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鱼沫季末作者蠢萌的猫儿_全海洋都以为我很凶残小说阅读

鱼沫季末作者蠢萌的猫儿_全海洋都以为我很凶残小说阅读

作者:蠢萌的猫儿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12.9MB

时间:2018/10/11 18:31:08

内容概述:《全海洋都以为我很凶残》讲述了鱼沫、季末之间的故事...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35183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全海洋都以为我很凶残》讲述了鱼沫、季末之间的故事,季末发现自家的夫人失踪了,找了半年在地下室发现夫人的头发和碎骨,季末又是怎么毁掉Z市研究室,让Z市被汪洋围,最终季末和鱼沫的结局是什么。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晋江文学网”,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001“你的意思是因为你们人多?”

“……当年那场浩劫是地球对人类的警告,我们要对大自然充满敬畏,只有这样才能——”

扣扣——

“林教授。”

突然插|入的声音,让教室里一群昏昏欲睡的少年少女抬起头,见扯着大灾难说了半节课的林教授被叫出教室,不约而同的发出激烈欢呼。

“这老头终于走了!”少年放松下来,把拿来装模作样的书合上,眯着眼睛惬意的用书扇风,用脚蹬了蹬同桌的椅子腿,“一会儿打球去不去?”

等了会儿没等到回答,少年扭头看向自己的同桌,见他垂着头没动静,忍不住往前凑了凑,一眼就看到了书页最上方《灾难起源和生存》几个大字,不禁翻了个白眼,“我说,这书到底有什么吸引你的?就这书这一页你都快看出花儿来了!”

“不去。”

“啊?”少年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这是回答自己上一句话,他满脸无语地靠回到椅子上,正打算再劝两句,就见自己那‘深沉’了两三天的同桌开始剧烈发抖,脸色变了变,“季末?季末你没事吧?!”

弓着腰抖了半天的季末忽然抬起头,笑容灿烂的看着同桌,“魏西?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看着笑的像朵向日葵的同桌,魏西不禁陷入沉思。

看书看傻了?

跟魏西打完招呼,季末的注意力重新放在《灾难起源和生存》这本书上。

……

公元2000年,一场席卷全世界的浩劫以势不可挡之势摧毁瓦解人类防线,三分之二的大陆和数十亿人类从此被掩埋在幽冷的深海中。

浩劫下生态平衡彻底缭乱,海中霸主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繁殖壮大,一跃站在食物链顶端,脆弱的人类无法与之抗衡。

海洋成为人类不敢轻易踏足的禁区。

幸存人类龟缩在仅剩的两块大陆,随着时间流逝,拥挤的居住环境让人类能种地的区域越来越少,食物的短缺让人类不得不下海捕鱼,在愈来愈多海洋霸主族群威胁中艰难的以海洋为生。

第一卷:论海洋霸主族群对人类的危害

第一章:公认最可怖残忍的海洋霸主之一——大白鲨篇。

看到这,季末轻哼了声,“放屁。”啪地合上书。

魏西惊恐地瞪大眼,“季末?你说脏话?”

“我先走了,回见。”

季末站起身,推开椅子从后门离开。

他弄出的动静不算大,但此时整个班的人都怔愣的看着他离去,直到再也看不清,才齐刷刷倒吸了口冷气。

离家教室的季末没有停留,翻墙出了学校,经过几天的印证,他已经弄清楚了情况,现在是新元19年,刚辞冬迎夏,不冷不热温度适宜,正是海洋生物最喜欢的一个月份,所以他打算离开中心区,直接前往最外围的佣兵聚集地,找个佣兵小队加入,当一个普普通通的捕鱼人,等待上辈子跟她见面的那次机会。

只是没想到刚在街上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了一个让他很不愿意见到的人。

“季末?”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开门下车,眉头狠狠皱起,“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学校上课。”

季末转身准备走。

就在这时,车厢里跳下来一个人,对方满头大汗地走过来,低声说:“季博士,它好像快醒了!”

“立马回学校上课,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季博士冷漠的说完,这才看向助手,边开车门边说,“再注射一支药剂,回到研究室之前它不能醒。”

“是!”助手匆匆回到车厢。

季末只听到只言片语,但根据以往的经验,也足够猜到他们对话的大致内容,看着印着‘Z市研究院’字样的大车,一丝厌恶从眼底浮现,直到这辆车从眼前呼啸而过,他才继续朝着中心区外走去。

车厢内,助手满头大汗的低喊,“季博士!一支药剂的药力似乎压不住它了!”

“再打一针。”

得了命令,助手立马从箱子里取出一支新的药剂,深吸了口气,朝着被禁锢在铁栏里它白嫩细腻的手背扎去,可很快,他拿着针筒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如同注了电的马达疯狂颤动起来。

脑子空白的助手艰难吞咽着唾沫,也许过了一分钟,也许只过了几秒,他终于听到自己沙哑且惊恐的像是从天外传来的嘶吼,“它醒了!!!”

呲——

是急刹车的声音。

“启动紧急方案!”

“不行!季博士!我们控制不住它了!”

“嘶!它在试图掰断铁栏!快阻止它!”

嘭——

一块铁皮在空中留下一道痕迹,没入街边的菜地中,那辆印着‘Z市研究院’的大车,也在街边诸多护菜人惊恐的目光中,从原地拔地而起,自空中疯狂滚了几圈后,嘭——的一声砸进街边的菜地里。

看着大片的菜被毁,护菜人几乎疯了,哑着声音嘶吼,“快!!!把车挪开!!!”

菜地被毁,对于食物紧缺的人类来说,简直比自己被砸还痛苦,警报声在这条街道连绵不绝,护城卫在短短十分钟内赶到事发地,随后得知了一个更让人惊悚的消息。

季博士被歹徒抓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实验品为什么会忽然醒来!?”

