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童小暖雷郁深by火火_总裁的亿万宠妻在线阅读

童小暖雷郁深by火火_总裁的亿万宠妻在线阅读

作者:火火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7.6MB

时间:2018/10/11 17:56:54

内容概述:《总裁的亿万宠妻》是“火火”所创作,讲了童小暖和雷...

手机APP阅读 46824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总裁的亿万宠妻》是“火火”所创作,讲了童小暖和雷郁深的虐恋爱情,曾经的他们是爱人,因为误会雷郁深以为她是贪慕虚荣的拜金女,事实上是不是这样子,三年后他将小暖买下了,他们的虐情就从这里开启了……

第1章 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我花三个亿就买回来一根木头吗?童小暖,你到底会不会伺候男人!”

男人冷酷的声音狠狠剜着童小暖的心,她下意识往后退,男人却将她抵在墙角,大手用力一扯,她身上黑色的礼服被撕开,一股寒意直冲胸口。

“雷郁深,你禽兽!”童小暖紧捂住胸口,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根本什么都遮不住了,她忍不住慌乱起来:“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叫人了!”

“你叫啊,尽情的叫,你叫的越大声,我就越兴奋。”雷郁深勾起童小暖的下巴,迫使她看着他的眼睛,“童小暖,你妈收了我的钱,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我们又能在一起了,开心不开心?。”

“我……”

童小暖刚开口,雷郁深趁机低头攫住她的唇。

“唔……”

童小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丝丝电流直达心脏。

嘴唇被包裹的感觉熟悉又陌生,男人身上带淡淡的茉莉清香,让她恍惚以为回到了三年前。

“啊!”

唇上忽然一痛,童小暖本能惊叫一声,却让男人逮住机会,更加肆无忌惮的攻城略地。

舌尖一紧,童小暖蓦然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瞪着眼前放大的面孔。

雷郁深他……他竟然吸着她的舌尖不放!

一种羞耻又难耐的感觉顿时袭遍全身。

凶猛又激烈的吻持续了很久,童小暖整个舌尖都麻得没了知觉,雷郁深才松开她,她甚至听见了“啵”的一声,顿时羞愧的红了脸。

“雷郁深!你到底要干什么!”童小暖忍不住着大吼。

“我干什么?当然是干你!”雷郁深狠狠的捏着童小暖的下巴,强迫她看房间:“你看,这是希尔顿的顶级总统套房,装潢都是按照你的喜好来定的,能不能满足你的虚荣心?。”

说着,他撩起童小暖披散的长发,放在鼻尖轻轻的嗅着,表情十分的享受。

这样的雷郁深让童小暖觉得陌生,她扭头避开他的手,深吸了一口气:“雷郁深,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好啊!”雷郁深爽快的让童小暖意外。

然而,就在她松懈的时候,他忽然欺进,一双手将她死死的扣在怀里。

男人的薄唇有意无意的摩擦过耳垂,童小暖脸红的快要滴血,就在她怒气要爆发的时候,雷郁深出声了:“我们先谈谈钱吧!”

钱……

童小暖脸色煞白,身侧的手无意识紧了紧。

雷郁深看着她的小动作,勾唇笑道:“我花三亿买下你,该怎么伺候我,你心里有数吧?床上有套衣服,你去换上吧。”

他说完就往一旁的沙发上坐,端起红酒,悠闲的喝了起来。

童小暖紧攥着拳,看了眼床上那布料少得可怜的衣服,不可置信的瞪大眼,浑身忍不住的颤抖。

他,他竟然让自己穿兔女郎装。

她忍不住质问:“这就是你给我准备的衣服?兔女郎装?”

雷郁深像是没感受到她的怒气一般,笑道:“怎么样?喜欢吗?很多拜金女都喜欢穿兔女郎装的,穿着兔子装,能钓金龟婿啊。”

“我不穿!”童小暖一口拒绝。

雷郁深脸色忽然一变,“不穿?童小暖,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件交易品,如果你不能伺候好我,让我满意,我明天就让皇甫集团消失!”

