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戏精总裁宠妻日常by狐小妹在线阅读

戏精总裁宠妻日常by狐小妹在线阅读

作者:狐小妹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13.5MB

时间:2018/10/11 18:54:19

内容概述:《戏精总裁宠妻日常》是作者狐小妹写的一篇言情小说,...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33336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戏精总裁宠妻日常》是作者狐小妹写的一篇言情小说,讲述了发生在当红影帝莫清焰于偶像实习生何远歌之间的情感故事,面对无数粉丝威胁,他们最终会在一起吗?

戏精总裁宠妻日常by狐小妹在线阅读

捉奸捉错人·

“呜呜呜,远哥你一定要帮我!陈浩那个贱人他瞒着我开房去了!”

当接到佟莉电话的时候,何远歌只觉得一股怒气就这样涌上心头。佟莉和男友一直是模范情侣,谁想到这个男人也是个渣?佟莉抽泣着说:“他洗澡的时候,我去看他的手机,看到有人发给他酒店的房间号……呜呜呜,我该怎么办!远哥,我不敢去看,你帮我去看看好吗?”

“我去不好吧。”何远歌为难地说。

“远哥,我给你2000的辛苦费。”

“为了你,做什么我都愿意。”何远歌顿时深情款款地说。

佟莉是何远歌的拳击会员,也是何远歌的迷妹,一直叫她“哥”,何远歌当然要为妹子出气。是的,她才不是财迷到为了2000块钱呢!

何远歌乔装打扮了一番,趁着服务员打扫的时候,顺利进入酒店房间,躲进卧室衣橱。她拿着手机,静等佟莉的渣渣男友和小三进门。

当何远歌从柜子门的空隙中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陌生男人出现在视线中时,一下子愣住了。这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剑眉斜飞,英气不凡,每个角度都好像是一幅画。他一双黑亮的眸子中盛满煞气,与他那身高贵优雅及其不配,却丝毫不损他的俊美。

想不到,佟莉这丫头找了那么帅的男友。不过劈腿的男人,再帅都是渣!

这时,莫清焰握紧手机,烦躁地撕扯着领带,低沉的声音毫无温度:“那都不是理由,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要听到荣耀百货破产的消息!”

呵,一个靠做富商情妇起家的女人,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竟异想天开的想要包养他?还直接在饭局上给他下药?既然如此,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三天?莫总,这……”

不等电话那头人说完,莫清焰厉声打断:“对,你没听错,就三天。”

莫清焰说着,觉得浑身越发燥热。这该死的药实在够霸道,他甚至觉得意识都开始模糊了起来。莫清焰一气之下,一把将手机掷到地上,四分五裂的手机撞在何远歌藏身的衣橱里。何远歌吃了一惊,手一松,手机滑落后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谁?”

莫清焰厉声问,打开了衣柜,这时他的眼前已经有些看不清楚了。他依稀看到衣柜里有个女人,女人身上一股淡淡香气传入鼻间,勾动他一直极力克制的药性,只觉得血液都开始沸腾了。

这股香气并不是香水的味道,偏偏让他简直欲罢不能,他的眸色一下子变得深邃了起来。何远歌轻轻咬着嘴唇,想快速从他身旁绕过去,意外发生了。

当感觉到清香突然靠近时,莫清焰仅剩的意识迅速被高温吞噬。脑中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靠近点,再靠近点……莫清焰猛然出手,突然一把将何远歌压在了床上,吻住了她的嘴唇。

“你也是来勾引我的吗?”

莫清焰的声音是那么低沉,有不屑也有嘲讽,更有说不出道不明的欲望。他觉得身下女人的嘴唇实在太甘甜,让他欲罢不能,又去吻了一下。他的唇好似带了电流,何远歌被击中愣住了,然后只觉得怒火他的开始蔓延。

“我不是和你约好的人!你认错人了!别碰我,不然我揍你。”

何远歌的声音是那么清澈悦耳。她是认真警告莫清焰的,但这样的话怎么会让莫清焰畏惧,只会越发想要。

他微微一笑:“脾气很大啊,是在欲擒故纵吗?”

莫清焰钳制住何远歌的手,低头看着身下的那个女人。他感受着她肌肤的滑腻,只想把她彻底拥有。他准确无误地摸到她后背的拉链,他的手好似烧红的烙铁,每到一处,何远歌都似被烫了下。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放手!”