助手当时就在车厢,甚至就在它旁边,在风暴爆发时他首当其冲,身上有多处伤口,好在运气爆表,虽然狼狈但不算严重,因此现在才能站在这里吃唾沫星子。

想到当时那一幕,他忍不住又开始发抖,哆哆嗦嗦的说:“这些天我们一直都按时给它注射药剂,它的情况也一直很稳定,但今天…今天它忽然有苏醒的迹象,季博士让我们加大药剂,可,可它还是醒了!”

说完想到失踪的季博士,又满脸惊恐的大叫,“它抓走了季博士,必须尽快营救,它一定会杀了季博士的!”

闻言,男人气地砸了桌上得瓷杯,黑着脸打了个电话。

一间没有主人的屋子里,季博士被如同丢垃圾似得丢在地上,一个身形娇小的人逆着光蹲在他面前。

季博士喘着粗气,捂着被车窗碎玻璃割伤的地方,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你抓了我也逃不出去。”

室内一片寂静。

鱼沫歪着头打量了季博士片刻,忽然抬起自己的右胳膊,手背到胳膊上有着不少被针扎过的痕迹,她露出一丝委屈之色,小声嘀咕道:“你们人类真的很不友好。”

季博士没能听清,而即使被实验品抓走,他也没有表露出丝毫慌张,甚至已经闭上眼睛开始休息,但很快他就被手腕处传来的剧痛逼得不得不睁开眼睛。

“为什么我逃不出去?”

季博士疼的满头大汗,他也没试图让实验品松开抓着自己手腕的手,忍着剧痛说:“现在全城的警备已经拉响,即使你手上有我这个人质,在重重包围中也逃不出去!”

鱼沫琢磨了下季博士话里的意思,忽然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因为你们人多?”

季博士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姑且算是默认了。

鱼沫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松开了抓着季博士手腕的手,小声嘀咕,“我们鱼也多啊。”她忽然站起身,在这间小小的房子里转了一圈,最后回到季博士面前蹲下,闭上眼睛张嘴发出了一道很轻很轻的声音。

那声音在空气中形成无法磨灭却又让人类听不见的声波,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出去,转瞬就抵达数万里外的深海。

“咦?小霸王在呼唤我们?”

“呼呼,好远啊,我要游好久。”

“我们去找大头鲸,她游得快,而且她那么大,多我们几条顺风鱼也不会发现的!”

“她居然跑去了人类住的地方,哼,我早就说过人类很危险,现在被抓住了吧!”

数以万计的回应从深海传到耳中,鱼沫满意地睁开眼睛,想到刚才这个人类说他们人多自己逃不出去,便露出一个坏笑。

……

海事中心。

“检测到海洋中超乎寻常的密集声波……这些声波正在迅速朝浅海区域移动……”

几分钟后,负责检测关注海中情况的工作人员脸色大变,惊恐地拉响了警报,“成千上万的海洋生物正在快速靠近大陆,通知海上所有船只,立刻返航!立刻返航!!!”

她声音几乎嘶哑,满脸惊恐的盯着显示屏,眼睁睁看着成群结队的海洋霸主朝着同一个方向进发,难道……他们想对人类发起进攻?!

返航的通知在短短半分钟内传达给了海上所有船只,到目前为止海洋还是人类不敢轻易踏足的禁|区,以至于灾后快二十年了,他们依旧只敢在浅海区域捕鱼,如今听说大批海洋生物正在向大陆靠近,哪里敢犹豫,纷纷调转船头返航。

“嘶!!!快看!!!”

虎鲨、虎鲸、大白鲨、蓝鲸、牛鲨……

甲板上,所有捕鱼人脸色巨变,惊恐绝望的看着海平面时不时冒出海洋霸主身躯,这些家伙为什么会到浅海区?!

002我们鱼多的你们根本数不过来

季末刚乘车离开中心区,还没来得及换车前往外围佣兵聚集地,就被突然拉响的警报惊了一下。

那是只有在Z市面临重大危机时才会拉响的警报。

十分钟巡视一趟的守城卫一批又一批的从他身边跑过去,他仔细想了想,勉强从记忆深处扒拉出了一些记忆碎片,上辈子这时候的确发生了一些骚乱,但学校是重点保护区域,那时候他还在学校里,那场据说很大的风波丝毫没能影响到他,因此没有去关注那场风波的后续。

“究竟发生了什么?”

季末眯着眼思索片刻,抬脚跟在身边跑过的一队守城卫身后,然而刚跟了短短几米距离,就被跑在最后的守城卫发现喝止。

注意到他身上的学生校服,守城卫皱着眉头厉声道:“立刻返回学校!”

“大哥,这身衣服是我捡的。”季末冷静地将校服外套脱下,随手扔到地上,“我已经成年了。”

十七岁的季末已经有了一米八,尽管脸上还有着稚嫩的痕迹,但守城卫莫名从他身上感到了一丝压迫感,情况紧急他也不愿在这耽误时间,匆匆警告了两句便立刻转身去追赶自己的队伍。

季末当然不愿意错过这个弄清真相的机会,二话不说的跟了上去,同时摸出身上一切能证明自己还没成年的证据,毫不留恋地扔了。

浩劫降临后,大陆已经没有了海滩一说,海水直逼大陆,人类无可奈何只得在大陆边缘建造起数百米高的围墙,将整个大陆牢牢圈住,防止海浪冲进大陆更要防备海中霸主袭击人类。

距海面数百米高的围墙上,数千支守城卫队伍和佣兵小队聚集在这里,所有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海面上时不时窜出的身影让他们一阵头皮发麻。

为了让捕鱼人出海,每隔数十米的位置都会开出一扇巨门,最下面那扇巨门此时是关闭状态,距海平面只有二十米距离!如果那些大家伙想要毁门,简直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所有人心情变得无比沉重,同时忍不住想这些平时只喜欢生活在深海中的大家伙,为什么会忽然不约而同聚集在Z市外的海里?

