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重生之蚁行天下by辰晓敏儿在线阅读

重生之蚁行天下by辰晓敏儿在线阅读

作者:辰晓敏儿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9.9MB

时间:2018/10/11 18:44:20

内容概述:《重生之蚁行天下》是作者“辰晓敏儿”写的一篇玄幻小...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2127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重生之蚁行天下》是作者“辰晓敏儿”写的一篇玄幻小说,讲述了在别人看来王境泽患,是一个患有精神异常的病人,他相信触电能穿越,没想到真的穿越了,可,为什么会是一只蚂蚁?

重生之蚁行天下by辰晓敏儿在线阅读

第一章 重生为蚁

夏季的清晨依然酷暑难耐,即便是有些丝丝微风轻轻吹过,依旧不见丝毫凉爽。

在市区偏僻的角落有着一个无人问津的医院——汉东省第二医院,被当地的人们简称为“二院”。

二院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精神病医院,为了更好的缓解患者的心理压力,今天医生们组织了个娱乐活动,那就是让患者在统一的安排下听相声。

等待夜深人静之后,王境泽回想起今天看的相声,嘴里一边咕嘟着:“摸摸电门就能穿越吗?”一边兴奋的用铁头钉划弄着裸~露在墙体外的线头,将外面包裹的塑胶划破。

一道蓝紫色的光芒闪过,王境泽感受到全身麻嗖嗖的,持有者铁钉的右手被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固定在电线上,脱离不开。

滋啦!

在意识残留的最后时刻,一股浓烈的肉~香味飘散,王境泽嘴唇突然落微动了动,从口型上可以判断出,他说的是:真香。

一道白光闪现,王境泽的眼前犹如万花筒一般五彩缤斓,灵魂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拉扯着。

不知过了多久,王境泽重复恢复了意识,好奇的打探着四周,“我这是在哪?”

迷迷糊糊醒来,看着自己四周陌生的环境,幽暗的地下洞穴之中几乎没有任何光亮,对于这样的异常情况,王境泽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反而有些兴奋,心中暗暗想到,摸个电门还真能穿越啊?

本着初来乍到的原则,王境泽发现有些略微不太对劲,自己似乎陷入了某个蚁巢之中,周围密密麻麻,忙忙碌碌的全都是小黑色的蚂蚁。

“还是不对!我怎么了?变成了蚂蚁?!”

王境泽仔细检查了一番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真的变成了一只刚刚羽化的蚂蚁,几只工蚁正帮他梳理翅膀,清洁身体。

“好饿!”

王境泽刚生出饥饿感觉,立即就有一只工蚁走了上来,嘴对嘴喂食。

“初吻就这么没了?”

王境泽使劲摇晃脑袋,将大脑中突然冒出的诡异思绪驱逐。还不等他有着太大的动作,脑袋就被两只工蚁按住。

一只工蚁额头的触角轻轻晃动地拍打着,发出信息:“别动!”

王境泽惊讶发现自己竟然能够明白蚂蚁的“语言”。

“这应该是刻录基因之中的本能吧。”

“妈的,我真的变成了一只蚂蚁?”

重生为蚁,王境泽依旧有些不愿意接受现实,虽然达到了自己穿越的目的,可是失去了已经十分习惯的人类形态,内心还是有些失落,但又不得不接受,自我安慰道:“即便是人类称霸地球,面对昆虫依然是有些束手无措,这说明了昆虫的潜力是十分强大的,变成蚂蚁也好。”

“嗯,还有翅膀,繁殖雄蚁,不幸中的万幸,物种改变,性别没变。”

王境泽的父亲是一个的昆虫爱好者,从小就备受熏陶,接触各种昆虫知识,虽然因为看小说而患上了妄想症,但是也能够认出许多常见昆虫。

“卧——槽!更不对!蚂蚁在雨后婚飞,雄蚁毕生的使命就是在雌蚁体内留下传承种子。雌蚁落地脱去翅膀,建立新的蚂蚁王国,雄蚁则精尽蚁亡。” 喂食的工蚁消耗储藏腹内的食物,正准备转身离去。王境泽用触角拍打,传递信息:“我还要吃!”

又有一只工蚁上前,给王境泽喂食,尽管从工蚁口中吐出的食物并不可口,甚至从人类的感触上有些恶心,但也别无他法。

感觉到自己的饥饿感还没有消除,王境泽拍打触角,传递需要进食的信息。

“没有!”

