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苏晴霍少城_娇妻有喜霍少太强势在线阅读

苏晴霍少城_娇妻有喜霍少太强势在线阅读

作者:九小酒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5.6MB

时间:2018/11/09 10:18:50

内容概述:《娇妻有喜霍少太强势》的主人公是苏晴霍少城,是作者...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娇妻有喜霍少太强势》的主人公是苏晴霍少城,是作者“九小酒”所著,讲述了商场杀伐狠决,手段狠厉,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霍少城与落魄千金苏晴相遇时,他们会擦出怎样的火花来呢?

娇妻有喜霍少太强势by九小酒在线阅读

第1章 你要不行,叫别人来

“晴天,妈恭喜你,终于毕业长大成人了!二十一岁,生日快乐哦!”

浑身燥热的厉害,很显然被下了药,苏晴天看着艾素雅那张笑得虚伪到极点的脸,心中的恨意就怎么也无法掩藏的住!

五年前,她妈躺在家里重病垂危,艾素雅带着女儿进入苏家,还以苏夫人自居,更是在她妈的婚房里跟苏霍两个人男盗女娼,活生生的气死了她妈。

不久,苏霍便将艾素雅娶进来,从此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而她苏晴天,苏家唯一的继承人,变成了外人!

原来,早在苏霍跟她妈结婚之前,在外面就已经成家,后来贪慕虚荣,刻意抹去一切,攀龙附凤!

艾素雅看她不出声,继续道,“晴天,你也年纪不小了,是该考虑自己终身大事了,女孩子嘛,越早结婚越好,不然,好男人都被人挑光了,刚才在生日宴上,妈帮你物色了一个男人,很不错,相信你嫁过去,肯定不会受委屈!”

看着她处处为她考虑周到的样子,晴天心中忍不住想笑。

这个人平时对她笑里藏刀,冷嘲热讽的,就恨不得她出门立刻被车撞死,她就说今天转了什么风向,对她这么殷勤,原来是想借这次生日宴,把她嫁出去捞一笔!

萧总,呵。那个在婚内嫖妓被抓,拳脚殴打妻子胃出血,已经四十多岁的老男人!

体内的燥火越来越控制不住了,晴天扯了扯连衣裙的领口,趁着药效还没有失控之前,淡淡道,“好啊!那你去安排,这屋子里很闷,我先去外面透透气!”

艾素雅脸上欣喜若狂,她还以为要浪费些口舌呢!没想到这死丫头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她笑道,“去吧,去吧,别走远了,我把萧总叫到房间来,你们两个等会好好聊聊!”

晴天脚步摇坠的往门口走,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猛地踹了一脚艾素雅,然后把手提包重重地往艾素雅脸上狠狠一扔,去他的嫁给萧总,都见鬼去吧!

“啊!!”艾素雅毫无防备,被砸了个正着!

不顾她的尖叫辱骂,晴天重重甩上门,拔腿往安全通道狂奔而去……

艾素雅肯定以为他做电梯走,那么她就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任由她死也想不到,她晴天殴打她之后不仅没走,反而接着安全楼道藏在这酒店里面!

“砰!”晴天逃跑途中不慎撞到一个男人。她痛吟了一声,抬起头,落入眼帘的是张俊美如神抵般的脸!

晴天浑身发软,体内浴.火燥热得厉害,再叫她跑也跑不动了。

“进房间!”一把小巧精致的水果刀抵在了男人刚毅的小腹上,这是她刚才顺手在玻璃茶几上拿的,以备艾素雅她们抓到,留个万一用!

男人危险地眯起了眼,低头望向了那酡红着小脸,晃着脑袋的女人。

视线在落在她握住的那把刀上。呵。是苏家的二小姐,出了名的乖乖女。听说今晚她正在这里举办二十一岁的生日宴,名为生日宴,可是苏家对外面却说是相亲宴。

看他丝毫未动,而苏薇薇她们的脚步声越逼越近,晴天有些急了,她又把那小刀递进了一分,督促,“快!”

男人也察觉到了尾随她而来的人,手中拿着的门卡刷动房卡,大步走了进去。

砰地一声,门被后面尾随而进的人关上,下一瞬,那尖锐的刀刃又抵向他的后背,身后那虚弱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把你的裤子脱了!”