难道这里有什么吸引它们的东西?

相对他们此时的心惊胆战,海上还没来得及返回的船只更是苦不堪言。

从发现海中出现了那些掠食者的身影后,他们就被包围了!

四面八方全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海洋霸主!!!

“这里是海事中心,请你们立刻返航!立刻返航!!!”

来自海事中心的催促让船长叹了口气,拿起对讲机无奈的说:“这里是A236号,我们被海洋生物包围,无法正常返航。”

“这里是A632号,掠食者包围了我们的船,无法返航。”

“这里是A963号……无法返航。”

“这里是……无法返航。”

“……无法返航!”

海事中心,一道道无法返航的声音传回,显示屏上画面不断切换,那是海图,上面每一个红点都代表着一艘船,这几日出海的所有被登记在册得船只都被迫滞留在了海上。

“该死!这些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现在该怎么办?Z市外的海里也全是海洋生物,他们滞留在海上,我们根本没办法救援。”

门外传来匆忙的脚步声,很快,一个方脸男人进了检测中心,他快步走上前接过对讲机,冷静的传达命令,“这里是海事中心,我是局长王振宏,我们正在进一步检测海洋生物的意图,所有船只做好战斗准备,但在海洋生物主动攻击前,不得有任何举动,海事中心不会放弃任何一艘船,请静待援救。”

还是那间没有主人在的房子,察觉到同伴已经抵达,鱼沫开心地笑了起来,一把抓起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季博士,直接跳窗离开。

从十来米的高度降落,本来状态就很不好的季博士脸上血色尽失,只能被像条死狗般被拖着疾速在各种建筑物中跳跃,恍惚间他只能注意到不少菜地毁在他们脚下,冷漠的眼中终于浮现出了心疼。

鱼沫拖着季博士跑了大概十分钟,又来到一栋居民楼,一跃从窗户窜进一户人家,碎裂的玻璃四散却没伤到她分毫,她把精疲力尽的季博士扔在地上,饶有兴致的问,“你们人类是不是很喜欢以多欺少?”

季博士不回答,鱼沫也不在意,她开心的说:“我的同伴们来接我了,我们鱼多的你们根本数不过来,你们人类想以多欺少是不可能的,不过你们放心,我不喜欢以多欺少,我也不喜欢欺负人,所以现在我要走了。”

季博士狼狈的感受着从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痛,听到这番话,一时语塞。

不知想到了什么,已经起身走到窗前的鱼沫忽然又走了回来,“我知道你们人类有很厉害的武器。”

“你想拿我换武器,不可能。”

鱼沫奇怪的看了季博士一眼,说:“我不需要你们人类的武器,我的同伴们来接我,我不想让他们受到伤害,你让你的人类同伴不伤害他们,我也不让他们伤害你们,怎么样?”

听起来像是一个很公平的提议,但季博士却心头猛地一紧,刚才他没想太多,现在却从这些话中剥茧抽丝出了很多信息,喉咙发紧的问,“你的同伴来接你?它们在哪?”

“他们在——”鱼沫忽然住了嘴,看了季博士一眼。

咔擦——

玻璃碎片四散坠落,季博士面色苍白的看着脚下飞快倒退的景色,神色一片漠然,它果然性情多变,前一秒还在谈双方不互相伤害的交易,下一秒就拖着他在城市中狂奔,离那道保护着大陆的围墙越来越近。

眨眼间的功夫,鱼沫已经拖着季博士站在了围墙上方,此时还有不少守城卫和佣兵赶来,两人出现在这里并不突兀。

鱼沫拽着几乎站立不稳的季博士走到围墙前方,声音中充满愉悦,“他们在这。”

季博士:“……”

“快看快看,是小霸王!”

“沫沫被人类挟持了!”

“我去救她!”

长约七米的大白鲨从海中一跃而起,那可怖强壮的双颚在许多人眼中一闪而过,而后他们听到一道巨大的撞击声,紧跟着下方传来同伴惊恐的呼喊大叫。

“艹!巨门在摇晃!”

“不行,它的力量太大!再让它撞下去,门就要报废了!”

季博士从震惊中猛然清醒,第一时间嘶吼出声,“我答应你!”反手掏出衣服口袋里的手机,手指颤|抖地拨通了一个号码,压着声音匆匆将事情解释了一番。

此时季末才终于顺着通道上了围墙,还没来得及挤到最前方看看海里的情况,那连绵不绝的警报骤然停下,同时所有守城卫和佣兵都收到了不许动手的信息,这命令瞬间在人群中引发了非比寻常的骚动。

“什么?!不许攻击!?天啦!上面是昏了头吗!这些该死的家伙已经在攻击我们的巨门,如果巨门被破,等下次浪潮袭来,我们整个Z市都会被淹没!”

