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一念成婚顾少独宠下堂妇by桃花三千无广告阅读

一念成婚顾少独宠下堂妇by桃花三千无广告阅读

作者:桃花三千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11.8MB

时间:2018/11/09 10:41:33

内容概述:《一念成婚顾少独宠下堂妇》是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6262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一念成婚顾少独宠下堂妇》是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程安、顾北”讲述了程安发现相恋多年的老公居然是个GAY,这真的让她不能接受,还将她卖了,遇到一个男人,挽救了她的一辈子,那么程安遇到顾北之后,他们之间有何感情,如大家喜欢就来阅读吧。

第一章 求欢被拒

夜凉如水。

宽敞的卧室里此时正是一片火热,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正以一个极其诱惑的姿势躺在床上。在她身上,是一个同样赤果着上身的男子。

“老公...”

程安换了个姿势,任由男人的手在她的身后游走,带起阵阵的战栗。身体上涌上阵阵的渴望,让她情不自禁的闭上了双眼,伸出双腿夹在他腰间。

身下,男人的呼吸明显的加重了些,极力的控制住身体,伸出手推开了程安,还顺势拿床上的被子遮住她的身体。

“老婆,很晚了,咱们休息吧。”

冷不防被一把推开,程安不满的嘤咛了两声。身体失去了男人的爱抚,顿时一股火气从头到脚的直窜进脑子里,让她欲罢不能。

她看着一边正在穿衣服的李军,不动声色的走了过去,紧接着一把扔下他手里的衣服,随后一个大力,便将男人压在了身下。

眸中透着显而易见的邀请,“老公,不要走...”

李军好不容易压下去的躁动,又涌了上来,他绷紧了身体,看着身上宛如妖精一般的女人。结婚一年,李军从来不知道他的妻子在床上还有这样勾人的一面。

趁着他愣神的功夫,程安手脚麻利的去除了身体上的最后一层阻隔,随后伸手去解李军裤子上的皮带。

很快,两人便坦诚以待,她低头看了一眼同样情动的老公,嘴唇微微的勾起。

干柴烈火,一触即发——

程安没再犹豫,一咬牙一闭眼,便直接对准了坐了下去。

“砰!”

安静的房间里,忽然响起一声巨响。程安整个人撞在了大床的床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方才还娇媚的脸上,忽然换上了一副震惊到了极致的面容。她甚至根本没有感受到那股疼痛,怔楞的看着离她一步之隔的李军。

“安...安安,对不起,你没事儿吧?”

李军有些尴尬的盯着深受打击的娇妻,想走过去关心她身体。可看着她震惊到不敢置信的脸,又觉得难堪和愧疚。一时之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慌乱又无措的拉好裤子,站在床边。

思绪倒退到方才,就在两人身体相贴的那一瞬间,他忽然…软了。程安摇头,她身体倒是没事,但是心头却有一股无名火无处安放。

为什么又是这样?

她实在不明白,她老公明明哪里都没问题,可就是到了关键的时候不行?

结婚已经一年了,从新婚夜到现在两人无数次擦枪走火,可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上个星期,李军好不容易答应陪她去医院检查了一番,可检查报告却显示李军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至于为何房事不顺,应该是两人的心理原因。

心理心理——

从恋爱到现在整整五年了,难道到现在,李军还没有准备好和她做那档子事情不成?

“安安,你别生气,我...”李军的眼里闪过一丝受伤,挫败的低着头,有些无言面对她。

程安看着他,叹了一口气走过去,强压下心头的火气,笑着靠在他怀里安慰道,“老公,没事,你也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要不明天我休假陪你再去看看医生,咱们换...”

程安心想,现在的科技如此发达,应该是有办法的。换家医院说不定有效,可她的话没说完,就被李军一口打断。

李军的脸色很不好看,语气也有几分不耐烦,“安安,你闹够了没有,我说了,我没病!”