“嗯?”男人几乎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怎么?”他漫不经心地转过身,危险地眯了眼眸,“现在的女人都玩得这么大了?嗯?”

把他挟持,逼他脱裤子?下一步,是不是该让他躺在床上去了?

“叫你脱,你就脱,哪那么多废话?”晴天身子微软,靠在门上喘着气,她觉得头浑浑噩噩的,整个身体像是如火在烧,还有无数的蚂蚁在噬咬,痒的不行。

她扯了扯衣服的领口,看着他丝毫未动,直到把手中的刀给丢了,迎上前,直接伸出双手往他的皮带探了过去。这种情况危急的时候,是他自己送上门的,也怪不得了她对他动强的了!

男人冰凉修长的大手准确无误地抓住她的手,声音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苏小姐,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睡男人?”

英俊深邃的五官,散发出强大到难以忽视的压迫感,晴天意识已经失控,看着他唇瓣一张一合的,她踮起脚尖,就往他唇瓣凑了上去。

“可惜我对你不感兴趣。”男人握住她迎上来的身子,不留情面地将她往后一推,“滚出去,趁我不想对一个女人动手之前。”

开口的嗓音低醇,冷冽,夹带着彻骨的寒冰。爱慕虚荣的女人他见过很多,用尽各种方法爬他床的女人也不少。假意被人跟踪,在装柔弱挟持他,趁机爬他床的女人,她是第一个。

“叫你做就脚,哪那么多废话,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她身体空落落的厉害,推开他,跌撞地往门外走,“你要不行,我叫别人来……”

要说前面那句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已经将面前的男人彻底惹火,那么后面那一句话,她就无疑触碰到了人生中的灭顶之灾。

男人万年如冰霜般的眼神顿时散发出凌厉气势,显然盛怒到了极致。

呵,这个该死的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说他不行?还因此要去找别的男人?!

“不是想知道我行不行吗?”在女人转身拉门的那一刻,他一把拽住她,猛地一甩,将她丢在床上。

晴天头一阵眩晕,下意识地想要爬起来,高大的身躯倾身压下,“放心!我这就让你看个清楚明白。”男人猛地钳住她的下颚,“记住,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晴天还没有听明白他说些什么。男人撩起了她的裙子,粗暴的,没有前戏的,直接撞了进去!

第2章 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霍少城

一夜旖旎。

晴天再度醒来,只觉得浑身钻心的剧痛。

她试图起身,身下顿时传来一阵不适感。

似乎还有什么东西留在她体内。

想到昨天发生的一切,她不免抬头看向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英俊深邃的五官,白皙雕刻般的脸庞透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冷俊。

浓墨的剑眉,高挺的鼻,薄削的唇,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她愕然地睁大了眼,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像,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霍少城!

传言,霍少城在商场杀伐狠决,手段狠厉。

看中的东西,无一失手,得罪他的人,也没一个有好下场。

是个强大到心理有些变、态的男人。

应该不会这么凑巧吧!

晴天缓了缓神,世界上相似的人那么多,也不并代表就是他霍少城。

她伸手推他,男人停在她体内的东西动了一下。

她脸色涨红,这个龌龊的男人,昨晚说不要不要,要起来却要人的命。

她就没见过这么衣冠禽兽,表里不一的男人。

怕惊醒他,晴天红着小脸,不动声色地把他推开。然后快速穿上被踢到地下的裙子,迅速离开了。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蹑手蹑脚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床上的男人无声息地睁开了眼。

他漆黑如潭的眼眸低头望了眼白色床单上,那殷红刺目的血迹。

呵。还是个皱儿。

唇瓣时似有似无的扯了扯,将手肘搭在眼睛上,又继续闭上了眼。

出了房间,晴天又继而转身去了艾素雅昨天把她带去的那间套房。

昨天,一怒之下,把她的手提包给砸出去了。

她的身份证手机那些东西还在里面。

门没关,晴天推开门,里面并没有一人,她迅速拿起被丢在地下没人管的手提包,火急火燎地出了酒店。

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刺人眼睛。

“什么?你被睡了?”咖啡厅里,从小到大的死党叶子噗地一声,把刚喝到嘴里的咖啡全吐了出来。

幸好这大中午的,咖啡厅没几个人。

晴天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咖啡,提醒着她注意用词,“准确的来说,是我把人家给睡了。”这睡与被睡也是有着质与量的差别的。