可吵闹归吵闹,所有人都不敢贸然开枪,因为这次收到的命令是强制命令,会加入守城卫和佣兵队伍的人信息都被记录在册,要是敢违背强制命令,就会被从Z市除名,没有人想被一座城市除名。

那后果不亚于直接要了他们的性命。

听到身边众人的惊恐咒骂,季末忍不住反驳,“他们不会的。”

可他的声音被淹没在愈来愈剧烈的咒骂中。

季末皱了皱眉,侧身避开几个守城卫挤到最前方,终于看到了海中密密麻麻的大家伙们,他眼中不仅没有恐惧反而有着怀念的笑意,不过紧跟着疑惑窜上脑海。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就在季末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不远处又传来一阵骚动,他下意识转头,就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从数百米高的围墙上一跃而下。

那一刹那,一个名字瞬间涌到嘴边,在即将脱口而出前被他咬紧牙关狠狠咽下,双手撑在围墙上,上半身前倾,贪婪怀念的盯着正在急速降落的身影,直到那身影被一跃而起的大白鲨吞入口中,几乎窜到喉咙的心脏才重新归位。

这一刻,季末才真真正正感觉自己重新活了,那种从醒来就仿佛踩在云端上的不真实感也彻底消失。

我找到她了。

他想。

可在不知道真相的人眼中,就是那少女因某种缘故跌下围墙,被可怕的掠食者给吞入腹中,死的不能再死。

在看到鱼沫被大白鲨吞了时,有不少守城卫和佣兵下意识抬起枪炮,但紧跟着看到的一幕让他们犹豫了。

包围着Z市的大批海洋生物正在后退,它们打算离开?!

所有人都感到不敢置信,这些大家伙万里迢迢的赶来,难道就只是为了吃一个人?哦不,如果那姑娘没自己掉下去,可能他们人都吃不到,难道只是来吓吓他们?

一阵荒谬的情绪在众人心头蔓延。

003未经探索的海洋禁区

众目睽睽之下,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大家伙们陆续离开,直到可视范围内再也看不到任何海洋生物,围墙上的众人才恍恍惚惚的意识到危机解除。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它们忽然来到浅海区?”

“难道海洋生物已经开始对人类有所意图?”

海洋生物大批来到Z市外的海域,如同一滴冷水落进滚油中,瞬间炸开了锅,守城卫和佣兵们议论纷纷。

当然Z市上层不可能告诉他们,这场风波是因为他们抓了海洋生物,想借此研究出它们的进化方向而引起的,只含糊的用‘动向不明’来解释,这解释倒也在守城卫和佣兵们的接受范围内,毕竟那群大家伙们的确只是过来溜达了圈,顺便吃了个人就直接走了。

见到了心心念念的鱼,季末心满意足的离开。

守城卫和佣兵们还未从刚才的风波中醒过神,这时候离开的人只占少数,不像上来时那般拥挤,季末也不需要小心翼翼避开种在通道两边的菜。

他下着楼梯想着刚才的事情,轻喃道:“……沫宝儿跳下去后大鱼他们就走了,看来他们来这里完全是因为沫宝儿,可沫宝儿这时候为什么会来Z市?”

“让开!快让开!”

“季博士受了重伤,需要立刻医治!”

季末被身边几人簇拥着挤到一旁,为急吼吼背着季博士下来的守城卫让开一条道,在看到狼狈的季博士时,他顿时如遭雷劈,刚才还想不通的问题顷刻间有了答案。

“…它要醒了”“加大药剂”“控制不住…”

印着Z市研究院的大车……

如同醍醐灌顶般,季末瞬间理顺了所有线索和疑惑,大鱼他们会来到这里,的确是来接沫宝儿没错,但沫宝儿会出现在这里,根本就是市研究室的人抓了她!

一个多小时前,沫宝儿就被关在与自己只差几步之遥的车厢里!

一些被压|在心底的黑色回忆如潮水翻涌而上,转瞬将他彻底淹没。

“你干什么?!”

“放手!”

咔擦——

是守城卫提枪拉开保险的声音。

等季末回过神时,双手已经如同雄鹰的利爪,牢牢陷在季博士双臂中,黑黝黝的枪口从四面八方将他围住,只要稍有异动就会横尸当场,他扯了扯嘴角,压下戾气,半晌才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他是我爸。”

“证明!”

身上所有能证明身份的物品都在来的路上被丢弃,季末一时沉默,守城卫们立刻把他当做犯罪嫌疑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将他控制,将其双手狠狠反剪到身后,见他没反抗,动作才稍微放缓了些。

……

“咕隆”

“嗬?!”

毫无人声的夹板上忽然出现两道声音,引起的连锁反应着实不小,这些全副武装精神紧绷的佣兵们差点走火,而后在一阵嘈杂的声响中连忙看向海面,见海里的大家伙们没有被惊动,顿时各个像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瘫软在夹板上。

“艹,刚才哪个傻|逼玩意儿先发出声音的!”

一片低骂声中,率先发出惊呼声的佣兵迁怒同组伙伴,“你没事吞什么口水!”

???

我就是太紧张想吞个口水,谁知道你这货反应这么大?

“嘶,它们动了!”

刚才还在低声咒骂同伴的佣兵们再次紧张起来,胆战心惊的注视着海面,发现这些将船包围的大家伙们正在下潜,眼中不可抑制的出现了喜色,它们要走了?

老天保佑!

哗啦啦的巨响水声此刻成了佣兵们此生听到的最美|妙的音符。

时间缓缓流逝。

“……两分钟了,按照它们的速度也该全部走完了。”

“你们看海面,似乎有点不对劲。”

佣兵们齐刷刷望向海面,海上没有任何参照物,刚开始他们还没觉得哪里奇怪,但很快,在船的晃荡以及船尾跟着的一群海豚的游速中他们猛然发现——

日!船在移动!

鱼沫趴在大鱼脑袋上,时不时回头张望,见路过时遇到的那艘船被推着跟在身后,不禁露出满足的笑容,兴致勃勃地拍打着大鱼的脑袋,道:“大鱼再游快点,我要回家换好衣服等他们来!”

大鱼是一条身长九米的成年虎鲸,可此时却被鱼沫那白嫩小巧的手掌拍的险些游不稳,难免有些生气,“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乱打鱼,要是换了一条鱼现在肯定被你打死了!”

“怎么可能,我从来不欺负鱼。”

鱼沫说完发现在旁边追逐打闹的大家忽然安静,有些奇怪,“你们都怎么了?”

