛苦了。”

宋陌尘心里心疼的不得了,他怀中的人是一个如此高傲的人,什么时候有过这样一面。

他轻声哄道:“你不要害怕,我在呢,我一直都在,好好睡一觉好吗?睡过去了就不疼了。”

余海棠连心痛都忍了,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想着肚子里面的孩子,想着以后的前程,想着要离开了一对璧人,然后好好自己生活,想着想着,便觉得困了,于是在宋陌尘的怀里,睡着了。

顾宇拓安顿好余婉柔之后,又想起了余海棠那一双受伤的眼睛,又想想她刚刚好像确实有被人刁难,有些不太放心,于是准备去她的病房看一下。

顾宇拓来到病房门前,却发现门没有关紧,他从门缝里看到,余海棠正躺在宋陌尘的怀里面,睡得安详。

顾宇拓也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心中居然有些不快。

可能潜意识里面觉得余海棠是他的私有物吧,如今被别人这样占有,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

顾宇拓这么安慰着自己,但是心中到底是什么感觉,他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驻足了一会儿,他便离开了,好一个余海棠,嘴上说着要解释,转过身去投入了别的男人的怀抱,我要你好看。

并不知道这一切的余海棠在醒来之时,发现天色已黑,宋陌尘却还在陪着自己,还是原来的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他发现余海棠已经醒来,宋陌尘笑道:“你醒啦,你这一觉睡得还挺安稳的,想不想吃什么东西,我去给你买。”

余海棠也不免在心中有些感慨,如果是早一些遇到这个男人的话,也许,他们两个会很幸福吧,但是她如今病怏怏的样子,肚子里面还有一个孩子,不应该耽误了他。

于是她说道:“宋陌尘,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来的关心和照顾,但接下来的路我必须要一个人走才行,我不能够再依赖你了,你也趁早去寻找属于你真正的幸福吧。”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身子已经从他的怀里离开了,她绞着手指,有些不安,拒绝本来都不是她的长项,何况是拒绝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人。

宋陌尘自然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挠了挠头发,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在担心你会拖累我,对吗?”

余海棠眼睛一睁,没想到自己的想法,轻而易举的就被他看破了。

宋陌尘看到这个眼神,便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他拉着余海棠的手说道:“你不用去担心这些,这本来就不应该是你去担心的,就好像你喜欢他,我喜欢你。只要你肯给我机会,让我去陪伴着你,我就已经足够幸福了。”

余海棠却抽出了手,坚定着自己的想法:“但是我也知道,喜欢一个并不喜欢自己的人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放下执着总归是好的,我要放下了,希望你也可以放下。”

宋陌尘不想轻易放弃,只想争取:“既然你都要放下了,为什么不试着……”

余海棠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打断了他:“但是我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因为我不喜欢你,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

第二章 婴儿店

宋陌尘的眼神突然冷了下来,变得仿佛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似的,余海棠又被这眼神伤到,却也不再理会,直接躺了下来,蒙上被子,继续睡觉。

宋陌尘退了又退,走到门口,又转身说道:“我给你点一份皮蛋瘦肉粥,你再睡会儿,等一下醒了就记得吃,等你心情好了,我再来找你谈。”

余海棠把脸蒙在被子里,听到这句暖心的话,眼泪滴答滴答的掉了下来。

直到宋陌尘走了之后,才敢哭出声来。

余海棠哭得正起劲呢,突然有人敲门,她连忙擦干了眼泪,说道:“门没有锁,请进。”

她把眼泪擦得干干净净,猛的抬头一看,随即惊讶的张开嘴巴,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实实在在在自己面前的。

来人带着一个渔夫帽,穿着公主裙,脚上踩着英伦小皮鞋,披着一条水墨画的披肩,本身并不搭调的一身穿着,穿在她的身上,却显得格外和谐。

她莞尔一笑说道:“海棠,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

余海棠惊讶的捂住嘴巴,忍住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微笑着说道:“格格,你怎么回来啦?”

