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林墨羽红月小说百鸟图在线阅读

林墨羽红月小说百鸟图在线阅读

作者:卖报小王子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13.9MB

时间:2018/10/11 18:35:02

内容概述:《百鸟图》是作者“卖报小王子”原创的一篇古代言情小...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4974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百鸟图》是作者“卖报小王子”原创的一篇古代言情小说。讲述了我叫林墨羽,今年三十有一,是一名江湖剑客。所做生意,尽是些杀人越货见不得人的勾当。自师傅遭遇意外生亡我已是心灰意冷,百无聊赖。对江湖中,或人或事,已不在有过多期盼。活着,也仅仅是为了活着而已。如今,百鸟图重现江湖的传言再度兴起。开始了我寻找百鸟图的旅程。

百鸟图by卖报小王子在线阅读

第一章 墨羽(1)

第一节-- 比武纳英材

如今正是3月里的天气,一阵春雨过后,京城里的梨花一夜之间全城绽放。梨花的清香,夹杂着湿润泥土散发出的点点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让人的心情倍感舒畅。我情不自禁的停驻在梨花树下,饮了一口酒壶中新酿的桂花酒,甚是惬意,恨不得将前不久接下的那单差事抛到九霄之外。

前方便是单府,门口的守卫依旧森严。

还记得最近一次离京已是8年前的事儿了,此次回来,不知单家那两个小毛孩,如今已出落成何样。

只是,这些事这些人,于我,已不过只能是过眼烟云,触手不可及罢了。。。

此次回京,只因为我接到了一单大生意,赏金丰盛。丰盛到,足够让我做完这一单,便可从此退出江湖云游四海的地步。虽然这并不是我接下它的重要缘由,但即便为此也不妨一试。如能事成,我和我师傅亏欠百花楼的多年酒债到也可一笔勾销了。

我叫林墨羽,今年三十有一,是一名江湖剑客。所做生意,尽是些杀人越货见不得人的勾当。自师傅遭遇意外生亡我已是心灰意冷,百无聊赖。对江湖中,或人或事,已不在有过多期盼。活着,也仅仅是为了活着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我心中仍然保留着一个不大的愿望,我希望能在我有生之年听到单家兄妹结婚生子,儿孙满堂的消息。

如此,我心中这份隐藏多年的愧疚也或许能消减些吧!!

第一章 墨羽(2)

第一节--比武纳英材

4年前,单府。。。。

“小姐,小姐,这一大早的你拿着剑是要去何处啊,夫人老爷离府之前再三交代过,让我们这些下人看好你,万万不能让你碰这些男儿家东西的呀。小姐,你快把剑放下,可千万别为难我们呀,小姐。”

“哎呀,萱儿,你放手,这事儿你可别管,今天是白颈哥哥参加武状元初选的大日子,我可是一定要去观战的,你可千万别拦我。”

“小姐,比武大会,刀剑无眼的,万一误伤你可怎么办,你可是还没嫁人的呀。”

“我又不是第一次看哥哥习武了!正因为刀剑无眼,才需要御剑防身啊。哎呀,你一个下人,不懂就别啰嗦,真是烦死了。误了时辰,就进不去比武场了。”

“少爷,您来了,来的正好,小姐怎么也劝不住,一定要跟您去考试。。。”

单府花园的走廊上,两位少女正在拉拉扯扯,迎面走来一位身着皮甲的翩翩少年,少年眉深目清,英气逼人。他一来到,两位少女便即刻松开双手,整理起方才扯乱的衣装来。

只是少年似乎对此事早以知晓,只见他气定神闲的来到少女面前,捋了捋少女鬓角的乱发。侧颜安慰一旁有些惊慌的丫环萱儿道:“此事是我许的,今日朝廷大考,父亲母亲却因为生意之事奔破在外不得相送,让我备感落寞。难得花翎有心,愿意陪伴,倒能让我多几分底气。”

“可是少爷您是知道的,老爷夫人一向是反对您去参加朝廷科举的,大考之时也借口外出,避而不见。如今您还带上小姐。小姐尚未婚配,这比武场上舞刀弄剑的,万一误伤,害得小姐嫁不出去。老爷夫人怪罪是小,我们这些贴身服侍的还有何面目留在单家。”

“哎呀,萱儿,你别说的这么严重可不可以。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有什么了不得的,我就喜欢舞刀弄剑怎么了,大不了一辈子陪着父亲母亲。到时候白颈哥哥再给我们家添一位嫂子,生上一堆侄儿侄女,岂不更是圆满。哥哥你说是吧!”花翎一边说着,一边自圆其说起来。