如果是彪形大汉做这样的警告,也许会让莫清焰克制,但对手只是一个小姑娘罢了,这反而激起了莫清焰的征服欲。莫清焰也清楚,这很可能是另一个圈套,但是他真的无法自控了。

最多,给她足够的钱,再给她资源,封住她的嘴……

当莫清焰再一次俯身过来的时候,何远歌楚楚可怜看着莫清焰,闭上了眼睛。

只能这样了。何远歌悲哀地想。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目光中已经满是坚毅。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胳膊肘抵住莫清焰的脖子,巨大的反差让莫清焰愣住了。她微微偏身,挥出早已紧攥成拳的右手,狠狠砸在莫清焰的脸上。

在这瞬间,莫清焰好像看到了天堂的大门。

莫清焰只觉得剧痛来袭,身体明明疼痛到极点,意识却越发空白。他不甘心地看着何远歌,轰然倒地,脸上甚至还有不可置信的表情。

“去死吧,人渣!”何远歌怒气冲冲地说。

何远歌不想动手,因为她一动手,就不好收场了。她是拳击教练,她暴走时拳头的力道,连专业人士都承受不了,更何况莫清焰。何远歌想起刚才那个吻就生气,用力再踢了他几下,莫清焰的身体顿时满是淤青。

何远歌还是觉得不解气,掰正他的脸。她看着莫清焰好像艺术品一样的面容,用力一巴掌抽了过去:“人渣,居然占我便宜!不把你揍一顿,你不知道谁是大哥!还劈腿,让你劈腿!还认错人了,智障去死吧!”

何远歌把莫清焰痛打一顿后,突然发现衣服都破了。她咒骂一声,想打开门出去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她没想到,门外居然有一大堆记者,难道他们都是佟莉请来捉奸的?佟莉也太大手笔了吧!

虽然都是队友,但这样出门的话真是好丢人……

何远歌灵机一动,折返回去,三下五除二扒掉莫清焰的衣服套上,只给他留了一条内裤。她的手指划过莫清焰胸膛的时候,忍不住用力捏了几下,心想这渣男肌肉质感还不错。当她看到莫清焰肿胀到,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脸颊时,心里非常爽快。

该,色狼就该是这个下场!一定要让佟莉和他分手!

何远歌只觉得怒气难消,继续踹了莫清焰几脚,最后把床单盖在莫清焰身上,来个眼不见为净。她穿好衣服后,站在门前深吸口气,默数一二三后快速扯开门。

不给记者反应的时间,何远歌猫着腰低着头,从一群记者中钻了过去。当记者反应过来后,何远歌已经跑到楼梯口。记者们怒骂这家伙真是和泥鳅一样,冲进房间,活捉一只正躺在地上“熟睡”的影帝。

他看起来……就好像死了。

捉奸捉错人2

记者们看着被白色床单裹住的莫清焰,简直要尖叫出声,过了一分钟,才有胆大的记者去揭开床单。

他们看到,床单堪堪遮住莫清焰的肩膀以下,小腿以上,露在外面的地方肌肉结实,透着一股禁欲的野性美,随意一躺就如一帧完美的画。可是,为什么他的身上有很多淤青,看起来好像……

被SM了一样。

记者们想到从房间中跑出的那个身影,脑补了很多儿童不宜的画面。他们有人惊呼:“天啊,影帝那么会玩!”

“想不到影帝居然是个受……”

“呸,你没文化就不要瞎说!那是M好吗!”

记者跟打了鸡血样,不断按动快门,镁光灯不停闪动。有人还想给莫清焰一个特写,就在此时,门外有人扯着嗓子说:“子瑜,好久不见,你在这等人?”

子瑜?当红女团主舞刘子瑜?

莫清焰这边的料已经挖差不多了,绝大多数记者一听说有新料,果断放弃莫清焰狂奔出门。就算还有人不肯走,也被莫清焰的经纪人谢晓岚用钱摆平了。

在清空现场后,看到莫清焰的样子,谢晓岚只觉得心中一紧。他快步到莫清焰面前,在揭开床单的一瞬间,他神色大变。他的脸色忽红忽白,突然如老父亲般欣慰落泪。

只穿了内裤……天啊,他的莫总终于想开要碰女人了。简直太好了!