叶子唇瓣抽了抽,凑近了一下脑袋,“你这万年老铁树也终于舍得开花了,看不出来,关键时刻,你还挺有气魄的。你那后妈要知道,估计得气得跳脚了吧?已经跟她们彻底闹翻了,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要不先来你叶姐这住一段时间?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没什么好躲的。况且。苏家本来就是我外公留下来的。”晴天握住手中的咖啡杯,似乎想到了什么,“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她凑近了头,在叶子耳边说了几句话。

回到苏家,晴天还没有走进大厅,砰地一声,箱子被人从高空抛下,尖锐刻薄的声音从二楼阳台上传了出来,“丢,给我全部都给丢了,只要剩下一样关于她的东西,你们就全部给我滚出去。”

晴天低下头,偌大的草坪上,她的衣服被丢得遍地都是。

还有张她跟她妈妈的合照也碎得四分五裂。

晴天捡起那张合照,又看着照片里那张慈祥温婉的笑颜,紧攥住拳,直奔二楼,房间里面的佣人正拿起她的东西又准备往阳台丢下去。

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苏薇薇,正站在一旁,笑得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她一把夺过其中一个花瓶,往艾素雅所站的地方狠狠一砸,“我看谁敢动我的东西!”

“砰!”花瓶碎得四分五裂。艾素雅被吓得跳了一下,她愤怒地瞪着她,“苏晴天你造反了不是?”

“造反?”晴天听了这两个字,冷笑了一声,“艾素雅,你叫人丢我的衣服,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艾素雅讥讽的笑道,“自然是把你从我家赶出去。你每天吃我的,喝我的,居然还敢吃里扒外的对付我,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给我砸。”

那些佣人又开始了行动。

“住手。”晴天厉喝出声。

呵。究竟该滚的是谁。

“要滚,也是你跟你那拖油瓶的女儿滚。这是我外公留下来的房子,你们没资格住在这里。”她伸手指向门外,怒吼,“滚!”

“混账,你在说些什么?”

第3章 必须有个强大的后盾

一声怒喝,苏霍站在卧室门外,盛怒地瞪着她。

艾素雅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晴天瞬间明白了,刚才,这个女人是故意做戏激怒她的。

“老公,你回来的正好。”艾素雅由脸上得意之色顿时转为小女人委委屈屈的模样,她咬住红唇,走到苏霍的跟前,拉住他的臂弯道,“是这样的,晴天大学毕业了,我看她年纪也不小了,就琢磨着趁她年轻,给她物色一名好对象。所以,我特地给她办了场生日宴,让她看看有没有合眼缘的。”

说着,她默默地看了眼晴天,“她昨晚中途离席也就算了,居然还跟着别的男人出去,一整晚都不回家……”

“看她安然无恙的回来,我自然是高兴的。所以,我就关心的问了她几句,她昨晚去了哪?没想到她就大发脾气,乱砸东西,还叫我滚……”

似乎触碰到了伤心事,她还硬生生地挤出了两滴泪水。

晴天对与艾素雅这颠倒黑白,倒打一耙的话,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从苏霍将她们娘俩带回来之后,这整个苏家每天都在上演着这种鸡飞狗跳,恶毒女儿眼底容不下善良后妈的戏码。

“二小姐实在是做的太过分了。”

“虽然是后妈,但太太也是真心对她好啊。世界上哪个后妈等跟太太一样啊?!这也太不尊重人了。”

“可不是,年纪轻轻就学人家在外面过夜,太太担心的一晚上都没睡着呢!”

旁边佣人立刻抱打不平,艾素雅委屈到哽咽了声音,“你们别说了,晴天还小不懂事。”

“说啊。继续让她们说啊。”晴天觉得有意思极了,“你找了这么多群众演员配合你演戏,不说,怎么能体现出你贤良淑德,善良委屈啊?”

“混账。”苏霍心底的怒火腾地一下上来了,扬手就狠甩了晴天一耳光,“我供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你学到的就是这么目无尊长吗?!”