程安满脸无奈,沉默了一会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才说,“好,老公,我不提就是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先去洗澡了。”

李军“嗯”了一声,然后自顾自的躺在床上。

来到浴室里,程安才发现身上黏黏的出了一身的汗,温热的水浇在身体上,她情不自禁的抚摸着镜子里那具完美的胴体。雪白的肌肤,标准的小蛮腰,前凸后翘。程安对自己的身材向来很自傲,可她不明白为何她的丈夫就是对她硬不起来呢?

纤细的手指忍不住的在身体上抚摸着——

眼神中渐渐的染上了几分迷离了,今年她已经二十三岁了,新婚刚刚一年,正是春心萌动的年轻少妇。可是结婚到现在都一年了,却迟迟没有性生活。

身体上被摸出了些异样的感觉,身体叫嚣着某种渴望。

可她根本没办法。

将热水调成凉的,初秋的夜晚还有几分的凉气。冰冷的水流浇灭了身体上的躁动,可这心里的火,怎么也平息不了。

程安洗完澡,又将头发吹干,然后才裹着浴巾走了出来。大床上,她的老公李军已经大赤赤的占了半个床,睡熟了。

程安没来由的憋了一肚子的火,他倒是睡的很好了,可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

耳边是李军的呼噜声,程安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刚才被他推开的时候,屁股撞到了床板上,刚才没觉得,这会儿却觉得火辣辣的刺痛。

后半夜的时候,刚迷迷糊糊的有了些睡意。身边的男人忽然有些异样,程安蹙眉睁开眼,发现李军的呼吸很是急促。

程安连忙坐起身子,伸手摸了摸李军的额头,入手一片滚烫。

现在的天儿这么冷,两人晚上折腾了那么久,发烧也是很正常的。想到此,她刚打算起身去找退烧贴给他敷上,就被男人一把按在身下。

男人的力道很大,程安根本动弹不得。紧接着,她便看到李军扭动着身体,在她的身上一阵乱拱。他一手抓着身下的火热,另一只压着他兴奋的喘气。

一边扭动,嘴里一边喊着“哦~阿雨...阿雨......”

程安整个身体一片僵直,呆愣的看着她的老公在她眼前发泄出来,随后身体一软,偏着头直接睡了过去。

她的纯白睡裙上,被男人的东西弄的很脏,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不停传入鼻间,胃里翻江倒海般的恶心,程安再也忍不住了,冲进洗手间一阵狂吐。

身上也被沾染了那股气息,程安冲着凉水,眼底满是自嘲。

第二章 发现出轨

怪不得从来不碰她,怪不得任她如何勾/引也硬不起来,原来根本不是什么心理原因,也不是有病,而是因为在外面有了女人。

阿雨?

被外面的小妖精榨干了,还怎么能硬的起来呢?

呵——

五年的感情,仿佛就是一场笑话。

在客厅的沙发上整整坐了一晚上,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程安便直接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了公司。

昨夜的一幕对她的冲击实在是有些大,程安不停的安慰自己,那只是李军的一个春梦而已。

可是,那句“阿雨”,始终在她脑海中久久不散。

程安是坐公交去的,到的时候办公室已经有很多同事了。一见她一副纵欲过度的虚弱模样,纷纷暧昧的调侃她。

“程安,昨夜战况激烈啊?”

“岂止啊,这是战斗了一夜吧?程安,真羡慕你老公又帅又对你好。对了,你老公今儿怎么没来送你,不是被你榨干在床上了吧?”

程安和李军是大一的时候认识的,两人迅速坠入爱河。这些年感情一直十分稳定,一毕业程安便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顶着全家人的反对嫁给了他。

婚后,李军说不希望和她夫妻分隔两地,于是程安便舍弃了公司双选会上应聘的国企,跳槽到了他所在的公司。

短短一年程安已经混到了部门主管的职位,比李军的职位还略高一筹。两人平日里在公司是出了名的模范夫妻,羡煞旁人。

同事的暧昧的眼神让程安一下子想到了昨晚的那一幕,脑袋一阵胀痛,挤出一抹笑意回道,“他今天休假,我就自己过来了。”

“看到没?人家的妻子多体贴。”坐在她办公桌旁边的同事抱怨性的对男友说道。

体贴吗?