如果何远歌知道这件事,肯定要骂一句“神经病”。她甩掉记者以后,突然听到有个房间里响起一阵喧嚣的声音。她往里面一看,居然看到了佟莉在哭泣。

“陈浩,你,你怎么会这样……”

陈浩?如果陈浩在这里,那刚才的男人是谁?

何远歌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当看到佟莉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模样后,何远歌怒火冲天。她一脚踹开门,摸出放在包中留着防身用的刀,气势汹汹地冲了进去。然后,她看到房间中人头攒动,天花板被粉色气球占满,彩带玫瑰花瓣散落一地。

这……这分明是个飘满粉红泡泡的房间,跟想象中的捉奸现场相差太远。难道是群P?

何远歌愣住了,而房间中的嬉笑欢呼和起哄声瞬间戛然而止,一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落在何远歌这个不速之客身上。何远歌看到,房间正中间,佟莉正满脸泪水地抱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一个男人正单膝跪地帮她带钻戒。佟莉傻傻看着何远歌,表情尴尬至极。

“远哥,是我搞错了。原来是我男人订好了房间,想给我惊喜!”佟莉用眼神说。

“我可以打你吗?”何远歌用眼神说。

佟莉的眼中顿时浮出了雾气:“呜呜呜呜。”

“好了好了不打了。”何远歌投降。

在短短一秒钟的时间里,她们交换了那么多信息,眼下最关键的是不能让人看出来,她是过来虐渣的!幸亏何远歌反应够快,指了指身旁一动推车上的蛋糕,压低声音道:“对不起,我是酒店服务员,专门过来帮你们切蛋糕的。”

“是吗,那太谢谢啦。”佟莉忙说。

何远歌的穿着并不是酒店制服,就算有人怀疑,却很快被现场刚燃起的气氛扯回心神。何远歌暗暗舒了口气,举着大刀过去,在众目睽睽下切了蛋糕,顺便狠狠白了佟莉一眼。她收好刀后,离开了房间,看着天空的月亮发起了呆。

如果说这个是佟莉男友的话,那么被她暴打的那个是谁?她不会打错人了吧。

何远歌想起刚才那个吻,轻轻触碰着嘴唇,打了个寒颤。何远歌却不知道,这件事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第二天一早,何远歌还在睡梦中,追星一族陶然突然尖叫声。何远歌和其他两位室友被惊地猛然从床上坐起,齐齐问她发生什么事了。陶然尖叫:“天啊,莫清焰发布了通缉令!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那家伙!”

“莫清焰是谁,什么通缉令?”何远歌迷迷糊糊地问。

“我去,远哥你怎么搞的,你平时倒也看看电视和新闻啊!莫清焰是人气最高的男星!他本来就是富二代,自己有公司有产业,他又喜欢唱歌演戏,才会去娱乐圈的。他超级有钱,还长得帅,更难得是,他性格超级温柔,彬彬有礼……”

何远歌平时忙着打工,哪有时间看电视,对什么男星更是没兴趣。当何远歌拿过陶然手机的时候,她瞬间清醒了。她看到,一个有着8000万粉丝的大V,微博赫然置顶一则通缉令。

“昨天有小贼到我的房间,偷了我非常珍贵的东西,还把项链掉在了房间里。我警告这位小贼,你现在自首的话还来得及,但如果你执迷不悟,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你。”

项链?

何远歌下意识摸摸脖子,果然发现项链不见了,心中一沉——这可是妈妈的遗物!她翻看着莫清焰的微博,悲剧地发现这家伙就是昨天被她痛揍的那个!所以说,她不光揍错人了,而且还惹上了不该惹的?这8000万粉丝,每人给她一拳的话……

这画面太美,何远歌不敢想下去。陶然继续愤愤地说:“到底是谁惹到他了,让他那么生气?惹到哥哥的人都该死!五马分尸!车裂!凌迟!”

“谁知道呢。”何远歌干巴巴地说。

“远哥,你看起来脸色有点不对劲啊。”

“呵呵呵你看错了啊。”

就在这时,何远歌的电话响了,她也能掩饰自己的不对劲。她急忙接通电话,听到一个男人焦急地说:“何远歌,你哥何天是不是在你这里?”

“没有啊。他怎么了?”何远歌一愣。

“就要演出了,他到现在还不见踪影!该死的,他到底去哪里了!”