“啪!”晴天猝不及防,被他一耳光甩打在地。

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可是再怎么疼也远不及她心底的痛。这些年来,他在艾素雅的怂恿之下没少动手打过她。

晴天扶着旁边的玻璃桌,踉跄地站起,极凉的出声,“尊老爱幼,首先对方必须要是个人。要是条狗,它还咬了人,难不成还得把它当成菩萨供起来不成?”

“好啊。”苏霍怒极反笑,“居然还敢给我咬文嚼字的。暗骂我是狗是吧?!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躲在旁边偷偷看戏的苏薇薇,听到苏霍的话,立刻讨好地跑出来,“爸,我给你找来了鞭子。”

苏霍气急败坏地接过鞭子,狠狠地往晴天甩了过去。

晴天往旁闪躲,拉着苏薇薇往身前一挡。“啪!”鞭子疾风般挥下。

“啊!”苏薇薇惨叫一声,“苏晴天你这个贱人,爸你打到我啦!”

晴天才不管她,抬脚就往她臀部狠狠一踹。

“疼死我了。”苏薇薇大跳了起来,撕心裂肺的骂道,“苏晴天,我打死你!”

晴天这嚣张的举动,无疑彻底激怒了苏霍。他就不信打不到这个逆女。今天,他非得扒下她一层皮不可。

他将被晴天踹过来的苏薇薇往旁一推,大手挥动着鞭子劈头盖脸地往晴天身上打了过去,晴天在人群中左躲右躲,卧室里面顿时鸡飞狗跳。

“啊,先生,你打到我了。”

“啊,老公,疼。”

“爸,你干什么又打我啊!”

周遭佣人的惨叫连连响起,晴天游刃有余地闪躲着,趁着苏霍喘气的期间,她拔腿就飞快地往门口跑了出去。身后传来苏霍震耳欲聋的声音,“苏晴天,你滚出去之后,有本事就别回来。”

晴天紧咬住红唇,跑得越发快了。

这个家早已经不是她的家,她回不回也根本就没有人在意。

出了苏家,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

就在此刻,叶子一道电话打了过来,“你要的东西已经发到你邮箱里面了。话说,你要哪些视频干什么?”

“回苏家,打一场翻身仗。”苏氏集团是她外公经过多年辛苦打拼出来的,他去世之后,把公司股份分成了三分。

她妈百分之四十,她跟她爸各占了百分之三十。在她爸甜言蜜语轰炸之下,她妈把手里的百分之四十股份权转移到了她爸手里。他拥有整个公司的绝对控股权跟决策权。

如今,她爸跟艾素雅结婚了。她就跟苏霍彻底闹翻了。整个苏家无疑落在了跟她外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外人手里。现在她已经被逼的无路可走了。她必须得有个强大的后盾,把这些都给夺回来才行。

晴天打了个出租车,去到了国际会议酒店,仰天看着那夜空下的迷离夜色,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苍白纤细的手指攥了攥手提包,迟疑了几秒,终究走了进去。

今晚是A市神秘到足以只手遮天的霍家举办的晚宴。

大厅内,杯光绰绰,上流社会各界优秀的人士都聚集在这里。

晴天目光在大厅内巡视数秒,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那与人侃侃而谈的欣长矜贵身影。

霍少城。

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那个别人口中传说中的人物。

尽管他穿了身简单的白衬衣黑西裤,凭借完美到无懈可击的身材,强大到压倒性的气场,依旧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个。

最主要的是那张脸,长得真真真的跟她睡过一晚的男人像啊!

晴天深吸了口气,走上前,“霍先生,您好,我可以跟你聊一下吗?”

正在跟别人说话的男人停下了声音,转过头。

当看到那张纯白干净的脸庞,双眼微眯,深邃的眸光里闪过一丝难测的暗色。

晴天对上男人冷漠的视线,心没来由地有些惧意,“就三分钟,给我三分钟的时间就好。”

第4章 霍少城,娶我吧

呵。

霍少城的唇瓣讥讽地弯了一下。

他果然没猜错,这个女人,从一开始接近他,就不怀好意。

这一天都没过,她,便主动凑上来了。

看他还是冷漠不出声。

晴天微凝了眼,从手机翻出张照片递到他跟前,“我相信霍先生一定对这个东西感兴趣。”