男人显然已经没什么耐心,他交叠双腿,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茶几。

那声音,敲得童小暖的心越来越沉,可她没有别的选择。

“我穿!”童小暖敛下眼眸,深吸了一口气。

她动作僵硬的脱下礼服,颤抖着手将兔子装穿在身上,过于暴露的衣服让她大片肌肤都暴露在外。

明明是夏天,她却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

雷郁深将她的换衣过程尽收眼底,他好整以暇的晃了晃手里的高脚杯,“过来,给我倒酒。”

童小暖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手足僵硬的挪到了雷郁深的面前,手捂着胸口俯身倒酒。

酒液流淌进玻璃杯,掀起层层绚烂的红色,雷郁深的心思不在酒上,他直勾勾盯着童小暖的胸口,声音浑厚又低沉:“把手拿开。”

童小暖迟疑的收回手,胸前大片的肌肤又一次暴露在空气中,深深的沟壑大喇喇的出现在雷郁深的眼前。

雷郁深眯眼,一杯红酒毫无预警的倒了下去。

“啊!”童小暖顿时倒抽一口冷气,胸口一阵刺骨的冰凉,红色的酒水顺着沟壑一路往下淌,留下诱人的痕迹。

雷郁深独自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才缓缓出声:“这是我为你特别定制的衣服,你穿着走路走得根木头,是在对我表示不满?也行,大不了明天我就把皇甫集团的合作案给撤了。”

威胁!又是威胁!

偏偏,他的威胁很管用。

童小暖颤抖着声音问:“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你以前不是名门千金吗?名门千金走路要优雅,你重新走一次,走猫步!啊,屁股记得扭起来。”

童小暖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她没有想到雷郁深竟然会这样对她!

这算什么?调教?

雷郁深见童小暖不动,声音沉了沉:“还不快去!”

说完,又是一杯酒倒了下去,童小暖身下的地板散了一滩水渍。

铺天盖地的羞辱感砸到了童小暖的脑门上,她心里一阵发酸。

他就那么恨她,恨她到这种地步?

想起三年前她给他的伤害,童小暖闭了闭眼,她想:今晚的羞辱就当是她还他吧。

她重新走到床边,透过落地镜看见了狼狈的自己,童小暖深吸一口气,按照印象中模特的样子抬起脚,一步一步走向雷郁深。

“抬头,挺胸!”

“屁股扭起来。”

……

一番折腾,童小暖终于走到了雷郁深的面前,下一秒,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人就被雷郁深圈进了怀里。

两人的距离贴得很近,男人湿热的呼气喷洒在脸上,童小暖浑身都不自觉的颤栗起来,“你,你……”

雷郁深打断她:“我刚刚发现了一个秘密。”

第2章 酒要这样喝

童小暖心下一咯噔,莫名觉得这个秘密绝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雷郁深愉悦的说:“我想到了一个喝酒的好办法!”

话音一落,他就像是疯了一般吻上了童小暖。

男人的手也没闲着,他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对着童小暖的脖颈倒了下去,酒渍顺着她的胸口一直往下淌——

冰凉入骨的酒水让童小暖倒抽一口冷气,她手脚并用的想推开身上的男人,可是她根本就推不动。

男人一个翻身将她压下,禁锢在狭窄的空间里,动弹不得。

良久,雷郁深才放过了童小暖的唇,就在她以为危机解除,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雷郁深却顺着她的颈项、胸口,在她的身上品起了酒。

酒水的冰凉和男人唇舌的温热交织在一起,童小暖脑海只觉空白一片。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身上的兔子装已经不见了,男人品遍了她全身,甚至包括了一些不可侵犯的领域。

童小暖浑身酥软,只觉自己躺在一团软软的棉花里,舒服而沉沦。

直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传来——

童小暖痛得皱紧眉头,对上雷郁深的眼睛,看见了他眼底明显的惊愕。

她慌忙别过头,避开他的目光,心里却忍不住想:结婚三年,她还是处,他一定很震惊吧!