一只工蚁粗暴的用双颚撕咬拉扯唐羽的触角。

王境泽说道:“我没吃饱!”

“没有!”

“走!”

依旧是遭到无情的拒绝,两只工蚁撕咬着王境泽有些稚嫩的翅膀,有力的拖拽着,沿着通道前行,丢进一个蚁巢中。

巢内密密麻麻挤满了自己这样的带着翅膀的繁殖雄蚁。

“雄蚁在蚁群之中的地位不太好啊!饱饭都吃不上一口!”

王境泽悲哀的想着。

更悲催的是后来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工蚁给它们喂食,饥饿难耐的王境泽几次想要出去,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或者讨上几口食物,闹清楚自己重生在了哪里,却都被守在洞口的工蚁粗鲁的拖拽回到巢室。

……

看着自己一旁密密麻麻的小伙伴,王境泽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腹部,探头朝向蚁群的深处挤了进去,敏锐的嗅觉能够感受到在蚁巢的深处有着自己深深渴望的食物。

“滚”

一旁的一只体型较大的繁殖雄蚁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薄薄的双翼剧烈的抖动着,发出呼啦啦的摩擦声,两只大鳌一开一合的冲着王境泽低吼着,看其姿态好像随时会发动攻击。

“有毛病吗?”

王境泽摇晃着脑袋看着朝向自己发起挑衅的蚂蚁,有些不明所以。虽然穿越过来融合了蚂蚁原本的灵魂,可是与人类的灵魂相比,明显被压制了大部分的本能,让他对于其他的蚂蚁没有太多的认同感。

“呃呃……”

大蚂蚁的脑容量显然不能明白王境泽话语中的含义,懵逼的楞了一下,三足撑地的姿势一时把握不好,径直摔倒在地,那模样分外滑稽。

窸窣窸窣……

一旁的蚂蚁似乎留意到这里的情况,缓慢的移动着身体,看情况是准备给王境泽和那只大蚂蚁留出打架的空间。

大蚂蚁似乎有些恼羞成怒,恍恍惚惚的站起身来,直扑王境泽而去,比王境泽要大上两倍的体型似乎形成了压制性的优势。

“一个蚁群的可以打架吗?……”

还不等王境泽反应过来,大蚂蚁用翅膀拍打着地面,借力加速过来,粗大锐利的两只大鳌开合着,对准了王境泽那有些纤细的脖颈,试图要一招取其性命。

看着迎面扑来的两只大鳌,王境泽慌忙躲避开来,足趾蜷缩起来在地面上翻滚起来,让那只大蚂蚁蓄力已久的攻击落空。

感受到自己安全之后,王境泽从心头涌出来一股愤怒,要不是自己刚才躲避及时,说不定刚刚穿越过来的他又得玩完了。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当生命受到威胁之后,王境泽也不顾及太多,从大蚂蚁的侧翼扑了上去,准备攻击节肢类昆虫最为脆弱的足肢。

面对比自己大上两倍有余的敌人,王境泽纵然凭借着人类智慧的优势并不畏战,但也不敢有着丝毫的轻敌,毕竟这关系到自己的生命。

在蚁巢之中的繁殖雄蚁都和王境泽一样,自从孵化之后,并没有填饱肚子,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也都有些精力不振,即便是那只如同王者一般的大蚂蚁也一样。

两只蚂蚁的斗争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就连地面上的尘土也没有激起半分,只见王境泽一次又一次,如同戏耍一般攻击着大蚂蚁的后足肢,六条细腿灵活的移动着,就像斗牛场的勇士一样,灵活的走位。

不过半刻,大蚂蚁就拖着已经断裂的两根足肢狼狈逃窜开来,看向王境泽的眼神中带着许些恐惧,它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小家伙是怎么可能战胜自己的!

王境泽也没有耐心去追击,难耐的饥饿感时不时的冲击着,走到残留在一旁的半根足肢旁边,细细的咀嚼起来,根本没有留意四周蚂蚁神情细微的变化……

第二章家贼难防

从大蚂蚁身上撕咬下来的足肢并不能带给王境泽太多的补充,不过也能够稍微缓解一下他那难耐的饥饿感。

“味道换不错,鸡肉味……嘎嘣脆”

吞食完了那半截不大的足肢,王境泽满意的抹了抹自己的嘴巴,回味着这来之不易的美味。

“怎么回事?”