来人的名字叫做陈格格,是余海棠和顾宇拓的大学同学,也是她最好的闺蜜,那个时候四个人一间的寝室,也就她们这个寝室没有住满,就只有两个人。

也正是因为寝室只有两个人,所以两个人才会这么和谐,相依为命,共同学习,努力进步,自从大学毕业之后,陈格格便出国进修了,从此两个人没有了联络。

陈格格举了举手里的皮蛋瘦肉粥,说道:“果然呢,还是宋陌尘最了解你呀,他是第一个知道我回来的。”

余海棠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问她,但是在此时此刻,她觉得能够见到那个时候以为再也见不到的朋友,就已经很幸福了。

陈格格坐在他旁边,打开盖子,熟练的舀起一勺粥,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递到她的嘴边说道:“我知道,你想问我当初为什么会不辞而别?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现在又为什么突然之间回来了?这些事情你以后都会知道的,现在最重要的是,你把病情养好。”

余海棠点了点头,含过那一口粥,觉得满心弥漫的都是幸福。

陈格格一边喂她喝粥,一边说道:“你的事情我都已经听学长说了,顾宇拓实在是太过分了,亏了你当初还那么救他,他现在居然这样对你,以后有我在,他们休想欺负你。”

陈格格所说的学长就是宋陌尘。

余海棠听到陈格格说起来当年救他的事情,拉着她的手说道:“这件事情你和谁都不能说,就当做他是一个秘密,埋在心底吧。”

陈格格无奈的笑笑,又喂了她一口粥,然后说道:“好好好,现在你生病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等喂她喝完粥之后,陈格格又提议道:“不是说你现在有了一个小宝宝吗?我看你气色好了很多,等一会儿我们去商场逛一下吧,给小宝宝准备一些东西。”

余海棠感到有一些震惊,然后抬起头来说道:“格格,谢谢你,我本来以为你不会支持我这样做的。”

陈格格一边整理垃圾,一边说道:“我当然尊重你的想法了,而且当初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不论谁有了孩子,另外一个人都要做对方的干妈呀!”

好似想到了什么,陈格格又说道:“对了,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帮你把该缴的费用都缴了一遍,我知道你不会接受学长的钱,所以我帮你交了。”

余海棠一边感谢他的体贴,一边又有些埋怨她:“你给我交钱干嘛啊?这些钱就应该让我那个像死了一样的老公交的呀!”

陈格格把外套递给她,意思让她穿衣服起身了:“别指望他了,你自己也存好钱,等孩子出来之后,有很多地方都需要花费的,不过,我在国外攒了一笔钱,你放心吧。”

余海棠把衣服穿好,挽着陈格格的胳膊,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哈哈,你回来了之后,我感觉真好,走吧,我们去给未来的小宝宝买衣服。”

她们走到医院楼下,她才发现,陈格格已经买了车,是价格不菲的宝马,看来她这几年混的不错。

两个人就这样一边嬉笑着,一边开着车去了母婴店。

陈格格选了s市里面最好的母婴店,刚一进去,就拿出各种孕妇的衣服在余海棠的身上比划,同时还笑着说道:“原来这就是做妈妈的感觉呀,看上去好像还不赖嘛,这件衣服也挺漂亮的呀。”

“陈格格?”两个人在嬉笑着,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两人同时回头,这个人不是顾宇拓又是谁呢?

只是他的身边,跟着的是余婉柔,紧紧的挽着他的手,两个人一副好不恩爱的样子。

陈格格一看到这个贱人就感觉来气,如果不是他们两个,自己的闺蜜也不会吃这么多的苦,所以她没有好气的回答道:“怎么,大学的时候和我们海棠出双入对,在一起复习题目,难道不认识我了吗?”

顾宇拓虽然看不惯余海棠,对陈格格的也还算客气:“没有,只是有些诧异你居然回来了。”

陈格格却是一点面子也不给这位顾大总裁,直言不讳:“我要是再不回来,我闺蜜可怕要被你们玩弄死了吧,觉得她一个人很好欺负是吗?”

顾宇拓忍不住嗤笑出声:“你也有段日子不在了,因此你不知道你身边的闺蜜到底变成什么模样。”

余海棠也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居然有些心虚,陈格格却毫不避讳的拉着她的手,大胆的说道:“她能变成什么模样?在我眼里她永远是那个单纯善良的她,而不像你旁边这个人,只会欺骗有妇之夫。”

余婉柔一听到这句话,就开始啪嗒啪嗒的掉眼泪,陈格格觉得她不去做演员,真是可惜了。

她一边留着眼泪一边说道:“宇拓,我们走吧,可能真的是我们的错,不应该这样对姐姐。”

“过分!”陈格格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顾宇拓的软肋,直接大声喊道:“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看到什么人好欺负就欺负什么人是吧!”说完又偏过头,对着余海棠说道:“管好你的朋友,不要让她乱咬人。”

第三章 离婚协议书

就好像陈格格不知道顾宇拓的软肋是余婉柔,顾宇拓也不知道余海棠的软肋,是她最好的闺蜜。

所以,她毫不客气的昂起头,厉声说道:“你说谁是狗呢?没想到我们的顾大总裁居然可以说出这么不文雅的话来,也不知道,如果这件事情传到公司,别人会怎么说您?”