鱼们重新活泼起来,却纷纷跟鱼沫道别。

“我要去找食物啦!”

“我也去我也去。”

身边围绕着的各类鱼们呼啦啦少了一大半,鱼沫眨了眨眼睛,也忍不住伸手摸肚皮,感觉的确是有些饿了,又拍了大鱼一巴掌,“游快点,我饿了。”

“……你为什么不自己下来游!”

鱼沫抬起手臂展示上面遍布的针孔,委屈巴巴的说:“有股奇怪的力量在阻止我,我暂时变不回来。”

大鱼和其他还留在身边的鱼惊了。

“什么?!那些人类对你做了什么?!”

“天啦!小霸王要变成人类了!”

大鱼更是紧张,“沫沫你哪里不舒服?你为什么不早说!我们去找那群人类算账!”立刻调转方向,眼看着就要重新游回Z市。

啪——

“我没事!”

只见大鱼身体不稳的猛地下坠,周围荡起的水波也形成了小浪潮,朝着四周荡漾开来。

着急之下,鱼沫这一巴掌力道比之前更重,就连皮糙肉厚的大鱼都感觉自己受了点伤,他也不再怀疑鱼沫身体不舒服——力气这么大怎么可能身体不舒服!

因为要回家,鱼沫的情绪便有些不受控制,欢快的在大鱼身上跳来跳去,可怜身后那艘被无辜掳来的船上的佣兵们正在遭受天人交战,一方面他们被吓得魂飞魄散,一方面又不敢贸然攻击。

这些大家伙们实在太多了!

他们毫不怀疑只要自己等人率先攻击,这些大家伙们立刻就会把这艘船拖进海里。

而即使是大灾难前,人类都没能征服海洋,更别提如今,被拖进海里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它们还没有表现出伤害我们的意图,先不要轻举妄动,别激怒它们!”

正是船长的这个命令,让佣兵们彻底打住了开枪射杀的念头,并且他们自己也怀疑开枪真的能杀死这些大家伙?

与此同时,船长室再次收到了海事中心的紧急通知。

“这里是海事中心,你们正在远离浅海区域,请立刻返航!重申一遍!你们正在远离浅海区域,请立即返航——警告!你们已进入未经探索…区…继续…将无法……请…航——”

船长拿着对讲机,听着耳边传来的刺啦声,默默无言。

就在刚才,这艘船已经进入了还未被探索过的区域,在新纪元中这些区域被称为禁|区。

而他们也出了海事中心能够检测到的最大范围,现在彻底与海事中心失了联系。

半个小时后,躺在大鱼脑袋上假寐的鱼沫睁开眼睛,跃出水面看了看,视线中已经出现了小岛的模样,她又缩回水中兴奋地拍了拍大鱼,“到家了!”

离海上孤岛越近,鱼沫越激动,在鱼们之间跳来跳去,一会拍拍这个一会拍拍那个,等抵达孤岛时,她身边就只剩下大鱼。

鱼沫跳上岛,回头想拍大鱼告别,刚举起手就见大鱼沉入了海中,“你也饿了吗,那你快走吧。”

大鱼甩甩尾巴,潜进深处。

相隔了大约二十分钟后,佣兵们的船才被鱼们推过来,他们将船推到岛边,立刻一拥而散,像是有什么在身后追逐着似得。

……

周围的海水中安静的令人不敢置信,佣兵们小心翼翼观察了片刻,确认那些大家伙们都走了后,集中到一侧夹板上,眼神复杂的看着屹立在眼前的孤岛。

一阵又一阵迷之沉默后,终于有佣兵小声提问,“额……现在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鬼知道它们在想什么,先上去看看。”

提议的人被制止,“不要命了?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上去看?别忘了我们是怎么来到这的!”

“你们紧张过头了,这是一座孤岛,海中的家伙们又上不来,我们在上面顶多遭遇些蛇虫鼠蚁,逮住了就算运气好加餐。”高大佣兵说完,转身就走。

其他佣兵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跟了上去。

放锚放跳板,这套动作佣兵们早就熟练到刻进了骨血中,很快佣兵们就陆陆续续上了孤岛,当然,他们也没完全放松,三两人一组小心打量着四周缓慢往里面推进。

“嘶,这座孤岛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这树我们三个加起来都抱不拢吧?”

咔——

“有动静!”

“警戒!”

佣兵们将后背交给彼此,端着枪谨慎的对着声音传来的地方,可随后看到的一幕却让他们愕然,枪口也不由自主往旁边挪了挪。

004这是我家啊

拨开半人高野草出现在视线中的竟是一个女孩,女孩穿着一套破旧的衬衫牛仔裤,一头乌黑长发柔顺地垂在身后,些许发丝随着轻风起起伏伏。

天真、单纯。

两个美好的词汇几乎在看到对方的瞬间浮上心头,佣兵们立即强压下此种情绪,让自己以对待海洋霸主的态度对待对方,即便对方只是个看上去很无害的女孩。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座孤岛上?”

鱼沫饶有兴致的将佣兵们打量了一番,推开挡在身前的野草,带着笑靠近佣兵们,“这里是我家啊,我准备了很多很多食物,现在就带你们进去吧,我听说用食物招待客人是你们表达友好的一种方式。”

随着她的靠近,佣兵们连连后退,厉声呵斥,“别过来!”

鱼沫有些不高兴,不过还是停了下来,她看着吼自己的佣兵,垂下眸子思索片刻,冲他点了点头,“那好吧,我不过去。”

刚才鱼沫观察佣兵们,同时佣兵们也在观察她。

女孩身材娇|小,裸露在外的肌肤白里透红,细嫩的不可思议,一看就觉得她应该是属于养尊处优那一挂的人,可偏偏,他们是在禁|区中一个人类还未踏足的孤岛上相遇,一个真正养尊处优的女孩能在这种孤岛上平安活着?还一副未经磨难的模样?