如果当初,她没在雷郁深家族破产的时候嫁给皇甫觉,他们之间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可那时她根本没有选择,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父亲死亡的线索,只要再进一步就能找到证据了,她怎么可能放弃!

却没想到,三年过去,她还是没有找到证据。

而雷郁深,却在这三年里成为了商界的一匹黑马,实力甚至强大到收购皇甫集团的地步!

童小暖还在恍恍惚惚,雷郁深却突然停下了动作,讥讽道:“你怎么还是……难道,皇甫觉他不行?这要是让媒体知道了,皇甫集团的股票肯定会非常的精彩……说起来我还真是捡了个大便宜,竟然能睡到皇甫觉老婆的第一夜。”

雷郁深话音刚落,就带着残暴奋力驰骋起来,毫无顾及童小暖是第一次。

童小暖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拆散了一般,撕裂的疼让她痛呼出声,可是她越是疼,雷郁深就越猛力。

直到她再也抵挡不住,晕厥了过去。

童小暖醒来的时候,雷郁深已经不在房间了!

她甩了甩头,尽量不去回想昨天的狂风骤雨,拖着一身的酸痛和暧昧的痕迹去了浴室。

童小暖躺在浴缸里,温热的水包裹着身体,身上的酸痛也缓解了许多,她不知不觉睡着了……

雷郁深回来,看到躺在冰凉凉水里的童小暖,顿时怒气冲冲的吼了起来:“该死,水都凉了!你到底会不会照顾自己!”

“雷,雷郁深!”童小暖下意识捂住胸口,“你,你怎么进来了。”

“我要是不进来,你就冻死在这里了。”雷郁深一把捞起童小暖,将她抱进房间,察觉到她身上的凉意,他皱了皱眉,随手从衣橱里拿出一件衬衫丢在大床上。

童小暖快速的穿上衬衫,拘谨的坐在床边。

雷郁深冷冽的眼神斜睨她一眼,他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药递到她的面前,“吃了!”

“这是?”童小暖疑惑的问。

雷郁深冷冷说:“避孕药!不是什么女人都配怀我孩子的!”

男人冷酷的眼神,冰凉的语气,不带一丝丝的感情。

童小暖盯着他手心的药片看了许久,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毫不犹豫的将药片吞入肚中。

吃了药,童小暖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是雷郁深三亿买下的女人,她强忍着难堪的问他:“在这里,我需要做什么吗?”

“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暖床工具!”男人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砰!”的一声,房门被重重的合上!

童小暖盯着门板,脑海里一直回荡着‘暖床工具’四个字,它就像是一把利剑直戳入心脏,让她心痛的几乎窒息。

她忍不住想,三年前,雷郁深是不是也这么痛?

童小暖闭上眼睛,在眼眶打转的泪珠,汩汩淌了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至一个中年妇女过来敲门。

“童小姐,饭好了,您什么时候出来吃?”

“您是……?”童小暖茫然的望着妇人。

妇人笑着说:“我是专门负责少爷饮食的,你叫我张嫂就好了!”

“张嫂,我换好衣服就出去!”

“好的!”说起衣服,张嫂想起了少爷吩咐的事情,忙不迭的说:“童小姐,少爷给你准备了衣服,我先带你去看看吧。”

“恩!”

童小暖跟在张嫂身后,很快看到了塞满衣服、鞋子和各种首饰的衣橱,都是当季的新款!

看着这些东西,她却高兴不起来。

现在的她,在雷郁深眼里就是这种拜金的女人吧!