余婉柔好歹不分,偏偏要这个时候撞上枪口,替顾宇拓出气:“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吃顾家的住顾家的,这都是白白给你的,难道你不清楚吗?”

“住口!”陈格格眼神很硬,一字一句的说道:“她是这位顾先生明媒正娶的妻子,怎么算是白拿,供她吃,她他住,应该是顾总裁的义务,反倒是你,勾引别人的老公,像个寄生虫一样,吃别人的,住别人的,还好意思在这里说,你是有一万张脸吗?”

“你……”余婉柔眼看又要哭了,伸出食指指着她:“你是什么意思?”

陈格格啪嗒一声打掉了她的手,一步一步紧逼,走一步说一句:“我的意思就是你才是那个小三,正宫还没有说话,你凭什么在这里指指点点的!”

“在爱情里,你那个好朋友才应该算是小三吧,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顾宇拓这句话真真是戳到了余海棠的心口,果真是杀人不见血啊。

余海棠扯了扯嘴角,拉住陈格格的手,小声说道:“格格,我们走吧,我只觉得今天这个地方太脏了,呆不下去了。”

陈格格又瞪了余婉柔好几眼,临走时还说到:“也是,这个地方有些下流的东西,就总觉得肮脏,我们走吧。”

两个人出了门,直到走到车上,也没有再进行交流。

终于在一个岔路口,陈格格发声问道:“是去医院还是回家?”

“家?”余海棠仿佛有些疑问:“格格,你看我现在这样,我还有家吗?”

陈格格醒了醒鼻子,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从今往后哪里有我,哪里就是你的家,我们去医院吧。”

听到这句话,余海棠差一点就哭出了声,但是她忍住了,回以微笑。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陈格格又说道:“对不起,我今天说的话让你有些丢脸,下次我会注意的,只是一时没有忍住。”

“怎么会呢?”余海棠有些诧异她的想法:“我之前一个人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赢过,今天有你在旁边,我好歹算是赢了一回。”

“是吗?”听到余海棠的回答,她显得有些惊喜:“我还以为我今天让你丢脸了,你不怪我就好。”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走到病房门口,哪知道病房门口早就有人守着。

余海棠看清楚来人之后,不免有些心虚,他刚刚还在商场欺负了他们的宝贝女儿:“爸,妈,你们俩怎么过来啦?”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他们两个还能因为什么过来,无非就是想劝她离婚呗。

她猜的果然没错,见她回来,余母上前,伸出手就想给她一个巴掌,可是巴掌没有落下来,反而在半空中被人拦截下来了。

余母看着打扮奇异的陈格格,不太解的问道:“你是谁?我在处理我们的家事,用不着你管。”

陈格格一副看不起的模样,扯了扯嘴皮子:“家事?处理家事用得着打人吗?你动手打人我是可以告你家暴的。”

余海棠碍于面前这个人毕竟是自己的养母,小声的对陈格格说道:“格格,她是我的养母。”

陈格格这才松手,眼神睥睨:“就算是养母也不能动手打人吗?因为不是自己生的,所以就不心疼是吗?”

余顺听到这话,难免有些脸红,却忍不住辩解:“你一个外人懂什么?我们本没有义务去养她,但是我们把她养到这么大。”

“是吗?你们二位确定你们没有什么义务去养她吗?”陈格格言之凿凿:“据我所知,是因为她的母亲留下了一笔遗产吧,她的条件就是能够把她的女儿抚养长大,才能够去继承那笔遗产,而你们却继承了遗产,然后说你们本来没有义务。”

二老并没有料到面前的这个人物如此厉害,想要把她支开:“现在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吗?我们现在要讨论家事,还麻烦小姐让让。”

陈格格看了看余海棠,余海棠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没事的,你先去旁边等一下吧。”

陈格格刚走,余母就开始就刚刚在母婴店的事情发问:“我听说他们在母婴店碰到你,难道你也怀孕了?”