换句话说,能在这种孤岛上活着的会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女孩?

海浪的声音不绝于耳,时刻在提醒他们四周危机四伏,且来到这里的方式太过特殊,佣兵们丝毫不敢松懈,离鱼沫较近的几个佣兵更是举着枪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上去像是领队的佣兵沉声说:“举起手走到旁边空旷的地方转一圈。”

“你们人类真奇怪。”鱼沫声音很轻的嘟喃了一句。

可她非但没恼反而觉得有趣,配合地往旁边野草低矮的地方移动,举起双手转了一圈,询问的眼神看向佣兵领队,“好了吗?”

佣兵们交换着眼神。

女孩穿着的长衣长裤,是简单的格子衬衫和紧身牛仔裤,并没有口袋能够藏匿武器,看着满脸纯真的女孩,他们终于放松下来,队里为数不多的三个女佣兵带着善意走过去,“抱歉,现在这个世道,我们不得不警惕点。”

“走,我带你们去吃东西,为了等你们我都饿坏了。”

鱼沫并不在意他们的态度,说完就扬长而去,看来是真的饿极了,她速度太快,说话声音又较轻,佣兵们只听清了前半句话,现在看着即将消失在视线中的鱼沫,心中莫名沉重。

保险起见,最后只有十个佣兵抱着抢匆匆跟上,他们能够成为佣兵来做捕鱼人,身体素质绝对过关,另捕鱼人这个身份就意味着危险,他们既然成为了捕鱼人,心理素质更是不用说。

然而此时看着前方时隐时现的身影,十名经验丰富的佣兵险些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体素质。

如果不是身体素质不好,怎么就死活追不上那女孩呢?

鱼沫选择当家住着的孤岛并不算大,充其量也就三个足球场的范围,如果不是岛上生长着茂盛的植物遮挡视野,这座岛甚至可以一眼望到头。

几分钟后,鱼沫在山洞前停下。

岛上只有一片崖壁,崖壁下方的山洞是当初她发现这里时暴力弄出来的,而山洞的前方则有着大概二十多平方的空地,空地上摆放了许许多多她从海里掏出来的宝贝,鱼沫站在这里没动,等佣兵们追赶上来,她昂着下巴又矜持又得意的开始炫耀自己的收藏,“这些全都是我自己一个一个捡回来的。”

“你……捡的?”

佣兵们迟疑且神色复杂的看着一地‘垃圾’,生了锈的锅,破破烂烂的冰箱,缺了键帽的键盘,没了灯泡的台灯,长满青苔的茶杯……

鱼沫见佣兵们沉默不语,思索了片刻,姑且当做他们被自己的宝贝惊呆了吧,炫耀完又开始紧张,“你们别碰我的宝贝,弄坏了我会生气的!”

“啊…哦……好好,不碰。”

“跟我进来吧,带你们去吃东西。”

看着小心翼翼避开地上‘垃圾’走进山洞的鱼沫,高大佣兵将跟来的唯一女佣兵招到身边,低声说:“你去打听清楚。”

“明白。”

山洞里面的空间挺宽敞,不过里面比外面空地上摆放的‘垃圾’更多,密密麻麻让进来的五个佣兵落脚时不得不更加小心,忽然前方传来让他们吃的热情招呼声,五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见眼前人影一闪,紧跟着手里被塞进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

???

鱼沫又抱了几条鱼出山洞分给守在外面的佣兵,确认自己把客人都招呼上了,这才高高兴兴回到山洞,顺手从水桶里捞起一条鱼,边往嘴里送边说:“你们怎么不吃啊?肚皮鱼最好吃了,我特意去抓的。”

拿着鱼的佣兵们用懵逼的表情瞪着鱼沫,直到看到她一口咬在活蹦乱跳的鱼尾巴上,才猛地反应过来。

日!生吃啊?!

女佣兵下意识冲上去一把打掉鱼沫手里的鱼,而其他佣兵彼此交流着眼神,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这女孩表现的也太……

“你别吃——嘶!”

“我肚子饿了,你打掉了我的鱼。”鱼沫捏着女佣兵的手,平静陈述着刚才发生的事。

“我——”女佣兵张嘴想解释,可她实在疼的说不出话来,龇牙咧嘴地弓着腰,她的反常很快被其他佣兵发现,按照之前的态度他们应该是立刻抬抢逼着鱼沫放手,不过刚才众人对鱼沫的来历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解。

在他们的理解中,鱼沫也许是在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这座孤岛,否则无法解释一个有着正常思维的人会想要生吃鱼,再想到里里外外这些垃圾被她称为宝贝,更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这就是个流落到孤岛毫无生活常识的可怜少女。

“你别误会,她没有不让你吃鱼的意思,只是不想让你吃生鱼,我们能把鱼做的更美味,出去我们就做给你吃好吗?”

鱼沫看着说话的佣兵,眼中浮现出疑惑,不过既然对方不是对她的鱼有想法,那就没必要生气了,她松开手,满脸期待。

女佣兵满头大汗,被松开后顿时脱力的往后倒去,被同伴接住才避免了屁|股着地的窘况,“嘶——小心,骨头断了。”

这道提醒的声音非常小,只有扶着她的佣兵听见了,他猛地看向鱼沫,视线在对方娇小的身形上停顿了片刻,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特意扶着女佣兵落在最后,“你刚才说什么?”