“是什么是!”单白颈突然沉下脸来。缓缓道:“我是这样想的,你呀,已经不小了,要嫁早就嫁了吧,反正现在也嫁不出,不如跟哥哥学些男儿之事,也好帮着父亲母亲担待些外面的生意。如果我有幸进朝任职,家中之事就只能靠你了。”

“呸呸呸,别说的这么吓人,我可是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单花翎花容失色,埋怨起来。

呵呵呵呵呵呵,单白颈呵呵笑了起来,转过话头,对萱儿说道:“你自是不必替她担忧,她还有好多事儿,你这个贴身丫环都是不知道的。我看你啊,就装着没看到,得过且过岂不更好。好啦,我会代你好好看着她的,你去安心做你的事便好。”

“可是少爷!”萱儿仍然是放心不下。

“我你都放心不下!?”单白颈故作严肃道。

“不是的少爷,既然少爷这样说了,萱儿只好请少爷小姐彼此照应。刀剑无眼,千万小心。功名事小,身子为大,萱儿在此等候你们平安归来。”

“知道了,萱儿,一定没事儿,而且还会高中呢!”花翎自信满满道。

“我可没有夸下这般海口!”白颈朝花翎做了个鬼脸,扶正了跨上的佩剑,大步朝单府大门走去。

“哎,哥哥,你可走慢点,等等我啊!”花翎在后边呼唤,快步跟上前去。

第一章 墨羽(3)

第一节--比武纳英才

“天公作美,今日又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很是适合武状元初选。不知此次又能为朝廷招募到多少可用之材呢?!”比武场外,一位考官捋了捋胡子感叹到。

“可听说今年初试,和考生们初次对弈的对手,均是从御林军中挑选出来的一等一高手,难度比往年高出不少,看来所剩者不过寥寥啊!”另一位年轻些的考官忧心忡忡道。

长胡子考官听罢,笑道:“哈哈哈,这良材在精不在多,霍大人又何需多虑呢!!”

那位姓霍的考官听罢,抱拳陪笑:“李大人说的极是!”

两位大人正寒暄着,迎面走来一位个子不高,身体单薄,眉清目秀的翩翩少年。

少年大步上前,向两位大人深深鞠了一躬,递上鱼袋,毕恭毕敬道:“这位大人,京城单府,单甲,前来应试,请大人赐牌号。”

两位大人有些惊诧,霍姓大人道:“孩子,你知道这是什么考试嘛!?”

少年圆目微睁,面露无辜,抱拳鞠躬道:“回大人,草民自然是知道的,此乃朝廷武状元大选!”

霍大人继续道:“你即知道是武状元考试,凭你这幅瘦弱身子,如何能应付呢!!我看你还是回去多练练身子,过些年再来不迟!否则等下进去签下生死状,擂台上断手断脚,可不白白可惜了你这幅俊俏长相!”

少年叹了口气,提起腰间宝剑,皱眉道:“难道大人认为比武就一定是蛮横斗力嘛!既如此,那还要这18般兵器做甚!!草民虽身子单薄,但自小便习得一手好剑,且轻功了得。自然是有十足把握,万万不会拿自身性命做赌注。”

李大人再次捋了捋胡子,和颜悦色道:“这朝廷科考,是我大凉国向四海八方广纳贤才而设。本就应该包容并济,海纳百川。既然这位公子胸有成竹,我们又何必阻拦呢!?霍大人,赐牌号!"

“谢谢两位大人,谢谢两位大人” 少年接过木质的牌号,转忧为喜,连着鞠了不少躬。趁着两位大人点头回礼的眨眼功夫,一溜烟扎进门口等待入内的人群中,消失不见了。

"今年不自量力的人可真多!"霍大人不屑道。

“我看可未必,那位单公子,走路疾行如风,步伐却极为稳健,想来也是有几分功夫的。你我皆为考场上的理事文官,不懂便不必过多议论,倘若打压了考生志气,影响其发挥,生生埋没了良才,岂不是愧对朝廷,愧对皇上,更愧对天下百姓吗?!”

“李大人教训的是,今后,下官一定谨言慎行!”此刻,霍大人已是一脸谦卑,丝毫不见了先前那副颐指气使的模样。

“来着何人!”

“苏州吕府,吕至诚,请大人赐牌号。。”

“鱼袋!”