王境泽猛然一抬头,却发现自己周围的同类们都不约而同的与自己保持着距离,浑身发散着一丝恐惧的气味。

在庞大的蚁群之中,避免不了同种之间进行相互的斗争,为了能够筛选出合格强大的遗传基因,蚁群也不在乎会造成多大的伤亡,反正他们对于初生繁殖雄蚁进行限量的食物供应,就是为了这点。

但是在击败之后,吞食自己的同类,这还是蚁群之中前所未有的事情。

王境泽对于昆虫有着一定的了解,但也都是一知半解的状态,并太清楚自己刚才的行为代表了什么。

“感觉还是有些饿啊!”

一旁的繁殖雄蚁异常的表现,终于引起了王境泽的注意,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便摇头晃脑的朝向蚁群的深处挤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身上气味的缘故,王境泽所到达的区域总是犹如王者到来,前面的繁殖雄蚁总是慌忙躲避,为王境泽前行的方向腾开道路。

幽暗的蚁穴,通道有些曲折,四通八达的连通着各个方向,王境泽借助着自身的天赋清晰明确的判别着自己的方位,追寻着那股诱人的气息方向,开始悄悄地移动着,一点一点的接近着。

“我现在已经逃出了繁殖雄蚁所待的位置,也不清楚被发现了之后会遭到什么样的惩罚,反正绝对不是我希望面对的,所以一定要小心!”

王境泽利用着自己嘴边残留的大蚂蚁足肢消除着自己的气味,躲避着通道之中忙碌前行的兵蚁和工蚁。

在接受了自己重生成为蚂蚁的事实之后,王境泽借助着四周的参照物,大致的判断了一下自己的体型,大约有着0.5厘米左右。

“外界发生了什么问题了吗?”

悠长的通道分外的安静,除去了一些通道关卡还有着预留的蚂蚁在守卫巡逻着,王境泽并没有在蚁巢之中发现太多的蚂蚁,这对于这种规格的蚁巢,显然是不太正常的。

一般情况下,蚁巢之中的蚂蚁大约有着数百万的数量。但是以王境泽目前所观测到的蚂蚁密度来计算推测,就算加上繁殖雄蚁和幼蚁,也不过十来万的数量。

“快快”

一队兵蚁快速的从王境泽前方的一条通道之中爬了过去,对着关卡出守卫的侍卫蚁摇晃着触须,似乎在传递着什么紧急的情报。

突然出现的异常让王境泽吓了一跳,但又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小心翼翼的从通道的顶部爬过去,查看着兵蚁额头飞速摇摆的触须,想要从中判断出它所传递的具体信息。

“战争!战争!紧急求援……”

侍卫蚁急促的摇晃着触须回应着,扭头对着一旁的同伴发布着命令,急匆匆的跟着前来传讯的兵蚁跑了出去。

“战争?难道是和其他的蚁群发生冲突了?不过也不关我事,先填饱肚子为妙。”

王境泽细细思索了一番,放弃了跟上前去打探一番的念头,追寻着诱人的气息将继续前行着。

在侍卫蚁前去支援之后,蚁巢更显得空旷,这也让王境泽的行动更为便利,不需要躲避其他蚂蚁的行动路线。

“这里应该是孵化室吧?”

循着气味追寻到一处严密的仓室,这里的温度明显要比四周高上许些,王境泽查看了一番洞穴口严密的守卫,心生一计。

“战争!战争!紧急求援……”

王境泽急冲冲的凑到守卫在孵化室门口的侍卫蚁,摇晃着触须,诉说着战况的紧急,并且释放出自己身上的激素气味,表示我是自己人。

那神态和之前的兵蚁是格外相似,只是他的身份让侍卫蚁有些疑惑,什么时候战争需要繁殖雄蚁来传递军情了?

不过从王境泽身上释放的气味打消了侍卫蚁的疑惑,带领着自己身后的兵蚁急匆匆的朝向蚁巢洞口赶去,至于王境泽被侍卫蚁遗忘在一旁,繁殖雄蚁的功能也只是负责繁殖种群,战争从来都是侍卫蚁和兵蚁的职责。

“嘿嘿,孵化室里面肯定有好东西。”

等待侍卫蚁离开之后,王境泽用大鳌将密封的孵化室打开一条通道,映入眼前的则是一大片晶莹剔透的蚁卵,像大米一样大小的蚁卵发散出一股诱人的清香,不断刺激着王境泽的嗅觉。

“那股味道是蚁卵发散出来的?”