何远歌有个哥哥何天,但这件事都是秘密,没有几个人知道。何天和何远歌长得极像,容貌清秀性格温柔,梦想是出道做偶像,也一直为此努力。

听到哥哥失踪的消息,何远歌也心中一紧。何远歌急忙打电话给何天,他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她只觉得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这时莫清焰正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你要我入赘?1

莫清焰是在昨天晚上清醒过来的。他不顾谢晓岚的阻拦,拿掉脸上的冰袋,去了浴室站在梳洗台前。

镜中,他挺阔的鼻和两颊都有不同程度的红肿,正火辣辣地疼着,眼睛受到牵连只能半睁着。呵呵,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揍晕了,那简直就是他毕生的耻辱。

中药醉酒,记不清那个女人具体长相,但是他一定会找到她!莫清焰握紧大理石台面,黑曜石般的眸子中折射出两道犀利的锋芒,令人胆寒。

与莫清焰相距一米远的谢晓岚,突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医生说没伤到骨头,养两天就……”

“把今晚的监控调出来。”

“清焰,在我进来之前,你到底……”

“你想知道?”

莫清焰一个冷眼扫过,满脸写着“你知道可以,但是你马上就要去死”。谢晓岚轻轻一叹,絮絮叨叨地说:“清焰,那些记者我好不容易才摆平,你为什么不和我打招呼就发了微博!虽然很多人都以为,你是真的丢了东西,但也会有人瞎猜的。万一你的竞争对手拿到那些照片,你就全毁了!”

“他们为什么会拿到照片,这一切不是都被你摆平了吗?如果有流传出去的,那就是你的失职。”

莫清焰淡淡的话,让谢晓岚几乎要吐血。如果是一般的经纪人,肯定就此封杀明星了,可谁让这公司就是莫清焰自家开的,经纪人的工资也是莫清焰付的呢!谢晓岚咬牙说:“当然不会有流传出去的。”

“那就是了。我要酒店所有客人的资料,对了还要服务人员的。”

谢晓岚为难地说:“这工作量会很大,酒店也不一定愿意……”

“买下酒店的话,他们肯定就会愿意了。我说过,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那个女人。居然敢打我,我要她生不如死!”

莫清焰最让粉丝迷恋的脸上,不是他展现给大众的温文尔雅,而是狠厉和冷酷。谢晓岚在心中轻轻一叹,说:“好的,我知道了。清焰,你有什么线索吗?”

“我有那个女人的项链。还有,我记得她身上的味道。”

莫清焰把玩着手中的项链,唇角浮现出冷冽的笑容。谢晓岚点头:“还有呢?比如身高、体重、发色什么的?”

“都不知道。”

“嗯,都不知道……等等,那这样让我们怎么查?她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还能为什么,还不就是觊觎我的美色?呵呵呵,长得太帅,真是一种罪过。再次见面,我一定会认出她。真羡慕你,你一辈子都不会懂这样的罪过。”莫清焰倨傲地说。

谢晓岚:……

他突然在心里为那个胆敢打谢晓岚的女人,点了个赞。

何远歌并不知道,自己被某个人默默捧上了神坛。因为哥哥失踪的关系,何远歌一夜没睡。她找遍了哥哥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找到他。就在她心情烦躁至极的时候,手机响起,原来是她的叔叔何森龙找她。

一想起何森龙,何远歌就觉得恶心。曾经,她也是天之骄女。谁想到,六年前父母车祸,而遗嘱表明要等他们兄妹二十岁时才能接管公司。

当时的他们沉浸在父母去世的悲伤里,哪里知道叔叔何森龙暗藏坏心。何森龙趁他们兄妹年幼,人前和善,背后却算计着怎样能长久霸占公司,处处为难他们兄妹。他甚至放言,说他们花钱大手大脚,断了他们的生活费。他们早年就闹过一次,都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

何远歌此时正心绪不宁,没工夫应付他,挂断电话。下一秒,手机进来一条信息。

【马上让你哥回家,两点前见不到他的人,后果自负。】

那么着急找哥哥,到底为什么?而且是在他失踪以后?

难道,哥哥的失踪和他们有关系?