想到这儿,童小暖嘴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她看向张嫂,“张嫂,你的手机能不能借我一下,我打个电话……”

“当然可以。”张嫂把自己的手机递给童小暖。

童小暖拨出一串熟悉的号……

另一边,雷氏集团。

总秘书把几份报告递给雷郁深,“雷总,皇甫集团暂时挽救回来了。”

“挽救?”雷郁深嗤笑一声,将文件丢在桌上,眯眼道:“传话出去,哪个公司敢跟皇甫集团有任何商业往来,雷氏财阀就收购它。”

总秘书低下头,他:“是,我马上去办。”

“还有。”雷郁深叫住了总秘书,他难得的停顿了一下,才问出声:“二十多岁的女人通常都喜欢什么?”

总秘书闻言,蓦地一怔,脑海莫名闪过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消息——自家总裁在别人结婚一周年的纪念典礼上,带走了人家的老婆。

看到消息的时候,她以为又是记者博人眼球胡说八道的,可现在看来,未必是假的。

总秘书想的入神,忘了说话。

雷郁深皱了皱眉,冷冽的声音再次传出,“没有喜欢的么?”

“有,当然有,只是每个女人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总秘书顿了顿,迟疑的说:“有的女人喜欢物质,有的女人喜欢浪漫……”

“她喜欢钱。”雷郁深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

当初,她就是为了钱才会离开他,转投到皇甫觉的怀抱的。

第3章 女人都喜欢的

喜欢钱?

总秘书想了想,说:“不如,送珠宝?最近瑞西推出了一款限量版的钻石首饰套装,价值三百万。”

三百万?这个价格不低了,她应该会喜欢吧?

雷郁深嘲讽的勾了勾唇角,随手丢给总秘书一份文件,“你下去吧,把这份文件给企划部,告诉他们,再拿不出像样的方案就集体走人。”

“是。”

总秘书出去后,雷郁深就放下了手里的签名笔,他拨了一个电话给黑杰克——瑞西的负责人。

“我要一套限量版珠宝,价格随你订。”

电话彼端传来男人的低笑声:“雷总裁的珠宝是买给谁的?是那位刚离婚的皇甫少夫人,还是……”

听到‘皇甫少夫人’,雷郁深脸黑了黑,声音也变得不耐烦起来:“一句话,你给还是不给?”

“给!你都开口要了,做兄弟的哪能不给!”黑杰克故意调侃道:“这套珠宝已经被人炒到六百万的价格了,你看……”

“六百万我会让人划到你账上!”雷郁深眉头也不皱的说。

黑杰克也爽快,“我马上让人给你送去。”

“嗯。”

挂了电话,雷郁深看着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再一次陷入了忙碌中,直至总秘书捧着珠宝进来。

总秘书将珠宝给雷郁深之后,并没有马上出去。

雷郁深抬眸看他:“有事?”

“总裁,皇甫集团……我们要尽快完成收购吗?”总秘书询问着雷郁深的意见。

“越快越好。”

“可是,收购皇甫集团的收益并不大……”

雷郁深打断她:“你这是怀疑我的决策?”

“我没有!”

“没有最好!”雷郁深瞥了她一眼,淡淡说:“出去吧!”

“是,总裁!”

总秘书出去后,雷郁深也无心工作了,他满脑子都是童小暖,他随手拿了桌上的首饰盒,离开了公司。

他一路直奔到公寓楼下,刚一进门就看到张嫂在收拾碗筷。

两副碗筷?

雷郁深看似漫不经心的问:“张嫂,你和小暖一起吃饭了?”

“我……”张嫂拿着擦桌布的手微微一怔,半晌才吞吞吐吐的说:“是……是我。”

雷郁深了解张嫂,她向来谨守本分,不跟主人同桌,就算她真的跟童小暖同桌了,说话也不会吞吞吐吐。

不是张嫂,那就是别人了!

雷郁深眯紧眼,沉声问:“别墅有人过了?”

“没……没人来!”张嫂有些心虚的擦着桌子。

“张嫂!”雷郁深冷下脸孔,彻底动怒了,“我要听实话!”

张嫂知道,事情已经瞒不住了。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说:“是有人来过,是个男人……”

“男人?”雷郁深蹙眉,口气很不好,“谁?”

“不清楚,小姐说是她的家人!”