看着自己眼前发散出生命波动的蚁卵,王境泽有些难以置信,正常的蚂蚁是绝对不会对自己种群的蚁卵产生食欲的。

“不过,我也不算是正常的蚂蚁吧?”

前额的两只大颚拨弄着一旁的蚁卵,轻而易举的将柔嫩的外壳撕裂,从内部流淌出淡白色浓液,犹如母体的乳汁,香气诱人。

吸溜吸溜……

王境泽吸吮着从蚁卵之中流淌出来的汁液,感觉到血脉深处的渴望,连带着蚁卵之中还没有形成的幼体都一起咀嚼,吞咽下去。

“味道很不错啊!有着一种奶酪的感觉……”

一只蚁卵的补充已经将王境泽撑得差不多了,他的体型也就和一只蚁卵差不多大小,能够完整的吃下一个,也算得上是他天赋异常了。

“好像蚁卵之中的液体对于我的发育有着更大的促进作用。”

一想到这里,王境泽直接扑到蚁卵堆里,见一个撕裂一个,吸吮着其中的汁液,很大一部分都倾洒在地面上浪费掉了。

不过王境泽也不心疼,在自己面前的蚁卵有着数十万的数量,即便是浪费一些也无所谓。

“这可是家贼难防啊!嘿嘿……”

抚摸着自己圆咕隆咚的肚子,王境泽钻进一片狼藉的残破蚁卵之中,等待着身体的消化吸收。

正当王境泽准备继续进食的时候,在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窸窣窸窣的声响,并且在不断地接近着……

第三章 异种

窸窣窸窣

空旷的蚁巢格外安静,让王境泽更为清晰的感触到那逐渐接近的移动声。

“看来跑不了了,只能随机应变!”

王境泽从蚁卵堆之中逃脱了出来,蹑手蹑脚的靠近着孵化室的门口,心中暗暗期盼到:“千万不能是之前的侍卫蚁,要不然,我可就死定定了!”

破裂的蚁卵释放出浓烈的气息,所幸王境泽进来之前堵住了挖开的通道,使得那股气息不能迅速的扩散出去。

刺啦刺啦……

这是蚂蚁拨弄密封土层的声音,距离王境泽所呆的位置很近,不过王境泽却放下了但有的心绪。

只是一只蚂蚁而已!

估算好了时间,王境泽借助着破碎的蚁卵作为掩体,做好预备攻击的姿态,等候着突然前来的蚂蚁穿过密封土层。

密封的土层开始剧烈的抖动,上面的泥土小颗粒逐渐滑落下来,显露出一个狭小的路径,为了保证蚁卵的正常孵化,这个洞口原本也不是很大。

王境泽紧贴在洞口的一侧,双翼微微张开,锐利的大颚进行着有规律的颤动,准备趁前来查探的蚂蚁不注意,直接撕扯掉它那纤细的脖颈。

“原来是培育蚁啊!”

透过显露的洞口,王境泽发现正在搬运泥土的是一只有些发白的培育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培育蚁就相当于人类世界的幼儿保姆,主要负责维护孵化室的正常运行,给孵化出来的幼蚁提供食物,并没有太强的战斗能力。

嗖!

只见培育蚁刚刚从洞口探出头颅,早已准备的王境泽健步冲了上去,展开的飞翼发出剧烈的震动声,吸引着培育蚁的注意力,两只大颚从侧面穿了过去,朝向着培育蚁那脆弱的脖颈撕咬过去。

嘭!