何远歌想着,只觉得心中一凛,下了个决定。她从衣柜里找了一身男装,走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畅意园别墅的客厅里,婶婶章敏正依靠在沙发上,让佣人修剪指甲。章敏年过四旬,保养的极好,看起来就好像三十岁出头。她见到何远歌,急忙起身,热情地说:“小天回来了,梁妈去把点心端上来。”

真的没认出来啊。何远歌冷笑。

幼时兄妹两个最喜欢玩角色互换的游戏,何远歌扮哥哥早已轻车熟路。再加上多年不见,他们居然真的没有认她来。呵呵,说是亲戚,其实连一般人都不如吧。何远歌没有解释,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章敏在心里暗骂,这孩子真不懂礼貌,从桌上拿了一张照片递给何远歌,殷勤地说:“这女孩漂亮吧。”

何远歌淡淡扫了眼,认出她来。照片上的女孩叫陈琳,是陈家的独生女。陈琳嚣张跋扈,小小年纪换男友跟换衣服样,风评特别差,两人从小就不对盘。何远歌不知道章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学着哥哥的样子,乖顺地轻嗯了声。

“我就说你一定能看上的。这丫头,真是顶好的。”

章敏一个劲地在何远歌面前夸赞陈琳。说她家世好,样貌修养好,懂礼教,学识渊博,把她几十年所有知道的溢美之词全部用在了陈琳身上。何远歌低头认真地听着,等待章敏的总结陈词,果然听到章敏问:“小天你跟小琳算是青梅竹马,你觉得婶婶说的对吗?”

“嗯。”

“如果让你们结婚,你愿意吗?”

结婚?太搞笑了吧。哥哥才19岁!

何远歌闻言,低垂的双眉微微拧了下,没做回应。章敏立马说:“肯定愿意的对吧,陈家家大业大,就这一个女儿。如果你去陈家生活,他们肯定会把你当做亲生儿子,只要你好好表现,陈家以后也会交到你的手中。”

等等,去陈家生活?

何远歌眼中滑过抹冷芒,缓缓抬头:“入赘?”

你要我入赘?2

眼见何远歌一下子就认清了真相,章敏忙解释说:“不是,就是婚后去陈家生活。”

那不还是入赘吗?入赘以后,孩子都跟陈家姓,自然不能拿何家的财产了。他们倒还真是煞费苦心。

何远歌心里冷哼,面上却装作温顺,没有半分脾气:“我,我也不知道,反正一切听从叔叔婶婶的安排。”

见何远歌答应,何森龙乐呵呵地说:“这就对了。我们是你的亲人,能害你不成?你的终身大事算是定下来了,等改日再给你妹妹物色个才貌双全的,我跟你婶婶就安心了。说起来,好久没见到远歌那丫头了啊。你们也真是的,也不来看看叔叔婶婶,小孩子没有大人管教,真是没办法啊。”

看到何森龙长吁短叹,还在暗指自己没家教的样子,何远歌微微一笑:“是啊,我以后会注意的,不然别人会说叔叔婶婶不管我,这样不是给叔叔婶婶抹黑了。”

“你,你……”

何森龙被这句话噎住了,又见何远歌一脸真诚的模样,倒是不知道该不该发脾气。这时,何远歌站起身说:“叔叔、婶婶,我只跟公司请了一个小时的假,得回去了。”

“去吧。”章敏塞给何远歌一张纸条,“这是小琳的联系方式,记得约她。你们结婚后,你也别做什么练习生了,我们这样的人家就没有抛头露面的。”

“呵呵。”

何远歌握紧纸条,只是低头淡淡一笑。她暗暗发誓决不会让哥哥入赘陈家,她一定要拿回属于他们兄妹的东西。何远歌离开后,何森龙皱眉:“总觉得何天和以前比,有点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章敏问。

“不好说。他刚才的眼光,简直有点像大哥……呵呵,可能是我多心了吧。只是一个小子罢了,能有什么风浪。这么多年,都是我在打理着这些财产。这财产,只能是我的。”何森龙坚定地说。

出了何家后,何远歌打车去了哥哥的经纪公司,打算了解一下情况。她刚下车,还未站稳就被一个男人熊抱住了,何远歌本能地给他一个过肩摔。

随着重物倒地的声音,男人气急败坏:“何天,你消失了一天一夜,我还没找你算账了,你竟然……哎呦,我的老腰。”

“你认识何天?”何远歌谨慎地问。

“你不就是何天吗?小乖乖,你失踪的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不光忘了我这个经纪人,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宋烨闻言顾不上腰上的疼,连滚带爬起身,伸手去抱何远歌的头,“我瞧瞧,是不是磕坏了脑袋?”