“她把我手腕骨头捏断了。”女佣兵喘着粗气,忌惮的盯着鱼沫的背影,“她没看上去的那么柔弱。”

守在外面的几个佣兵很快从同伴口中得知了刚才的事,顿时眼神极其复杂,二话不说直接找了片空地准备生火烤鱼,看到女佣兵被半搂在怀里从山洞出来,数道揶揄的眼神顿时在两人之间扫来扫去。

“老七,你跟我们过来一下。”

老七正在捡柴,闻言直起腰犹豫的看着两人,迟疑的说:“……这不好吧?”

即使手腕还在传来剧痛,女佣兵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快点,有事!”

老七被他严肃的语气和眼神惊了下,明白恐怕真的有事,连忙跟了过去,他们往森林中走时,扶着女佣兵的佣兵时不时回头注意鱼沫的动静,等彻底看不见,他才立刻低声警告一无所知的老七,“阿玉手腕骨头被那女孩捏断了,你赶紧带她回船上医治!”

“我艹!怎么回事?!”

“阿玉路上会告诉你,姜远他们还不知道这件事,我得立刻赶回去。”

老七赶紧接手了扶着阿玉的任务,“你们小心。”

目送老七和阿玉离开后,佣兵才发现自己后背不知何时居然湿了,他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想到那看似无害的女孩,感觉头都大了,脑壳疼。

山洞外,佣兵们在烤鱼,同时旁敲侧击打听着消息。

“你一直住在这里?”

鱼沫坐在离火堆起码三米远的地方,目不转睛盯着串在粗树枝上的鱼,她头一次知道鱼还能这样吃,因此有些走神,心不在焉地点了下头。

“这座岛上还有别人吗?”

听到这个问题,鱼沫才撕下黏在鱼上的眼睛,一脸骄傲的看着佣兵,“这是我家,没有我的允许,他们不敢随便来。”

佣兵沉默。

的确是没人敢来,这座孤岛可在禁|区里面,如果不是这次离奇的被海洋生物推着船来到这,恐怕这女孩到死都见不到其他人。

与此同时,其他佣兵也将这座孤岛探索完毕。

“除了刚才的女孩,这里的确没有其他人居住。”

“嘶——她究竟是怎么在这座孤岛上活下来的?这种小岛随便来个大浪就会被淹没吧?还有食物问题,怎么解决?”

“也许她自己种了点菜——喂?阿玉,什么?!知道了。”

005鱼不在海里睡觉在哪里睡觉?

罗大陆接完电话脸上的轻松便完全消失了,身边的其他佣兵自然是立刻发现了他的异样,轻松神态不再,“发生了什么?”

“那女孩不简单。”罗大陆把刚才阿玉电话里告诉自己的事叙述了一遍,沉声道:“先去跟姜远他们汇合,我怕他们那边出问题。”

三个人出去回来的只有王课一个人,正在套话的姜远脸色有了些微变化,他没有贸然询问王课,而是专注地将粗树枝上的鱼翻面烤熟,又翻出腰包里放置的调料撒了些上去,拿着鱼走到鱼沫面前,“尝尝,小心烫。”

“这就可以吃了?”鱼沫满脸新奇地接过粗树枝捏在手里。

“凉一会儿再吃吧。”姜远侧头对身边的同伴打了个眼色,那个佣兵立刻心领神会,边烤鱼边接替了刚才姜远套话的任务,而姜远则快步走到王课面前,低声询问,“怎么回事?老七和阿玉呢。”

“阿玉受了伤,老七送她会船上。”王课下意识看向鱼沫,见她正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戳热腾腾的烤鱼,而后被烫的立刻缩回了手,一眨不眨盯着烤鱼,莫名觉得对方这一套动作里透着丝丝委屈,想到阿玉的惨状,他打了个寒颤,“她要吃生鱼,阿玉打掉了她的鱼,她就捏了阿玉一下,阿玉手腕骨头就断了。”

姜远满脸震惊,“捏了一下?”

“对。”

王课也一脸无奈,如果不是亲眼见到阿玉手腕肿起,他也不敢相信一个看上去还没成年的女孩,能够在他们都没发现的情况下把阿玉重伤,甚至换做是他们这些捕鱼人,都不可能在那短短的几秒内做到这一步。

这件事很快就被隐晦的转达给了其他佣兵,几个佣兵虽然极力放轻松,但他们时刻捏着的枪却诚实的出卖了他们的真实情绪,这种如临大敌的情况直到其他佣兵赶来才有所好转。

“你好,我叫罗新兰,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鱼沫正在埋头舔掉鱼骨头上残余的鱼肉,对罗新兰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罗新兰也不催促,拿着一条烤鱼安静的在旁边坐着。

刚才来的路上佣兵们就激烈的讨论过该怎么解决鱼沫这个麻烦,第一他们已经确定了这姑娘具有危险性,并且危险程度还不低,第二这姑娘在这种地方平平安安活到了现在,应该有独特的求生方法,否则单是食物问题都足够要她的命。

岛上他们已经搜索过了,并没有发现任何能吃的野果,不下海就能获得食物这一猜测不成立,因此所有佣兵都倾向于跟鱼沫交好,也许能从她那里得到什么避开大型海洋生物的线索。

而佣兵们认为相对于硬邦邦的男人,女佣兵应该能够尽快得到鱼沫的信任。

这也是罗新兰现在坐在这里的理由。

“你们人类做的鱼的确很好吃。”

伴随着一阵咯嘣咯嘣清脆咀嚼声,罗新兰实在没能听清,而很快她就没心思去想刚才鱼沫说了什么了,见她在吃鱼骨,吓得连忙制止,“你别吃骨头啊,小心卡着喉咙。”

有阿玉的前车之鉴,罗新兰愣是没敢伸手,口头劝阻也就变得不痛不痒,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整条鱼骨消失在鱼沫口中,视线不由自主在她白嫩的脖颈处停留,眼神复杂。

鱼沫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头,又看向罗新兰手里举着的鱼,等对方终于明白她的渴望主动把鱼递过来后,她才想起刚才这个人类似乎说了句话,“你刚才说什么?”