查探到孵化室异常情况的培育蚁有些震惊,在严密的蚁巢之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这样的状况。

又猛然遭遇到了致命的攻击,培育蚁虽然对于死亡有着不可避免的恐惧,但是作为培育蚁的职责早已深深地刻录在基因之中,腹部直接爆裂开来,释放出一股浓烈的酸臭味。

还没来得及将培育蚁脖颈彻底撕裂的王境泽有些愕然,感受到沾满了自己一身的酸臭激素,心中惊恐不安。

“必须要将这股气味遮掩住,否则我根本不可能从蚁穴之中逃出去……”

王境泽扭头看了一眼满地破碎的蚁卵,冲过去将其他还完好无损的蚁卵撕咬开裂,浑身浸泡在浓稠的粘液之中,想要通过这种途径来中和掉那股刺鼻的酸臭味。

不等确认身上的酸臭激素是否被清除掉,王境泽就慌慌张张的从孵化室的洞口逃了出去,略微的判断了一下自己的方位,朝向通往蚁穴洞口的通道奔去。

一般的蚁穴大多都有着三个以上的洞口,为了最大限度的保留种族的存活可能性而建造的,此时却方便了王境泽的行动。

“孵化室是蚁巢出了蚁后之外最重要的区域,意味着族群的未来,我将孵化室进行破坏之后,肯定不能再继续再待下去。”

在潜来的过程中,王境泽通过前去支援的兵蚁可以轻而易举的判断出发生斗争的洞口,那里的蚂蚁肯定有着极大的数量,更别说战争的复杂情况,他的存在很可能面对两方的共同追杀。

“必须得快啊,培育蚁发散的酸臭激素必然引起了其他蚂蚁的注意,我身上的气息也肯定没有完全消除,要是中途被拦截住,后果不堪设想。”

在孵化室内部,一群侍卫蚁赶到,围绕在爆裂的培育蚁尸体旁边打探着,似乎是在探寻着入侵者的讯息,四周不断涌入的工蚁开始清除着被王境泽撕裂破损的蚁卵残骸。

“找,是他!是他!”

先前被王境泽欺骗的侍卫蚁闻到了一股熟悉味道,突然愤怒的向一旁的兵蚁发布命令,一只处于蚁群最低端的繁殖雄蚁竟然如此胆大妄为。

“蚁后来了!”

一只侍卫蚁从外面的通道跑了进来,说道。

蚁后是一个蚁群的核心,正常的情况下,根本不会走出自己的“卧室”。

再加上蚁后的体型缘故,庞大的腹部成为了它行动的阻碍,只能依靠侍卫蚁的搬运。

那么!

蚁后既然出现在了这里,就说明了事态的严重性。

蚁卵的破坏对于蚁后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最不济消耗一些资源再补充回来就是,那么吸引了蚁后注意的便是王境泽本身了。

一行强壮有力的侍卫蚁抬着蚁后从已经被扩大的通道口走了进来,一旁的其他蚁种都低伏着身子表示臣服。

蚁后修长的身躯闪烁着黝黑的光亮,庞大的腹部并不显得臃肿,反而给人一种前凸后翘的感觉,特别是那一双幽亮的眼睛,不时透露出睿智的光芒,表示着它绝对不只是懂得生存的昆虫。

“杀了它!”

蚁后摇晃着头颅扫视了一眼狼藉的孵化室,指了一下被王境泽欺骗的侍卫蚁,冷酷的说道。

身后跟随的侍卫蚁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那只低伏着身躯不敢有着一丝反抗的侍卫蚁旁边,两只大颚轻轻挥动,将其的头颅割离下来,送到蚁后的身旁。

蚁后并没有理会,轻轻地从侍卫蚁的背上走了下来,凑到爆裂开来的培育蚁旁边,倾吐出一丝浅蓝色的溶液,细细的观察着其中的变化。

“异种!!!”

随着浅蓝色的分泌液滴落在培育蚁的尸体上,逐渐显露出来的血红色让蚁后不能维持往常的镇定,从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了附近的所有蚁族。

异种的来源蚁后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自己可以判断,每一只异种的产生都会对所有的蚁族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因为它们可以通过吞食蚁后来获得强大的力量。

“停战!杀死它!杀死它!”

一想到这里,蚁后就忍不住心底压抑的恐惧,异种可以算的上是蚁后的天敌,随着日后的成长,异种甚至可以完美的隐藏自己的气息,哪怕站在蚁后的面前,也无法分辨得出来。

“所幸它现在还只是幼体阶段,相信它走不出……”

第四章 魔幻的世界

在蚁后发布命令之后,整个蚁巢都彻底活跃起来,无数蚂蚁奔走在复杂的地下通道之中,搜寻着王境泽的踪迹。

在得到了发现异种的讯息之后,打的如漆如胶的战争也停止了,几乎所有的侍卫蚁都被召回到蚁后的身边。

这也怪不得蚁后们太过于小心,深刻在血脉之中的印记让它们选择了最稳妥的方式。

“至于这么大场面吗?”