余海棠当然知道,如果自己说出了实情,养父养母肯定会建议自己去堕胎。

于是她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没有的事,只是随意逛逛,不知不觉就逛到了那里。”

余母疑心不死,继续追问:“是不知不觉就逛到了那里吗?那可是s市里面最好的母婴店呀!”

“嗯!”余海棠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满不在乎的说道:“既然顾宇拓都不爱我,我留着他的孩子又有何用呢?”

她抬起头,发现余母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看,于是眼神有些闪躲:“因为我的闺蜜回来了嘛,所以带她到处去逛一下呀,逛了母婴店也没有什么吧?”

余母这才放下心来,直接切入正题:“你们两个还是早点离婚吧,婉柔的孩子,也看着就要显肚子啦。”

余海棠之前还有一些不舍,可是今天在母婴店看到他对自己的态度,还有对陈格格的态度,已经让她对他比较失望了,于是笑着回答道:“我知道了,我回去就会让格格给我起草离婚协议书的。”

二位这才算是放心,临走前余母还拉着她的手交代:“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来的,你看开了就好。”

等他们走后,陈格格立马上前,余海棠小心的拉着她的袖子,低声说道:“格格,麻烦你了,帮我起草一份离婚协议书。”

陈格格有些疑惑,想要劝她争取主权,但是又觉得,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于是笑着说道:“没问题,我帮你拟一份就是了,只是你也要想清楚自己的后路,如果你告诉他们,这个孩子的存在,也许他们会逼你到什么地步,我们都不清楚。”

第四章 病情加重

余海棠心里满是担忧,却不想在自己最好的朋友面前表现出来,她刚刚回国,为了自己的一系列事情,前前后后地操劳,已经很辛苦她了。

所以她强颜欢笑道:“你也知道的,我从上大学的时候就一直比较独立,这些事情我会处理好的,你不用担心,再说了我不是还有你吗?有什么事情我会向你求助的。”

陈格格眼睛里面闪过几丝心疼,上学的那会儿,她的条件并不是很好,余海棠经常利用各种各样的花样请她吃饭,资助她的学费,她都记在心里,本来余海棠也是个养女,资金方面的花费本来就让家里的人不满意,她却还是愿意为了自己,去拿出自己家里面的钱,资助自己。

陈格格拉着她的手,正准备说几句安慰的话,余海棠突然觉得头疼的厉害,捂住脑袋蹲在地上,按住太阳穴,大声喊道:“格格,格格……格格怎么办?我感觉这个世界都要塌下来了,哪哪儿都疼,我的脑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如此痛苦?”

陈格格也慌了神,随手拦住一位护士,哀求着说道:“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的朋友,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脑袋很疼。”

护士对余海棠已经有些眼熟了,在脑科里面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类似的肿瘤,医生特意嘱咐,不要让病人觉得自己特殊化,否则会给病人带来压力。

所以护士孟德点了点头,然后端着托盘小跑,一边跑嘴巴里面一边喊道:“梁医生,快点,余小姐的病情又发作啦!”

余海棠此时此刻已经疼到昏迷,倒在了陈格格的怀里,脸色苍白。

梁医生立马赶了过来,一把抱住她,走进急诊室,急诊室的红灯亮了起来,陈格格被挡在了门外面,她担忧的走过来,走过去,心中的心情,不知道应该向谁倾诉。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宋陌尘。

陈格格接电话的手抖得厉害,按接听键按好几次,终于按稳了,她汗湿着手手机接电话,哽咽着说道:“喂……学长,刚刚……刚刚她又昏迷了,她活得这么辛苦,我却到现在才知道,作为她最好的朋友,我真的不够格。”

宋陌尘面对语无伦次的陈格格,却依旧沉着冷静,安慰道:“没事的,这样的昏迷已经有过几次,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你在那儿别动,我现在就去医院。”

宋陌尘说到做到,才不到十分钟就已经赶到了医院,陈格格有些惊讶,连忙起身迎接:“你怎么这么快呀,肯定超速了吧!”