程安愣了愣,从结婚到现在,李军对她好,对她的父母也孝顺,所以程安自然而然的也一直包容他,慢慢的经营这段婚姻。

可现在...她却产生了怀疑。

当初的决定,真的是正确的吗?

一上午的工作,程安都心不在焉的,一早上被上司训了好几遍。

本就郁闷的心思就更加的烦闷了。

下午,她索性请了假准备先回去好好休息,至于李军那边——

走出公司的大门,她给李军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久都一直没有人接,直到很久之后,她都打算挂断了,那头却忽然被接起了。

李军有些紧张的声音顺着话筒传来,“喂,老婆?有事吗?怎么现在打电话给我?”

不知道是不是程安的错觉,总觉得那头李军的声音有些不耐烦。她压下内心的异样,问,“你在哪儿呢?”

“嗯哼——”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程安的心一下子揪紧了,紧张的问,“老公,你怎么了?”

“没事,刚刚摔了一跤。老婆,我在...家,没事的话我...嗯...先挂了...”

随后,“嘟嘟”两声,电话就被挂断了。

站在原地,程安的指尖深深的握着手机,指尖被掐的泛白。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刚才电话里她似乎听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并且,李军刚才的声音似乎透露着隐忍和——

“师傅,去丽水人家,快!”

程安立马打了俩出租车,一路催促师傅快速的赶回家,半小时的车程被她硬生生的缩短到了二十分钟。

站在家门口,程安抓着钥匙的手都在颤抖...

推门而入,房间里一片昏暗,空荡荡的家就如同一张镶了针的大网,一下子将她的整个心脏刺的粉碎,心一下子凉了个透彻。

他骗她,他竟然真的骗她!

温馨的爱巢一下子如同吞噬人身体的黑洞,程安木然的站在门口,一股冷气从脚底蔓延到身体的整个角落,蹲在房间的门口,身体冷,心更冷。

不知道在冰冷的地上坐了多久,房间的门才再次被人打开。

李军一打开门,就看到程安蹲在地上,顿时吓了一跳,脸上很快的闪过一丝惊吓。

只是瞬间,就换上了一股担忧,“安安,你怎么坐在地上?刚才我去公司接你你也不接电话,这是怎么了?”

程安看了一眼身边亮着的手机,果然有几个未接电话。

她冷笑两声,问,“你去哪儿了?”

李军面上浮现一丝不自然,“我想着你这两天心情不好,特意去买了你最爱吃的那家烤鸭,正好,趁热吃。”

说着,他扬了扬手里的食物,放在了餐桌上。

又从厨房里拿出两副碗筷,将程安拉到了一张餐桌上坐下。

程安看着他殷勤的脸,忽然有些想笑。

本来应该是十分温馨感动的场面,可她只觉得讽刺。李军是不是把她当成一个傻子?稍微给点好处,就可以被哄的晕头转向?

“我不想吃,你自己吃吧。”

程安坐起来,甚至连一点好脸色也不想给他。起身,冷着脸走进卧室。

“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反锁。。

门外,李军焦急的拍打着房门。

此时此刻,程安的心中无比的冷静。

她几乎可以确定,她的二十四孝好老公,出轨了。

李军买回来的烤鸭,还是热乎乎的。可从她回家到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三个小时。就算是她回家的时候刚好两人错过了,那么又如何解释这一切呢?

婚姻里,一旦有了一次的欺骗,便会有第二次。

李军那样炉火纯青的几乎没有半点心虚的谎言,一定不是第一次了吧?可她竟然傻乎乎的现在才发现...

这些年两人一直相敬如宾,感情很好。曾经的她以为这就是爱情,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婚姻才是爱情的坟墓啊...

无论她如何想要为他找借口,但是始终骗不了自己。

他真的出轨了。

可为什么,她现在心里很平静,甚至有点想笑?