隐藏在洞口不远处的通道缝隙中的王境泽心中嘀嘀咕咕的想着,损坏了一些蚁卵也没有这么大题小做啊。

一只只兵蚁排列成纵队在各个出口附近巡逻着,在巢穴内部的通道之中搜寻的兵蚁更多,几乎每隔十多公分就有着一队兵蚁值守,可以说的上是天罗地网了。

“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否则迟早会被搜寻到!”

王境泽对着蚂蚁们的布防观察了许久,决定做一个比较冒险的举措,那就是冲出去。

大头黑蚁这个蚁种也是比较奇特的除了繁殖雄蚁和预备蚁后之外,所有的蚁种都没有翅膀,这也就意味着王境泽可以凭借着自己的优势,逃脱升天。

“比之前要好多了。”

王境泽扑腾了一下自己已经不再柔软不堪的翅膀,轻薄之中带着坚韧,纵然不能飞行多长的距离,但也不失为拉开距离的好办法。

既然做好了决定,王境泽便从通道上方的小狭缝之中钻了出来,密切的关注着游走在洞口的兵蚁。

“一”

“二”

“三”

王境泽心中默数着,一等洞口的兵蚁远去一段距离,便展开飞翼“咻”的一下朝向洞口冲了过去,背部的肌肉剧烈的抖动着,单薄的飞翼竟然发出了一阵阵不楞声,犹如一大群繁殖雄蚁共同活动的声势。

“发现异种!”

“杀了它!”

“通知蚁后,请求支援!”

王境泽的行动不可避免的引起了附近兵蚁的注意,不过此时他也不在乎了,震动着飞翼维持着自身的平衡,快速的朝向洞口滑翔而去。

“卧槽!”

在王境泽的身后,很快聚集了一大堆兵蚁,黑压压的一大片,先看看那些朝上伸出的大颚,不由得心中一寒。

这要是掉下去了,可了不得!

以王境泽的小身板,要不了几秒钟,就会被蚁群撕碎。

为了能够迅速的集结蚁群,一些通讯蚁甚至自爆了身体,发散出浓郁气味的讯息激素在空气中很快扩散开来。

越来越多的兵蚁爬上通道的侧壁,试图直接抓住在上方飞行的王境泽。

“嗬!”

只见一只兵蚁快速的爬到通道的上方,猛然一跃直扑王境泽而去。

一直留意着身后动静的王境泽方向一转,瞬间躲避开来,蹭着堵在洞口的两只兵蚁,直接冲出蚁穴。

“这就是外面的世界?”

第一次查看到外界的王境泽来不及感慨,便无力的从空中飘落下来,刚刚触及地面就撒开腿,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逃去。

繁殖雄蚁虽然拥有翅膀,但也无法做到长时间的飞行,就算王境泽刚才苦苦支撑,也不过飞了一米左右的距离而已。

蚁穴的外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木,以王境泽的视角看去,地面上丛生的杂草和灌木郁郁葱葱,根本无法分辨这到底是一个树林,还是无边无际的森林。

随着时间的推移,源源不断的兵蚁在零星的侍卫蚁的组织下,如同喷泉一样从地下冒了出来,不一会儿便布满了蚁巢四周的地面。

“这到底是哪里?为什么给我一种奇特的陌生感?”

为了躲避后面随行兵蚁的追捕,王境泽钻进了厚厚的落叶层下,一边继续朝向远离蚁巢的方向前进着,一边透过落叶之间的缝隙打探着外面的世界。

嗷呜……

“这是狼的嘶吼?”

一声极为凄厉的嘶嚎传了过来,王境泽感觉与自己所处的位置不是很远,好奇的爬出落叶层,朝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打探着。

要是距离不太远的话,自己可以借助那狼来摆脱蚁群的追击。

窸窣窸窣……

只见一只兵蚁从落叶的另一侧攀爬了过来,释放出一股挑衅的气味,迅速朝向王境泽扑了过来。

“只有一只吗?”

也不知道什么缘故,自从吞食了许些蚁卵之后,王境泽的身体好像觉醒了些什么,面对凶猛的兵蚁并没有之前的恐惧,反而有些跃跃欲试。

纷杂的灌木和落叶遮掩了王境泽的视线,使其不能有效的探查四周的情况,不过也并没有感触到大量蚁群靠近的讯息。

“异种!”