看到宋陌尘一直盯着急诊室的门看着,陈格格又道:“才刚刚进去没一会儿,应该还需要一些时间,有你在,我就放心多了。”

宋陌尘拍了拍陈格格的肩膀,拉着她坐了下来,思忖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把你叫回来的选择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如果她看到你现在的模样,肯定会责怪我。”

陈格格醒了醒鼻子,擦干净眼泪,笑着说:“你当然是正确的,他大学的时候对我那么好,而我却一走了之,除了你,没有再告诉第二个人,我要去哪里,之前对她的亏欠,现在是时候弥补了。”

陈格格当年出国的学费,是余海棠给她的,陈格格只说自己需要一笔钱,她便想尽办法给她弄到了一笔钱,并且二话不说给了她。

余海棠就是这样一个人看上去冷冷淡淡的,却在朋友需要的时候,挺身而出,而且从来都不会问她那笔钱的出处。

直到后来,陈格格出国,余海棠也有找过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连出国都不告诉自己一声,打电话,电话号码也换了,余海棠就想不清楚,却选择原谅,重新见面之后,既往不咎。

陈格格是懊恼,只不过是因为当初的一件事情,便把这些过错,怪罪在自己最好的闺蜜身上,她本来有什么错呢,只不过就是自己喜欢上的人喜欢上她而已啦。

陈格格想起这些,满心满眼都是愧疚:“学长,如果当初我没有跟你表白就好了,如果表白的时候你不告诉我,你喜欢的是她就好了,或者,我等一段时间,等我冷静下来再出国也就好了。”

宋陌尘觉得有些羞愧,她羞的事,喜欢着余海棠却一直利用着陈格格去接近她,愧疚的事,陈格格当初表白的时候,他却坦白了一切,将一份女孩子的心意拒之门外,当陈格格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加以阻止,明明知道陈格格在哪里,却没有告诉余海棠。

宋陌尘说道:“其实当年海棠有找过你,包括她结婚的时候,她想的是你能够做她的伴娘就好了,可是我答应过你,绝对不向别人透露你在哪里,所以我什么也没说。”

宋陌尘说到这里,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脸:“格格,真的很对不起,我当初如此利用你,你却还这么看重我。”

“算了……”陈格格挥了挥手:“这些事情你都不要跟她讲,如果跟她说了,她肯定会自责愧疚,就好像我会无厘头的把错怪在她身上一样,她肯定也会把这些错怪在她自己身上。”

宋陌尘点点头,两个人都安静地等待着结果,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漫长的等待终于过去,急诊室的门打开了,梁医生询问道:“谁是家属?”

两个人纷纷起身,连忙应道:“我是家属。”

随即,两个人默契的相视一笑,陈格格发问:“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梁医生缓缓的摘下口罩,叹了一口气:“本来那他这个肿瘤就有不确定性,如果切开表皮,发现它就是在哪里,那就很容易摘除,但是如果发现并不仅仅只是我们x光里面看到的那样,它里面还有更深的根藏在里面,我们就没有办法摘除。”

两个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梁医生又解释道:“就好比一棵树,你们看到的是它的树干,也有可能你们能够看到它的根,所以我们现在就是不确定它的根,是在地表还是在更深的地下。”

这下子两个人都明白了,医生继续说:“可是由于病人现在怀孕,她又极力想要这个孩子,手术中很多药物是不可以用的,所以如果遇到突发状况,可能会一尸两命。”

第五章 一定要孩子

这句话如同一个晴天霹雳,劈的两个人动弹不得,良久之后,陈格格率先发问:“如果把这个孩子给做掉了,那么我朋友的生存几率是不是高一点。”

医生肯定的点点头:“那是自然的,那样可以服用很多环节症状的药,对她的手术,也会提高很大的胜算。”

宋陌尘问到了最关键的问题:“如果手术的话,有多少的几率是可以成功摘除肿瘤的?”

梁医生又叹了一口气:“如果把孩子做掉,起码会有75%的成功率,但是如果不做掉的话,就只有50%的成功率。”

两个人都被这些数据给打倒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梁医生看两个人有些为难,于是说道:“病人等一下就会送去病房,过不了多久就会苏醒,你们好好劝一下他吧,如果劝不动,那也要尽快手术,越早越好。”

余海棠是被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给照醒的,他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陈格格拉着自己的手,他的身后还站着宋陌尘。

发现自己醒来了,陈格格立马欣喜的说道:“宝贝,你可算是醒来了,感觉怎么样?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余海棠扯了扯嘴角,觉得嘴皮有些干燥:“有一点点饿,想吃昨天的那个皮蛋瘦肉粥。”

宋陌尘立马拉起旁边的保温箱打开,转给陈格格,陈格格放到自己的嘴边吹了几下,一边喂她喝粥,一边说道:“你看我们学长多细心啊,他就知道你喜欢那个粥,所以大清早的就去预定了。”

陈格格好几次欲言又止,余海棠早就看了出来,忍不住发问:“格格,有什么你就说是了,反正我们之间已经这么熟了,难道你出国几年,就有秘密隐瞒我了吗?”