宋炜简直和老母鸡一样絮叨,何远歌急忙躲闪:“我不是何天,我是他妹妹何远歌。”

“怎……怎么可能?明明就是一个人啊。”宋烨围着何远歌转了圈,不停地啧啧啧,“你这是什么,给我的惊喜吗?你没去演出,等着被封杀吧,小子!”

眼见宋炜还是不信,何远歌心一横。她干脆拉低格子衬衫领口,漏出光滑的脖颈:“看清楚了,没喉结!”

“我去,真的没喉结!你是不是做什么手术了?”

“你见过那么奇葩的手术吗!”何远歌无语。

“这倒也是。你真的是女人?怎么和何天一模一样!那你真的有……”

眼见宋炜的目光,在自己的胸部停留,何远歌急忙把衣服扣好,狠狠白了他一眼。她压低了声音说:“早上你还给我打电话呢,现在就忘记啦。我来这里是想问下我哥的事,他还没回来吗?”

“还没有。”宋炜的表情变得严肃了,“公司门口经常有狗仔,我们去对面的咖啡厅谈。”

咖啡厅的包厢里,宋烨把何天失踪前几天的事情跟何远歌详细讲述了遍。按照他的意思,何天失踪前没有任何异常,甚至对于要参加爱奇艺《偶像练习生》一事特别雀跃。那么,哥哥到底为什么会失踪?绝不可能因为压力大!

看叔叔婶婶的表现,他们好像也不知情……那到底会怎么回事?

就在何远歌思考的时候,宋烨突然握住何远歌的手:“远歌妹妹,你哥哥一直梦想成为全民偶像。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错过这次不知道要猴年马月。不如,你替带他做练习生吧。”

“那怎么行。”何远歌急忙拒绝。

打拳可以,唱歌跳舞对于何远歌来说太难,她急忙摇了下头!宋炜继续游说:“你也知道的,何天一直等这个机会。这样可以直接出道的平台,错过真的太可惜了。你又不用呆多久,只要我们找到何天你就能回来。学校那边,我会帮你请好假的。而且,说不定那里会有何天失踪的内幕。你哥的希望就在你身上,拜托你了!”

宋炜说着,严肃地对着何远歌鞠躬,何远歌也纠结了起来。女扮男装去参加选秀,这根本不可能完成啊!可是,如果哥哥过几天就回来了,他错过这机会的话,不是太可惜了?

“中途可以退出吗?”过了许久,何远歌终于问。

“当然可以!你就尽可能多地争取时间,我会努力找何天的。”

看到宋炜坚定的表情,何远歌终于点头:“好的,我会代替哥哥去的。我也一定会找到,哥哥失踪的原因。”

“远歌,这就对了!来来来,我和你说下节目的规则。”

要不要一起洗?

宋烨详细地跟何远歌介绍了节目的规则和流程,何远歌虽对这些不感兴趣,但为了哥哥还是一一记下。原来,这档节目是面向各个公司开展的国内首场全民偶像类节目,人气前六名可以直接出道。除了向何天这样的练习生外,更有成熟的出道选手为了人气重新来比赛,竞争可谓非常残酷。

哥哥唱歌跳舞都非常棒,但她什么都不会,何远歌很担心自己第一轮就被刷下去。宋炜自信地说:“第一轮不会刷人,要第二轮才开始淘汰。我们专攻一首歌,你也别有心理压力,尽可能多的给你哥拖延时间就好。”

“那如果,我被淘汰了呢?”

“那你哥也不能出道了,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从此销声匿迹。”宋炜摊手。

何远歌:……

何远歌在心里吐槽,这算什么“别有心理压力”,哥哥的前途都在她身上好不好!因为节目录制就在眼前的关系,她只好接受宋烨的意见暂时请假,全心全意练习舞蹈和歌曲。

“何远歌,我发现你怎么左右不分?”

“这时候应该跪倒在地,是单膝,不是磕头!”

“好了好了就这样吧。我会对外说,你突然得了病,四肢不协调。就这样吧。”

宋炜没想到,何远歌看起来和何天一模一样,但她的底子简直差到了极点。宋炜在心里想,她能撑个一周就好,到时候找到何天还能挽回。宋炜嫌弃的目光,让何远歌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唱歌跳舞上没办法速成,只能拼命记住何天可能会遇到的熟人,力求不要露馅儿。

在紧张的训练中,第一关考验,终于就在眼前了。

当何远歌知道今天就是报名的时间时,觉得整个世界都黑暗了。天啊,她刚记住了歌词,舞蹈动作只记得一半,就要去开始练习生生涯了?