“家人?”雷郁深冷笑。

去他妈的家人!她童小暖还有什么家人!

摆明了,来的人是皇甫觉!

这个女人,居然跟别的男人在他家共进午餐?

雷郁深心头的怒火瞬间涌了上来,他将首饰盒丢进垃圾桶,迈开大步朝楼上走去!

“砰!”

一声巨响,雷郁深踹开了主卧室的门!

童小暖吓了一跳,“雷,雷郁深?”

“午饭好吃吗?”雷郁深咬牙切齿的问,只要一想到童小暖和别的男人在他的房子里吃饭,他就怒火中烧,恨不得摧毁一切。

童小暖听他这么问,心里七上八下的:“好,好吃!”

“是饭好吃,还是……”雷郁深大步向前,一把攥主童小暖的手腕,冷笑地问:“旁边有人陪着,吃什么都好吃?”,

童小暖瞪大眼睛,心里剧烈跳动起来。

他知道了,他知道皇甫觉来过了!

看来,张嫂还是没能帮她瞒住!

童小暖深吸一口气,解释道:“你别误会,觉他只是担心我,来看看我……”

“觉?”

她在他面前,居然这么亲昵的叫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不过一个前夫,你叫得还真亲热啊!怎么?余情未了?”雷郁深嘲讽道。

童小暖知道雷郁深误会她和皇甫觉的关系,忍不住解释道:“我和觉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和他是……”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雷郁深打断。

“你和他怎么样跟我无关!”雷郁深额头青筋隐现,口不择言道:“童小暖,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女主人了?你不过就是个暖床工具!”

说着,雷郁深松开了童小暖,他脱掉西装,扯开衬衫——

童小暖脸色变了变,到了嘴边的解释又咽了回去,她看着雷郁深的架势,心脏一颤一颤的抖着。

他,他不会又要……又要做昨晚的事情了吧?!

想到昨晚,童小暖酸软的双腿就直打颤,她忍不住连连后退,“你,你要干嘛?”

雷郁深一声不吭,直直朝她走来。

童小暖脊背已经抵在了柜子上了,身后再也没了退路,“雷郁深,你别过来……”

她话音刚落,手臂就被雷郁深抓住,他拽过童小暖,将她摔在大床上!

童小暖被摔的七晕八素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欺身而上了。

又是一场激战。

良久,室内暧昧的声音终于停止了。

“雷郁深!”童小暖声音有些嘶哑,尽管她的身体已经软成了一滩水,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雷郁深动作一顿,他盯着童小暖小心翼翼的眼神,冷冷说:“喜欢?呵,童小暖,你别做梦了,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他,他有未婚妻了?

雷郁深的话,有如当头棒喝落在童小暖头顶,打得她措手不及。

半晌,她才回神,幽幽地问:“既然你都有未婚妻了,为什么还要碰我?”

“男人花钱买女人,目的只是为了发泄,我也不例外!”雷郁深瞥了童小暖一眼,故意说:“毕竟,我未婚妻跟你们这种花钱就能买的女人不一样。”

在他心中,她就是那种人?

童小暖自嘲的勾了勾唇,她忍下委屈,故意 :“是啊,像我们这种女人,就只爱钱!”

雷郁深冷笑一声,随手披上睡衣就出去了,大约几分钟后,他拎着一个银色手提箱进来,打开——

“滴——”一声响,手提箱应声而开,摆放整齐的一箱钞票映入童小暖眼帘。

“你不是爱钱吗?”雷郁深拿起一打钞票,甩在童小暖的脸上,“做一次,我给你二十万!”

第4章 他们之间就是交易

语毕,雷郁深离开了卧室。

童小暖坐在床上,瘦弱的双肩不断地颤抖着,心底锥心蚀骨的揪痛排山倒海般袭来——

最终,她还是没忍住眼眶里的眼泪,大颗泪珠啪嗒啪嗒的掉落,沾湿了一张张钞票!