是张男女拥抱在一起的吻照。

男人瞳孔猛缩,眼底的寒意与暴戾徒然而起,使四周空气遽然变冷。

他沉浸数秒,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起高脚杯,放入唇瓣一口饮尽,末了,将酒杯递给站在旁边的服务员,冷漠对着他面前的中年男人说了句,“失陪。”

就抬起矫捷修长的腿迈步往阳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晴天见状,忙不迭地跟了上去。

还没有走进阳台,男人冷冰冰的声音就砸了下来,“开价吧。”

晴天按住心底徒升而起的惧意,“霍先生误会了,我要的并不是钱。”

男人转过身,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讥讽地勾了唇,“苏小姐暗中窥人隐私,难不成,是在跟我开个玩笑不成?”他语气遽然一沉,“我没工夫跟你废话,说,条件是什么?”

晴天紧攥了一下手机,迎上他的目光,平静地说出两个字,“娶我。”

“娶你?”男人低低笑出了声,似乎在嘲弄着她的天真。

他慵懒地倚在背后的栏杆上,从口袋掏出一根细长的薄荷烟,用打火机点燃,幽蓝的火光直往上窜。

烟雾弥漫而出,他指尖夹着香烟,放入薄削的唇瓣深吸一口气,略有些玩味地看着她,“苏小姐凭什么认为,凭借着一张照片,我便会娶你?”

“我这里不只有相片,还有视频。霍先生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恐怕,朱小姐不行吧?!要是传出去,被霍家收养的千金,朱雨欣不顾道德伦常,喜欢上了自己的哥哥。因为自己的哥哥跟别的女人吃了顿饭,还因此跳海自杀,不知道传出去别人该怎么想?”

“一直把朱小姐当成亲生女儿的霍老先生,霍老太太该怎么想?”晴天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了一句,“娶我之后,不仅可以断掉外界的流言蜚语,你还可以借我作掩护。霍先生,你目前缺一个女人,我现在缺一个男人。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霍少城眼底呈现出少许阴霾之色,这个女人倒是把问题分析的透彻。

想要他娶她,A市的千金名媛可都没她敢想。

他眯起狭长幽邃的眸,“苏小姐,我想你弄错了一个问题。从始至终,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你给予我什么,只在于我想不想。”

他唇角泛出冷笑,“只要我放出消息,我要结婚,即便这视频流了出去,我也可以说这视频是被人刻意动了手脚,谣言自然不攻自破。”

他轻描淡写地弹了弹烟蒂,“这个世界上,比你优秀的,比比皆是,即便要找,我也完全可以找其它的女人。”他漫不经心地睨着她,“给我一个,足以说服我的理由。”

“想必霍先生也大致听过我家的情况。我需要借您拿回苏家。”晴天毫不掩饰地将目的说出,“况且,霍先生就敢保证,你娶了那些女人之后,她们在婚内不会纠缠着你?你要她们离开之时,就能够轻易放手?但是,我可以保证。除了在外人面前表演恩爱夫妻之外,在此期间,我不会缠着你,三年,只要给我三年时间。三年一过,霍先生可以随时提出离婚。”

霍少城灭掉指尖的烟蒂,从容地站直身体,“这跟我无关痛痒,商人向来讲究唯利是图。”

晴天心中微紧,“只要霍先生答应帮我,不让我做违背良心的事,什么条件霍先生任意提。”

男人好看的唇角扬起,“任意提?”

“是。”晴天攥了掌心,“不过,所有的事都有个循环渐进的过程。突然间结婚太唐突了,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让大家知道我们在交往。如何?!”

男人掠过她,往大厅的方向走,冷漠地丢下了两个字,“随你。”

晴天深深作了一鞠,“那霍先生再见,霍先生晚安。”

出了宴会厅,晴天掌心还在紧张地发冷汗。

放在手提包的手机响了起来。晴天拿出看了眼,微怔,犹豫了几秒,还是接通了电话。

“晴天啊!是阿姨。阿姨今晚仔细的想了一下,是阿姨不对,阿姨向你道歉,你乖乖的回家好不好?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危险。至于你爸,你别担心,他已经消气了,不会再动手打你。”

第5章 连我的女人也敢碰?

晴天极凉地挑了一下唇,“在电话里,就我们两个人,没必要装成这样来恶心我。”

艾素雅气得牙痒痒,却还是温柔的说道,“今天是阿姨气糊涂了,别生气,阿姨也就为您好,你卧室里面的东西,我都给你买了套全新的,你……”

屏幕那端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晴天直接挂断了电话。

沙发上,苏薇薇问道,“妈,那小贱人怎么说?!”