宋炜给她整整衣服,最后一次叮嘱:“在节目正式开始前,你们会住在酒店,开播以后你们就住在演播厅,我要见你也很难了。记住,参加节目的都是大佬,你情愿没被选上,也一个都别得罪。你千万不能被人发现你的身份,不然一切都完了。”

“我知道。”何远歌用力点头,“我就当自己真的是男人!”

“还有,那个人也在,传闻他特别小心眼,你要小心不能得罪他……算了,他也不会注意到你个小练习生,也无所谓。”

“谁啊?”何远歌好奇地问。

“没有谁。加油,努力努力!从现在开始,你的战役开始了!”

宋炜说着,用力抱了一下何远歌。这几天的相处,让何远歌有点舍不得宋炜,心情非常酸楚。她极力让自己保持笑容,阳光帅气地走下车,而她的笑容在见到酒店名字的时候几乎维持不住。

天啊,为什么会是捉奸捉错人的那间酒店!事情也太巧了吧!

那夜的事情浮现在脑海,那个吻也好像就在眼前一样。何远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趟可能会出什么幺蛾子。她深吸口气,不再想下去,对宋炜招招手,进入酒店。她没想到,她刚踏进酒店就成为焦点,比她早入住的练习生三五成群,盯着她小声议论。

“是何天哎,他舞蹈很厉害的。”

“是啊,好像传奇公司就他一个人被选上了。听说,他的歌唱的也不错。”

“人气也高,粉丝突破突破百万了,我连他的零头都不到。”

何天的人气在练习生里算是很高的,这也给何远歌很大的压力。何远歌不太适应被那么多人看着,强撑着和大家挥挥手打个招呼。因为太过紧张的关系,她的脚绊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倒。这时,一只手牢牢抓住了她的手臂。

她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穿着牛仔裤和白T的男人抓住了她,也逆光看着她。虽然戴着墨镜,但是看到他漂亮的下巴,就能让人想象出他的帅气。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色。而当他摘掉墨镜时,一张漂亮到让女人都妒忌的脸露了出来。随着他摘掉墨镜,议论声四起。

“这是李铎吧。”

“他的妈妈可是李木子,是戛纳影后!对了他干爹还是大导演呢。”

“太厉害了!”

大家看李铎的目光充满了羡慕,李铎对这样的目光已经习以为常。他看着呆呆看着自己,眼中却没有痴迷神色的何远歌,突然指着她说:“我要和她一起住,可以吗?”

李铎的目光看着何远歌,他漆黑的眼睛就好像有魔力一样,吸引何远歌沉沦。何远歌到现在都没谈过恋爱,从没想过会有个男人,在见她第一面的时候,就邀请她同居……

哥,你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的吗?真是苦了你了!我也好想辛苦一下!

“可以啊。”

工作人员原来安排何远歌和其他人住,但既然李铎开口了,自然卖他一个顺水人情。李铎感谢了工作人员,低下头对她微微一笑:“你好,我是李铎。”

“你好,我是何远歌。”何远歌晕乎乎地说。

“何远歌?我以为你叫何天。”

何远歌简直恨不得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该死的,她怎么就那么顺口说了真名!她只好说:“何天是我的艺名。”

“明白了。”

李铎说着,看何远歌的眼神有点不同——大家介绍的时候,都是说艺名的,她居然说了真名,还真是单纯啊。还是说,她已经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这样的认知,让李铎的心情好到了极点。李铎对何远歌微微一笑,那笑容简直是艳光四射,让何远歌的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李铎起身往房间走去后,何远歌跟了过去。虽然大家都很羡慕她,但她一想到自己要和李铎共处一室,觉得脑袋都疼了。

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同居,而且是明星的儿子……何远歌,你可不能露馅儿。为了哥哥,拼了!

饶是何远歌不断给自己心理建设,当她磨磨蹭蹭推开房门,看到李铎围着浴巾擦拭头发的样子时还是呆住了。他的头发半干,水滴顺着他的发丝滴落在他的胸膛。她的目光不受控制地在他的腹部停留,只觉得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你你你干什么啊。”何远歌简直要崩溃了。

“洗澡啊。”李铎对她招手,“要不要一起?”

(注:因为是小说的关系,练习生的规则,会和节目组不一样哦。没看过练习生的也能看,完全看得懂,么么哒~)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爱奇艺文学”,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