兵蚁似乎情绪有些激动,踏着腐烂的树叶支脉,一步一步的逼近,身上发散的激素召集着同伴。

“异种???”

王境泽感受到兵蚁传递的讯息,有些疑惑不解,不太能理解兵蚁的意思,不过看形势,兵蚁口中的“异种”似乎说的就是他自己。

不过即便是不明白,王境泽也没有时间去考虑太多,迎着兵蚁的上去,厮杀在一起。

兵蚁的出现就意味着一件事情,蚁群的大部队距离这里已经不远了。

强壮的兵蚁在体型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这使得王境泽根本无法快速的对于兵蚁造成什么伤害,更别提速战速决了。

“嗨”

王境泽六足并立,头部猛然钻到兵蚁的身下,使出全身的力气,向上一拱,径直将其拱翻,摔倒在地。

人仰马翻的兵蚁一脸懵逼,这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啊!

为了更好的保全自己,特别是那对脆弱的飞翼,王境泽并没有立刻扑上去撕咬兵蚁的脖颈,反而是快速的将其压倒在身下,用69的姿势紧紧地控制住兵蚁的行动,屁股高高翘起,以防被兵蚁的大颚死咬住。

看着六条足肢被自己咬断的兵蚁无力的在落叶上翻腾的姿态,王境泽不屑的瞅了一眼,挥舞着飞翼,朝向传出狼嚎的方向滑翔而去。

“要不是蚁群的大部队快要过来了,我非得把它吃个干净!”

嘴里叼着一根足肢缓缓的咀嚼着,王境泽恶狠狠的想着,经过先前的剧烈运动,那种无法抵抗的饥饿感又开始冒了出来。

“我的天哪!这是个魔幻的世界!”

王境泽呆呆的看着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幕,简直热血澎湃!

第五章 跟着兔子混

郁郁葱葱的丛林之中,一只体型庞大的巨狼低伏着身子不断地嘶嚎着,似乎与什么可怕的生物进行着对峙,寒光闪闪的利齿暴露在外,上面粘粘的一丝血肉更显恐怖。

王境泽刚刚从低空滑落下来,站在斜插的树枝上,顺着巨狼的目光看去,不远处赫然是一只雪白的兔子。

那巨狼最少也有着两米高,和一头雄壮的大马没有什么区分,冷冽的利齿更突显了那强悍的战斗力,怎么会对一只兔子表现出忌惮的姿态。

在王境泽看来,那只还在咔嚓咔嚓吃着胡萝卜的兔子,有些呆萌,还有些说不出来的痞气,根本从那一蹦一跳的样子中,看不出来有什么强劲的战斗力。

嗷呜……

巨狼似乎有些急躁,围绕着兔子急促的绕着圈子,速度越来越快,甚至在王境泽的眼中留下了一片片残影。

“怎么感觉有点冷啊?”

王境泽抬头看着头顶烈日炎炎,树枝顶部的树叶甚至因为阳光的灼烈而变得枯黄,似乎这股莫名的冷意是从巨狼的身上发散出来的。

“嗖”

随着巨狼的一声低吼,一股猛烈的寒意爆发开来,一根细长的冰刺倏然凭空出现,直奔兔子的背部而去。

“我的天哪!这是个魔幻的世界!”

王境泽呆呆的看着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幕,简直热血澎湃!

自己穿越而来的世界果然是一个充满着超能力的世界,这样话,哪怕现在只是一只蚂蚁也可以具有着无限的可能,就像下面的那只兔子,即便巨狼如此强大,也对兔子表现出忌惮的姿态,说明这兔子可能比巨狼有着更为强悍的力量。

冰刺突破而去,将空气中的水雾瞬间凝结,形成了美丽梦幻的冰花。

不过这看似美丽的冰花其实暗藏杀机,只要有生物接近,便会爆裂开来,寒气入侵。

若是像王境泽这种弱小的生物,恐怖的寒气会直接灭杀掉所有细胞的活性,剥夺他的生机。

嗖!嗖!嗖!

即便是如此恐怖的冰刺,巨狼依旧保持着谨慎,接连吐出三道冰刺,从各个方向对着兔子袭去。

“兔子要危险了!”