罗新兰好脾气的又再次做了自我介绍,并且询问了鱼沫的名字。

“我叫鱼沫。”

鱼沫的配合让罗新兰松了口气,“这些鱼都是你自己抓的吗?”

“嗯。”

“在哪里抓的啊?我们想再去抓些回来,我们人这么多,可能有点不够吃。”

这个看似平常普通的问题问出来后,周围一群佣兵都下意识竖起耳朵。

罗新兰更是紧张,尽管表面上极力克制,但身体已经紧绷到极点,特别是在与鱼沫对视了一眼后,连呼吸都下意识放轻了,强烈的求生欲让她立刻张口道歉,“抱歉,我不是有意要打听你抓鱼的地方,我——”

“在海里抓的啊。”鱼沫举着半条烤鱼面色苦恼,“我没想到你们人这么多,只准备了一桶鱼,你们抓鱼厉害吗?”

罗新兰立马道:“你放心,我们抓鱼也很厉害,肯定能抓回不少鱼。”

???

让你套话啊?你怎么反倒被人家小姑娘牵着鼻子走?

“那太好了!”鱼沫眼睛一亮,“我才吃了三条鱼,还没吃饱。”

“我这就让他们去抓鱼。”罗新兰站起身快步走到一脸懵的姜远面前,也意识到自己表现的太过紧张,有些尴尬,“姜队长,你先带人去‘抓’些鱼吧。”

姜远:“……”

罗新兰大话都丢下了,为了之后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姜远不得不配合,正准备带着几个佣兵离开,忽然被鱼沫叫住。

“你们别抓会说话的鱼啊。”

“……”

???

鱼沫眼神认真,姜远想当做没听见都不可能,只能心情复杂地点头。

周围的海域有大型海洋生物是已经确认的事,姜远他们自然不可能真的冒险去海里抓鱼,好在这趟出航抓了不少鱼,现在都储存在船上,去船上弄点过来应该够应付了。

姜远带着人上船拿了鱼,又钻进了船舱中,找到了正在研究地图的船长,“船长,我一会儿喊人回来替你。”

船长摇头,“不用,我要盯着船。”

姜远也没强求,带着鱼走了。

从开始烤鱼到鱼沫彻底吃饱,足足过了三小时,其中三分之二的鱼都进了鱼沫肚子,那二十多个佣兵吃的鱼加起来都没她多,偏偏她身边还一块鱼骨头都没有。

这种吃鱼不吐骨头的‘天赋’让一群佣兵隐隐觉得自己骨头都在疼。

吃饱喝足的鱼沫心情指数爆表,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几乎有问必答,而罗新兰也抓住了这个机会,想问的基本都问了,还都得到了答案,只是对他们来说答案有些不大妙。

……

“平时你都吃些什么啊?”

“鱼啊。”

“你在岛上都会做些什么打发时间呢?”

“我比较喜欢待在海里。”

“…那你在海里都喜欢干什么?”

“躺着睡觉啊。”

“你在海里躺着睡觉?”

诸如此类让罗新兰根本接不下去的对话很多,而最终的对话也在这个问题终止,因为当时鱼沫用一种很古怪的眼神看了她一会儿,反问她,“鱼不在海里睡觉在哪里睡觉?”

当时罗新兰就险些呐喊,“你是人不是鱼啊!”然而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她控制住了自己。

“虽然她说的有些话很奇怪不能当真,但基本可以确定她是真的敢不做任何防护措施直接下海捕鱼,并且似乎不会有其他大型海洋生物来骚扰。”

罗新兰说出自己几个小时内所得来的线索。

“究竟是不是真的,要试一试才知道。”

罗新兰大惊,“你想让她下海?”

姜远点头,“只有她下海了我们才能验证猜测能不能成立,不过——”他沉思了片刻,才道:“我会跟着她下海,其他人在岸上见机行事。”

“不行!太危险!”

两人争执的声音越来越响,昏昏欲睡的鱼沫坐起身,看着远处的姜远和罗新兰,“你们想去海里玩?”

她的声音并不大,但莫名的让正在争吵中的姜远和罗新兰听清了,两人同时扭头,姜远抢先开口,“是的,但我对这片海域不熟悉,你能不能跟我一起?”

“好啊。”

鱼沫答应的如此爽快,让罗新兰想说的话惊得咽了回去,等她反应过来时,刚刚还坐在的草地上的鱼沫已经起身离了很远,看样子是真的打算下海了。

其他佣兵也反应过来,纷纷对姜远的决定表达了不赞同。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没必要这么冒险!”

“你怎么知道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万一今晚就忽然来个大浪淹了这座岛呢?万一今晚我们的船就被海洋生物拖进深海呢?”姜远一番话把佣兵们说的哑口无言,他沉声道:“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鱼沫在海边等了会儿,见姜远过来了就不再等,直接走进了海里,她没有做出任何能让自己浮在水面的动作,而是任由身体下沉,海水温柔的轻抚着她的身体,托着她随着洋流飘荡。

“靠!她还真打算在海里睡觉!”

岸上佣兵们亲眼看到鱼沫闭着眼睛往下沉,吓得魂飞魄散,姜远更是连忙脱下装备跳进海里,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抵挡住了波涛游到鱼沫身边,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刚想往海面上带,就被扑面而来的浪潮给推的离岸更远。

被打扰了睡觉让鱼沫很不高兴,她反手抓住姜远的手,带着他往深处游。

“姜远!”

“她把姜远拉下去了!我靠!不会是水鬼变得吧!”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