雷郁深刚开车离开公寓,手机铃声就响了,来电的是他的父亲雷洪。

他由爷爷带大,和父亲的感情并不亲近,毕竟他这个父亲除了败家就是玩女人,情妇能从东大街排到西大街了。

雷郁深将车停在一边,接通电话:“什么事?”

“郁深啊,你今晚来圣德罗拉一趟吧,叶家丫头回来了,你妈安排了会面……”

“我不会过去,更不会娶她!”雷郁深一口拒绝。

雷洪苦口婆心继续说:“叶家的财政背景极佳,和我们雷氏相得益彰,叶珊人也长得漂亮,还是休斯顿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和你很配!我和你妈都很喜欢她……”

“你们喜欢,那你们自己去娶。”雷郁深正要挂断电话,耳旁突然传来母亲的声音。

“雷郁深,你想让你养的那个情妇安然无恙的话,今晚过来圣德罗拉,否则我就……”

“你随便!”

雷郁深的声音毫无波动,然而挂了电话之后,他却将方向盘猛地调转,朝着公寓的方向疾驶。

到了公寓,雷郁深将童小暖一把从床上拽起,“跟我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童小暖浑身上下都是酸痛的感觉,她的腿间还湿湿黏黏的,极其不舒服,“雷郁深,我还没穿衣服……”

雷郁深一声不吭的用被子包裹着童小暖,将她横抱着上了车,然后又联系张嫂过去另一边别墅准备。

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到了一处庄园,庄园的中央竖立着一栋三层式的欧式建筑的别墅。

不,用城堡来形容应该会恰当一些!

“雷郁深,这里……也是你的产业?”童小暖忍不住问。

“其中之一。”

他名下房产众多,这栋算是他产业里最贵的那一处,千亿的高价令人咋舌。

雷郁深将童小暖安置好之后,张嫂就慌慌忙忙的进来了。

“少爷,叶小姐来了,还有夫人……”

“人在哪里?”雷郁深镇定自若,显然雷母的出现在他的意料之中。

“就在客厅里!”

雷郁深大步朝着客厅去,倏然想到什么似得停了下来,她转身吩咐张嫂:“准备一些点心,不要太甜,还有奶茶,等她醒了端上来。”

说完,雷郁深就走了。

张嫂看着少爷远去的背影,眸底闪过复杂的光芒。

少爷……居然会记得一个女人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

看来,少爷真的很重视童小姐。

客厅。

“这么大的庄园里都是死人吗?来了半天都没有一口茶水?我儿子难不成都养了一群废物吗?”

雷郁深刚进来,就听到雷母的责斥声。

他冷笑一声,瞥向一旁的佣人,眼神朝着她示意。

佣人立马上前几步:“请问,老夫人和小姐要喝些什么?”

“老夫人?”雷母乔培琴瞬间皱紧了眉头,“你眼睛是瞎了吗?我哪儿老了?你信不信我让我儿子辞了你?让你卷铺盖走人?!”

佣人立马改口:“对不起,对不起,请问夫人和小姐要喝些什么?”

“姗姗啊,你要喝些什么?”乔培琴一改刚刚的尖锐刻薄,笑看着叶珊。

“伯母不用客气的,咖啡就好。”叶姗落落大方的朝着佣人点了点头,“麻烦了。”

做作。

这是雷郁深对叶姗的第一印象!

佣人礼貌的对叶珊笑了笑,而后再次看向乔培琴,“夫人,您想喝什么?”

“龙井。”

“是。”

佣人下去后,乔培琴就拉着叶珊坐了下来,“郁深,我给你介绍……”

雷郁深挑了挑眉,脸上闪过一丝冷意:“不用介绍了,叶小姐我认识,她上过好几次头条新闻。”

眼前的这个女人混迹夜店,和好几个男人都传出过夜宿的新闻,表面上看着温柔大方,实则浪荡不堪。

他雷郁深上女人也是有底线的,这种女人他看都懒得看一眼!