“哦,在这里,大人!

第一章 墨羽(4)

第一节 比武纳英才

比武场内,里三层外三层,早已围满了各类观战人士。

单白颈和一众考生在考场守卫的引导下从比武场侧旁过道,进入到最前排的区域,等待考试开始。

他认出不少少时在私塾结识的同窗,但他并无意前去相认。那大约都是些新朝的王公贵族,官僚子弟。聚在一起,除了互相奉承,所谈之事也大约是从父辈那里听来的所谓家国大事。而这些大事,于他们,也不过只是社交场上用来炫耀才华见识的谈资而已,并未有几件算得上顶真。

虽同窗几年,他和这些人也并未结下多少友谊,细算起来,反倒落下不少儿时阴影。

“哥哥!”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熟悉的声音,一双小手耷拉在他肩上。

单白颈回头一看:“花翎!?”

只见单花翎一脸的得意,笑盈盈的望着他。

“他们当真让你进来了!!?”单白颈惊讶道。

“那是当然,就凭我这三寸不烂之舌,天下哪有我单花翎过不了的槛呢。”单花翎眉飞色舞的自夸着,更是得意了。

“哼,算你本事!我到是希望你被他们拦下,省的夜长梦多!”单白颈虽表面不悦,心中却也暗自欢喜。

“哥,这事儿我们可算是同党,若我被拦下,你可是要负责解围的。如今我自个儿能进来,你倒是省去不少麻烦,应当庆幸才好,怎能净说些丧气话!”单花翎娇嗔道。

“话虽如此,如萱儿知道你是来应试的,不知又会如何大做文章!”单白颈忧心道。

“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能知情!!”单花翎说着,脸上露出一丝皎洁的笑容。

“既这样,我可要再三提醒你。无论如何都要在入宫殿试前把自己淘汰掉,否则,可就不是欺骗一个萱儿这么简单了。那犯的可是欺君之罪,会连累全族的懂吗??”单白颈严肃道。

“哥,妹妹有幸参加比赛已是万幸,定不会恋战给自己和家人招来麻烦的!”单花翎压低声线,柔声在哥哥耳边保证道。似又是一副乖巧模样,叫人心生怜悯。

单白颈顺势摆出一副兄长的样子,挺起胸膛,拍拍单花翎的肩:“你知道就好!也省得为兄多费口舌!”

“是的,长兄大人,令弟一定紧尊教诲,不敢有负众望,令单家蒙羞!!“单花翎也就着形势向哥哥行了个大礼,高声答道。

生生在路人面前演了一出,对她来讲极为少见的礼制大戏。

大约是正午的时间,春日里的太阳,明媚而不耀眼,整个比武场沐浴在一片温和光芒中,令人有些慵懒。忽闻一声锣响,震耳欲聋,人们的神色紧张起来,目光集聚到比武场中央的擂台上。主考官一声令下,武状元选拔赛正式开始了。

第一章 墨羽(5)

第一节 比武纳英才

比武场上打斗得甚是激烈,台下也热闹非凡,呼声此起彼伏,单花翎从未见过如此大场面,兴奋异常,附和着人群给台上的选手呐喊助威,见到些新奇古怪的招式便拍手叫好,十分欢喜。

忽觉耳旁传来一阵尖利的说话声,那人道:“哎,这朝廷每年几千万两的银子花下去,竟养出这帮酒囊饭袋,竟是些中看不中用的花把式,和街头卖艺杂耍的有何两样!”

单花翎寻声望去,只见身旁立了一位衣着华丽,气质非凡的公子,这位公子身披绸缎,头戴银冠,肤如凝脂,目若悬珠,生的好生秀美,不似凡间之物。

单花翎居然看呆了片刻。

此刻,台上一位身体强壮的选手被对手一拳打倒摔在地上,摔得不清,被一旁侍卫匆忙扶起,抬走了。那公子见状继续在一旁议论道:“咦,那不是苟将军家二公子吗!!苟将军这两个儿子真是一个比一个不中用,去年苟大公子骑匹老马也能摔断腿,看苟二公子身子魁梧,还指望他能有什么过人之处,不料也是连区区一个侍卫也打不过的,空有一副身段。亏得苟将军常胜将军这个名号,怕是以后也得拱手他人了。”