艾素雅冷了脸,“要不是看到跟萧总约定好的时间到了,我定要狠狠的收拾这个贱骨头不可。她没地方可去,肯定会回来的,你安分点,别给我惹事了。”

“是妈。”苏薇薇不情不愿地应了声。

艾素雅没猜错,晴天是真的没地方可去。

她在外面迟疑徘徊了断时间,还是回到了苏家。

家中静悄悄的,没什么人。

晴天回到卧室,卧室里面的东西果然被安置得跟从前一样。

她冲了个凉,直接躺床上就睡着了下去。

第二天,晴天睡着中午才醒。她按例下去吃午餐,就看见艾素雅地朝她走了过来,焦虑道,“晴天,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送一份文件到国际会议酒店4205房间?阿姨有个重要的会议要立刻去谈。”

“没空。”晴天想也没想就拒绝。

她抬步下楼,艾素雅跟上来,“这个是很重要的文件。齐盛公司你知道吧?他是咱们苏家的大客户。我们跟他签订的合约到期了。今年有许多公司争先跟他们合作。要是这份文件耽误了,被别人抢走,对公司就是极大的损失。你也不愿意,你外公辛苦了创造起来的公司,就这么毁于一旦吧?!”

她这句话无疑桎梏住了她的喉咙。

晴天顿住了脚步。

打了个计程车到了国际会议酒店,晴天直接上了4205房间。

她按动门铃,很快,房门被人从里打开,一位中年发福的男人下半身围着条白色浴巾走了出来。看到她,双眼遽然一亮,色眯眯道,“苏小姐,您来了,快快进来。”

他献媚地让开了一条路,是千页公司的萧总,她曾经见过一面。

晴天眼底闪过一丝冰冷。艾素雅为了让她嫁给他,可真是煞费苦心啊,居然想到用骗她送资料这种阴险歹毒的方法。她扯了扯唇,“抱歉,我走错了门。”

萧总好不容易等到了晴天,又怎么会容易让她走?!在晴天转身走的那一刹那,一把从背后抱住她。晴天被惊了一跳,激动地怒斥道,“你做什么?”

“苏小姐,艾素雅都跟我说了,你就别再装清纯了。”萧总死死地抱住晴天用力挣扎的身子,笑道,“你既然来了我的酒店房间,有些话又何必要说穿?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说着,他抱住晴天猛地将她拖进房间,晴天脸色惊变,抬起高跟鞋狠狠地踩了萧总一脚。

“啊!”萧总吃痛,大骂了一声,“贱人。”扬手一个耳光扇过去,晴天一时不备,被他扇打在沙发上,还没有来得及站起身,萧总欺身压了下来。

心中的慌乱徒然而起,眼角余光突然瞥向一物,晴天二话不说,拿起旁边玻璃茶几上的花瓶朝萧总脑袋重重一砸。

“砰!”萧总一声惨叫。就趁这个时刻,晴天猛地推开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门口奔跑出去。

咔嚓一声,打开门,晴天猛地撞在一个结实宽厚的胸膛。

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是哪个人,长发被人从后面揪住,萧总冷戾的声音暴怒响起,“苏晴天,你个贱人,居然敢打我,老子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不……”

话还没有落地,“砰!”有人一脚将萧总踹飞在地。晴天紧绷的心弦一松,抬起眼,就看见霍少城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跟前。

萧总破口大骂,“谁特么……”,抬起头,当那看到那张阴沉到极致的俊脸时,他脸上血色顿时褪得干干净净,浑身发抖着,结结巴巴道,“霍霍霍……霍总……”

男人往前走了几步,黑色皮鞋踩在他的手指上,英俊深邃的脸庞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冷冽出声,“说。谁给你的胆子,连我的女人也敢碰?”

钻心的剧痛从手背传来,萧总痛得连连尖叫,“霍总我错了,我并不知道苏小姐是你的人,要是知道,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碰。”

霍少城可是A市的阎王爷啊!动动手指头都可以让他倾家荡产,别说是他看上的女人了,就算是跟他有关系的人,他都会避得远远的。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原创书殿”,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