换了一身衣服,程安打开房门,李军正站在门口,将她抱在怀里一脸的担忧,“安安,你没事儿吧?吓死我了。”

程安笑了笑,退出他的怀抱,“没事。”

走到玄关处,她换了鞋站在门口对李军说,“林晓今天的飞机回国,我去接机。晚上别等我了,自己早点睡。”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第3章 老公是个gay

回国是真,接机是假。

程安并没有离开小区,而是在小区门口一家咖啡厅的二楼上坐着。二楼的视野开阔,从靠窗的透明玻璃正好能清晰的看到小区门口。

早在刚才,程安就已经做好了决定。

她向来是认死理的人,当年所有人都反对她嫁给李军,但是她却义无反顾的嫁了。那么现在,李军如果是真的出轨了,那么她也会毫不留情的离婚。

不是要出轨吗?那么现在,她就给他和小三儿创造机会。

程安要了一杯咖啡,随意的靠在透明的玻璃窗边,一身纯色的修身吊带裙勾勒出她完美无缺的身材,精致的脸蛋,慵懒的气质引来不少人围观。

葱白的手指在屏幕上迅速的发出一条消息给林晓,“宝贝,乖,自己先打车回去,我已经给你叫好车了。我在抓奸,明儿找你。”

一杯咖啡见了底,足足过去了一个小时,程安也迟迟没有等到她想等的人。

不过,她并不着急。

半个小时的时间转瞬即逝,程安无奈的玩了一会儿手机小游戏,正打算开下一局,眼尖的瞥到一辆熟悉的车子开了出来。

收回手机,她踩着高跟鞋迅速的走下楼,然后很快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吩咐司机跟在李军的车屁股后边。

刚才打车耽误了时间,程安原本都快跟丢了,可谁知李军忽然在他们家附近的一个小区门口停下来了。

随后一个男人推开副驾驶坐了上去,随后车子一路开到了本市一家知名的酒吧。

夜色酒吧,灯红酒绿的夜晚透着一股纸醉金迷的奢靡。

一下车,车上的男人搂搂抱抱,姿态相拥着走了进去。原本程安并不觉得奇怪,但是当她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坐在大厅里的全是亲密相拥的男子。

那一瞬间,程安的脑子宛如被雷劈了一般险些喘不过气来,某个大胆的想法从脑海中浮现。看着前方的两人已经快走出视线里,她连忙掐了掐大腿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追了上去。

李军和男人轻车熟路的走进了一间包厢,程安走过去的时候,被阻隔在了门外。她的手指用力的握着门把,只要轻轻一推开,她就能清晰的看到里面的两人究竟是不是如她所想。

可那一瞬间,忽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站在门口,脑子里一瞬间涌入许多往事。程安一遍遍的给自己洗脑,才勉强的冷静下来,握住门把,一把推开!

然而,包厢里一片寂静,她想象中的所有画面通通都没有发生。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吵的程安头昏脑涨,她走了进去,环视了一遍四周,狭窄昏暗的包厢内,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她忽然庆幸的松了一口气,身体顿时脱力的瘫软在了双人的柔软沙发里,程安静默了许久,想不通为何她分明看到两人进去的,为何平白无故消失了?

难道,是她产生了幻觉?

就在此时,房间里传来了异样的呼吸声——

程安的身体瞬间绷紧,刚放下的心顿时又提了上来,盯着空荡荡的房间,脸都吓白了。

从小她就怕幽闭的环境,此时更是怕的全身颤抖。

顺着声音的来源,她从包里拿出防狼喷雾,颤着脚步缓缓的朝着房间里狭小的洗手间而去。

一道磁性的男声传入耳中,“大军,今晚怎么舍得让你的小娇妻独守空闺?”

“讨厌,人家都到你面前了,还提那个女人做什么?”

程安的脸,在那一瞬间失去了血色。

那是,李军的声音?