“不是……”陈格格的眼神闪躲,犹豫了一下,生活,一口气,讲到:“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了,医生和我说了,只要你把孩子做掉,你能活下来是完完全全没有问题的。”

余海棠吞下嘴里的粥,然后把陈格格递过来的下一口粥给推掉:“格格,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但是你不用劝我,我早就下定决心了。”

陈格格有些恨铁不成钢,既替自己的闺蜜委屈,又觉得她很犯傻:“你不觉得这样做完全不知道吗?那个姓顾的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他马上就要娶你的妹妹了,而且他们也会有一个孩子,他们才是一家人,你这个孩子就是多余的,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宋陌尘发觉陈格格的声音有些狠厉,情绪有些激动,连忙拉住她:“格格,你太激动了,晚一点我们再过来跟她谈吧。”

“宋陌尘,”余海棠却叫住了他,一脸的视死如归:“你让她接着说下去,把该说的话都说完,晚一点你们也不用来劝我了,我做的决定,从来都不会改变的。”

陈格格忍不住起身想要离开,却又站住,转身说道:“我们知道你喜欢他,知道你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想,在她的身边,做他的妻子,是为他生一个孩子,可是你想过没有,你除了他,你还有我们呢,你就真的舍得,为了一个孩子,为了一个根本就不值得的孩子,离开我们吗?”

陈格格说着说着,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了,哗哗的流了下来。

余海棠伸出双手,陈格格破涕为笑,也伸出双手抱住了她。

余海棠在陈格格的耳边讲道:“如果你早一点回来,如果这个孩子晚一点到来,我也许可以选择不要,但是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我不能让他白来一趟,至少作为他的母亲,我应该为她努力一把。”

陈格格又重新坐了下来,拉着她的手,抚摸了几下,然后重新抬起头,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

宋陌尘看着他们俩个情深意重,发觉自己有些多余,主动提出:“有格格在这里陪着你,我就放心多了,我先去处理公司的事务,晚一点再过来。”

余海棠也知道自己的事情宋陌尘是管定了,冲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宋陌尘便点了点头,离开了。

陈格格随手拿出一个苹果,开始削苹果,一边削一边说道:“不是有一句话说一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吗?那从今往后你就每天都吃一个苹果。”

削好了之后,把苹果放到她的嘴里,余海棠一边吃一边说道:“哎呀,我们宝宝要谢谢干妈妈削的苹果啦,还有啊,就算是有我们宝宝的存在,我也是有生存几率的呀,再说了我运气一直都比较好的呀!”

陈格格知道她是特意说这些话来安慰自己,又忍不住落泪,却也开始替她规划未来:“你还是要把你的病情和姓顾的讲一下,毕竟医药费也不便宜哦,虽然我能够承担得起,但是以后还有宝宝的抚养费呀!”

余海棠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他们当然不知道,此时此刻的顾宇拓正在和余婉柔一起吃饭。

余婉柔吃着吃着,突然叹了一口气:“我听说姐姐都是准备要跟你离婚了,但是她想从中获得一笔利益,你要小心一点哦。”

“哦?是吗?”顾宇拓立马提高了警惕:“你是怎么知道的?确有此事。”

余婉柔一边吃着顾宇拓刚刚给他切好的牛排,一边说道:“我还听说啊,姐姐在找医生要证明呢,听说我怀孕了,她也想凭空弄个孩子出来。”

顾宇拓喝了一口红酒,嗤笑道:“她怎么可能怀孕呢?我每天都有给她吃避孕药的。”

“所以啊……”余婉柔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她做事做的可全了。你说他这个人可不可恶,打听到我们要去那家婴儿店,就把自己的闺蜜也带到那里,假装她是怀孕的人。”

见顾宇拓若有所思,余婉柔接着数落:“还有啊,我爸爸妈妈劝她离婚,她就拿出什么自己得了肿瘤的那个病,来吓唬我爸爸妈妈,想继续巴结着你吧!”

顾宇拓问:“那肿瘤的病例也是造假的?”

余婉柔擦了擦嘴:“当然啦,他跟那个医生很熟呀!”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盒子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