他说着话,身旁几位贵族打扮的看客也纷纷附和,想必都是些对朝中八卦了如指掌的人。

单花翎知他不甚简单,说起这些平常百姓闻所未闻的朝中八卦就跟话家常似的。但无论如何,生的如此标志,讲话却这般刻薄,实在是让人望而生畏。

单花翎正想批评他几句,却被一旁的单白颈拽住了衣袖。

“这都是些无聊之人,你别和他们多话,免得惹来麻烦。”单白颈小声提醒道。

单花翎一时忍住,只见一位身穿青绿色衣衫的男子一跃而上,跳上擂台。

“宋远?”单白颈认出他来。

宋远,字裴凌,是苏州刺史宋贤家的独子。少时,其父于京城为官,官居四品吏部侍郎,后被贬为苏州刺史,举家迁往苏州上任。

记得那时宋府和单府比邻而建。单家兄妹经常和这位宋公子一同玩乐,无拘无束,也算有几分情谊。

“裴凌哥哥!是裴凌哥哥!他也来了!!”单花翎也认出了这位故友,激动的拉扯着单白颈的衣裳,情不自禁。

多年不见,宋远已出落成一个身材魁梧,武功高强的少年,远比先前那些考生出挑。

不多不少20招,便制服了对手,赢得了晋级的资格。

单花翎连连助威,高声称赞:“ 裴凌哥哥从小就是习武的料子, 还记得小时候一起爬青城山,路上遇到猛兽袭击,亏得裴凌哥哥出手制服。多年不见,裴凌哥哥的功夫果然更加精进了。”

花翎那话,似乎是对单白颈说的,可一旁那位玉面公子,似又忍不住插嘴道:“就这位,虽说还算过得去,底子是不错,可实战起来却也是半点不知变通的,不然已方才交战的情形,岂需20招才能得胜!哎,不过也是个武呆子罢了!”

单花翎终是忍不住了:“我说这位公子,方才哪一个上场,公子不是诸多弃嫌,宋公子已是十分出类拔萃之人了,公子还能如此挑剔!若轮到你上场,你又能有几分胜算!话说的这么满,不知公子可否有那破釜沉舟的勇气呢!”

那玉面公子听了花翎一番话,不但没有收敛之意,反嘲笑她道:“哼,这比武场上本来就是真刀真枪,不留情面的。这位公子处处圆滑,油嘴滑舌,怎知对方一定会领情呢!!该不会是,大有自知之明,胆小怕事,贪生怕死吧!!”

“你。。。”单花翎被她呛住了,一时气极,却无从反驳。

这可少见,单白颈心想,花翎这张嘴向来不饶人,如今也是遇到对手了,当真是有趣。

不过他和花翎毕竟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便还帮腔道:“方才听这位公子讲话,也知公子并非俗人,应该懂得当局者迷的道理。何况公子也说了,比武是比试拳脚功夫,公子嘴上功夫这般天下无敌,不知能有多少时间花在拳脚上!令弟的劝谏不无道理,也是为公子着想,公子还是少加议论为妙!”

此时那玉面公子显得有些不甚耐烦,拧起眉头抱怨起来:“我说你们两个也是多事,我说我的,你们不爱听,走开便是。这比武场上哪一条规定是不许人议论的!尚未进朝为官,就妄图堵塞言路,怕是这心术不正,又岂能高中!”

“哎你说谁心术不正啦,谁不得高中啦,大家多年习武,就为此局能得以金榜题名,光耀门楣,你怎么能这么缺德咒人呢!”单花翎怒了,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谁咒你啦!是你自己见识浅薄,还不许人直言相告吧。既如此,那你还上什么比武场!!早早回去吃奶吧!”

场面甚是尴尬,单白颈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九弟,你快住口!!”

循声望去,从人群中走出另两位陌生的公子。前面那位,和方才那玉面公子一样,身着相似的锦缎银冠,却又略显简洁。此人相貌英俊,气质非凡不输那位玉面公子,看似一副温和神态,和颜悦色,却隐隐透露着不怒自威的魄力。

他后面跟随一位,青衣铜冠,手持重剑的青年,他表情严肃,下垂的鬓发遮住双眼,却遮不住那苍鹰一般锐利的目光。

华衣公子上前像单家兄妹鞠了一躬,道歉道:“令弟一向心直口快,行为鲁莽,但品行纯良,并无恶意,如多有得罪,还请二位见谅!!”

“七哥,你是不知道,方才明明是他们先。。。”玉面公子委屈道。

没想那华衣公子不但没安慰他,反而蹬了他一眼,那玉面公子也只好作罢,不在使性子,侧过身去不再搭理他人。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爱奇艺文学”,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