站在门口,程安仿佛见了鬼一般,怔楞的看着洗手间里翻滚着的画面,阵阵脸红心跳的声音不绝于耳。

来之前,她在心里为他找了无数的借口。然而此刻,所有的庆幸和安慰全都烟消云散。

那一瞬间,一股翻江倒海的恶心感在胃里翻滚着,程安捂着胸口。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老公,和另一个男人,是的,是男人,抱在一起。正在进行着一场十分高难度的动作大片。

她是个成熟的女人,为了夫妻情趣更是看过不少的片。但是她看过的gv片子都没有这么刺激的,要不是对象是她老公,程安真想点个赞。

恶心之后,程安十分的冷静甚至平静的掏出手机,直接启用了摄像功能录下了这如同gv现场的一幕。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两个人的急不可耐。

林晓早就说过,对着她这样如花似玉的娇妻李军竟然都下不去手,他要不是有病,就是个gay。

从前程安不屑一顾,然而此时现实狠狠的打了她的脸。

难怪这么久以来她一点异常都没有发现,原来他老公的出轨对象,竟然是个男人?

屏幕上两人的动作越来越激烈,程安终于忍不住的结束了录制视频,甚至还十分冷静的上传到了百度云。

随后,便冲出了房间,在洗手间里狂吐。

镜子里,是一张娇艳的脸蛋。五年了,程安从十八岁便跟了李军,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五年她都奉献给了他。镜子里的她,肤色泛黄,眼袋肿胀。

为了这个家庭,她没日没夜的操劳着,可他呢?

竟然是个同性恋!

第二天一早,李军偷偷摸摸的回到家的时候,推开门就看到程安坐在客厅里,低垂着头,宛若一座雕像。

脚步一顿,李军见她并没有看到自己,连忙对身后的男人使了个脸色,有些心虚的走过去,问,“安安,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程安已经坐了整整一夜,也思考了一夜。

她抬起头,双眸中布满了猩红的血丝,“你去哪儿了?”

李军被她的眼神看的浑身发毛,别开眼走过去,“不是,我就是出门买了个早…”

“你还想骗我!!”程安猛地坐起来,打断他的话,呼吸急促,死死的盯着他。

“我问你,你昨晚和谁在一起?”

李军忽然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记忆里程安在他面前一直都是温顺的模样,哪里有像现在这般像个无理取闹的泼妇一样?

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李军思索了一会儿,对屋外的男人使了个眼色,男人走进来,高大的身影让房间里顿时多出了几分压抑的气氛。

第4章 决心离婚

李军将他推到程安面前,解释道,“老婆,这是我大学的好兄弟,昨天是他过生日,我一直和他在一起。”

好兄弟?

程安冷笑了两声,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姘夫带到了家里来。要不是她亲眼看到了那一幕,恐怕她现在早已经被两人耍的团团转。

李军见她不说话,没多想,以为蒙混过关了。

“安安,我带阿宇去房间休息一下,昨晚我喝多了,多亏他照顾了我一夜...”

照顾了一夜?

是在床上照顾吗?

所以,那天晚上她听到的,是阿宇,而不是“阿雨”?

程安气的整个人都要失去理智了,跟在两人身后走进卧室,看到李军蹲下准备给男人脱鞋,冲上去一把推开他。

“滚,你们两都给我滚出去!”

她的房子她的床,不允许这两人玷污!

李军被她推开,冷不防的撞在了床角上,脑袋顿时嗑了一个大包。

周正宇阴沉着脸站起来,心疼的抚着他的额头,“弟妹,你要是对我有意见我走就是了。大军是你老公,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呢?”

李军见他要走,连忙拉住他,恶狠狠的瞪着她,“程安,你疯了?”