吃瓜群众王境泽不禁为兔子的境地担心不已,要是只有一道冰刺,兔子完全有余力躲避开来,但是面对同时袭来的四道冰刺,无论如何兔子都不能全部躲开,除非它会飞!

兔子会飞?这怎么可能!

要是兔子都可以飞的话,王境泽不禁想到,那些鸟儿要那些翅膀还有何用!

“卧槽!”

激烈的战况让王境泽眼花缭乱,甚至忘记了还在后方追击的蚁群,只见那兔子随意的吐出嘴里咀嚼了一半的胡萝卜,后腿用力,猛然弹跳而起,直接腾空有着四五米的高度。

要知道王境泽凭借着翅膀也不过能距离地面一米多的高度飞行,可见兔子的弹跳力惊人。

四道冰刺呼啸而来,相互撞击在一起,如同天女散花,迸溅到四周的树木草丛上,让这些植被在一瞬间被冰封了起来,晶莹剔透。

哪怕王境泽距离十几米远都感觉到寒气逼人,甚至他四周的植被都发黄枯萎,叶片上布满了淡白色的霜斑。

“这也太猛了吧?”

王境泽试想了一下攻击打在自己身上,不禁打了个寒蝉。

只见那兔子在空中腾飞而起,踹在后面的空气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好似踢在了实体上。

一转身,嘴里喷射而出一条火龙,划过地面朝向巨狼缠绕而去,在四周的地面上留下几道浅浅的碳痕。

嗷呜……

巨狼躲避不及,被火龙撞了个正着,全身银白色的毛发变得乌黑,发散出一股诱人的肉香味。

火龙携带着强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巨狼击向空中,重重的摔落下来,散落的鲜血染红了地面。

“巨狼还没死!”

一旁的王境泽看得分明,在火龙击中巨狼的一瞬间,巨狼的身上显现出一层淡淡的光晕,将自己的要害守护起来。

否则以火龙蕴含的能量,定然会将巨狼从中击穿,一击致命。

兔子好像没有注意到这点,拍了拍自己身上粘粘的泥土,径直朝向那一动不动的巨狼走去。

“危险!”

王境泽有些焦急的朝向兔子发散出警示,在那兔子正在靠近的过程中,王境泽清晰的看见巨狼狡黠的目光和那蓄势待发的利爪。

似乎距离有些远……

似乎王境泽的精神力有些微弱……

兔子并没有提高警惕,反而更加懒散的走了过去,眼神中流转出一丝不屑。

巨狼伸出的利爪上慢慢的附着淡淡的冰霜,腹部流淌的鲜血将半身的毛发染红,猩红的眼目中显露出一丝暴虐。

“啪”

一声脆响。

小白兔蹦蹦跳跳的走到巨狼的身后,不等巨狼爆起突袭,身形便快速一晃,闪出一道残影,一脚踩在巨狼的头颅上。

俗话说,铜头铁骨豆腐腰。可见狼的头颅之坚硬,更别说这巨狼显然不是普通的品种。

看到从巨狼破碎的头颅之中流淌出来的红白之物,王境泽不禁咂舌,这小白兔明显就是扮猪吃老虎啊!

以小白兔刚才一脚体现出来的力量,想要灭杀巨狼可以说的上是不费吹灰之力,刚才的缠斗也不过是戏耍一番而已。

“小蚂蚁,还要看到几时啊?”

恢复了人畜无害的模样,小白兔用利爪将巨狼一边剥皮处理,一边朝向王境泽发散出精神波动。

脑海中突然感应到小白兔的讯息,王境泽明白小白兔可能早就发现自己的存在了,便立刻腾飞而起,朝向巨狼尸体的位置滑落。

虽然王境泽不清楚这个古怪的兔子会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可是以刚才小白兔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他也跑不到那里去。

更何况以自己的体型,给人家塞牙缝也做不到,要是能够傍上兔子的大腿,说不定也可以像兔子一样,拥有着非凡的力量。

“大哥,我来了!”

一边靠近着兔子,王境泽一边殷勤的讨好着,也不知道自己脸上浮现出来的谄媚的表情,兔子能不能看得到。

“大哥?”

小白兔轻笑一声,放下一旁处理好的碎肉,上手叉腰,低头俯视着这个没有自己脚指甲高的小蚂蚁。

“你是异种?”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爱奇艺文学”,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