结婚一年,这是李军第一次对她黑脸。程安心里又气又委屈,受害的人明明是她,凭什么这两人要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我妈只生了我一个,别跟我套近乎。我是疯了,你们秀恩爱还是上床麻烦滚出我的视线,别来恶心我。”

李军脸色一变,程安果然是知道了什么。

抬头一看她冷漠的样子,忽然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连忙走过去抓着她的袖子,“安安,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我和阿宇就是好兄弟,别听人胡说。”

程安退后一步,推开他,站在门口,“好兄弟还是好基友跟我没关系,离婚吧,李军。”

说完,踩着高跟鞋,大步离开。

步伐,还微微的有些颤抖。

离婚...她终于痛下决心,心里很难受,但是她是个骄傲的女人,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

——

从民政局出来,再次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打开门,一股饭菜的香气飘了出来,程安的脚步顿在原地。

她的老公系着围裙正在洗手作羹汤,而他的姘头周正宇则在摆弄碗筷,两人之间的气氛很是温馨和暧昧。

程安的心,从头凉到脚。

她是家里的独女,从小便十指不沾阳春水。可后来为了家庭,她却硬生生的将自己逼成了家庭主妇。这些年李军别说做饭,甚至连家务都没做过。

原本以为他是大男子主义作祟,原来,只是对象不是她。

两人忙碌了半天,竟然都没有人发现房子里多了一个人。程安在短暂的愤怒之下,竟然冷静了下来。

忽然庆幸自己发现了这一切,两人这样熟稔的方式,肯定不是第一次了吧?

这么久,她竟然一无所知,真是蠢。

放下东西,程安走到饭厅,直接坐在了李军的身边。

李军这才看到她,惊讶后换上副担忧的神色,将还未动筷的碗递到她面前,“安安,你去哪儿了?我担心死你了。饿了没?先吃点东西...”

虚伪。

程安冷笑两声,丝毫不给面子的将他递过来的碗嫌恶的摔了出去,顿时,白花花的大米饭落了一地,还有几粒洒在了李军身上。

“免了,我吃不下。”

“程安,你太过分了!”被她这样不给面子的发脾气,还当着周正宇的面,李军只觉得脸上十分没面子,当即生气的拍桌而起。

程安不为所动,抱歉,跟这两人同桌吃饭她真的恶心。

“还有更过分的,李军,离婚吧。”

从包里掏出早已经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书,她递给李军。似乎连看他一眼,呼吸一遍他周围的空气都难以忍受。

走进卧室便开始收拾行李。

“为什么,程安,你告诉我为什么?”

身后,李军走过来,猩红着一双眼,死死的瞪着程安,质问。

程安的心头,没来由的痛了一瞬。

为什么?

她也想知道为什么,她究竟哪里做的不好,让他宁愿喜欢一个男人,也不愿意碰她。

“没有为什么,感情淡了,就散了。”

夫妻一场,程安想给他留下最后的尊严。既然这段婚姻注定是失败的,那这个坏人就让她来做吧。

“感情淡了?五年的感情,你一句淡了就完事了?程安,你怎么这么冷血!”

李军似乎急眼了,走过来将她手上的行李箱拽了过来一把丢出去,将她拽到面前,声声泣血,“好,离婚我同意,但是房子和车子都是我们一起奋斗的,你竟然想独吞了房子!”

“程安,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被他拽的胳膊杜麻了,一夜未睡,加上许久未进食让程安的脑子有些晕。

刚站定,就被他的话给震住了。

她冷血...

可笑。

“一起奋斗的,房子和车子都是我爸买的,你告诉我,你出了多少钱?”

程安将车子留给了他,当初结婚的时候李军家里很穷,什么都没有。程安的父母都不同意她嫁给他,可拗不过她。

最后不忍心女儿受苦,便拿出了大半的积蓄为她买了房子和车子。

而她将车子留给了李军,只要了房子,已经仁至义尽了。

可在他眼里,竟然是她冷血,心已经不能用凉来形容了。

她很失望,对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李军被她的话堵住了,好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程安将地上散落了一地的衣服缓缓的捡了起来,迅速的收拾好了便要离开。

门,却被周正宇堵住。

他生的很是高大,整个人如一座山一般的堵在他面前,脸色淡漠,“房子和车子都是你和李军的婚后财产,理应一人一半。”

“做梦,李军,你出轨还想要分我的房子,想都别想。”

程安原本是不想撕破脸的,但是这两人竟然如此无耻,那就挂不得她了。冷冷的看着两人一瞬间精彩变换的脸,她竟然有种报复的快意。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平治文学”,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