乔培琴丝毫没察觉雷郁深的不悦,她继续说:“郁深啊,你一个人在外边住妈不放心,妈想让姗姗住在这里,在你身边也好有个照应。”

照应?

雷郁深的眸子倏地望向乔培琴:“我不需要这样的照应。”

“你……!”乔培琴瞪了一眼雷郁深,气得脸都要绿了。

叶姗在这个时候挽上乔培琴的手臂:“伯母,您别生气,我帮不上郁深什么忙的……”

“什么帮不上,你可是金融系的高材生!”

乔培琴话音刚落,雷郁深就不紧不慢的接道:“公司的高材生很多。”

一再被雷郁深驳了面子,乔培琴气得要命,可她不能在叶珊面前失了分寸。

“茶水怎么半天都没上来?珊珊,你能去厨房看看吗?”乔培琴拍了拍叶珊的手,示意她暂时离开。

叶珊听明白了乔培琴的意思,点头就走了。

看着叶姗渐渐远去,乔培琴的目光落在雷郁深脸上:“那个女人在楼上吧?”

“你想干什么?”雷郁深板着脸问。

乔培琴笑了笑,没回答她的问题,只说:“你该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吧?”

“我当然清楚,毕竟就是因为你,雷雅才会变成植物人。”提及妹妹雷雅,雷郁深的心头微微一颤。

当年的事情他并不了解,可有一件事他心里很清楚,妹妹会出车祸跟这对父母都脱不开关系!

听到雷郁深提起雷雅,乔培琴脸色顿时大变,“够了,不要动不动就提小雅!”

“我不提,你就能当做事情没发生过?”雷郁深眸底闪过讽刺。

乔培琴心虚的避开他的视线,义正言辞的说:“现在我要跟你说的不是小雅,而是楼上那个狐狸精!”

“你要是不让叶姗住在这里,我就不会让她好过!你现在是能保护她,可你能24小时都跟着她吗?你想让她安然无恙,姗姗就必须住在这里,另外,她会担任你的秘书,下周一就去上班。”

雷郁深沉默着,半晌没说话。

他很了解乔培琴,她说得出就做得到,正如她所说,他不可能全天24小时都将童小暖绑在身边,就算他愿意,童小暖也不会愿意。

与其跟她对着干,让童小暖陷入危机,倒不如顺着她。

他会让叶珊知难而退!

雷郁深点头,“她可以住下,你让她下周一搬进来吧。”

“早这样就不好了!”乔培琴笑着说。

雷郁深松了口,乔培琴就有信心叶珊一定能赢得他的心!

第5章 大名鼎鼎的雷夫人

两人谈话刚结束,叶珊就过来了,乔培琴高兴的朝着她招了招手,“姗姗,快过来,怎么去了这么半天。”

叶姗坐到她旁边,语气轻柔的解释道:“伯母,佣人的动作有些慢,我等了一会儿。”

“这样啊。”乔培琴理解的点点头。

这时候,小玉有些哆嗦的端着茶水、低着头走到了客厅,将龙井和咖啡放到了桌上。

“夫人、小姐,请慢用。”小玉的声音都在发抖……

这里的佣人都是精挑细选的,不可能端个茶都发抖,雷郁深目光落在小玉身上,眼尖的瞥见了她手背的大片红色。

这个叶珊——

雷郁深低下头,眸子沉了沉。

乔培琴丝毫没发现佣人的一样,她张口就骂了起来:“我是老虎?能吃了你?说话就说话没事抖个什么劲!还有啊,端个盘子也哆哆嗦嗦的,啧!”

小玉被训得动也不敢动,只紧绞着手低着头。

乔培琴又训了半天,直到嘴巴有些干了,她端起龙井茶准备抿一口,谁知嘴唇碰到的却是滚烫的开水!

“嘶……你到底会不会泡茶?”乔培琴怒红了脸,顺势就把茶水泼向小玉!

“啊——”

小玉被烫的发出一声尖叫,跌坐在地上,滚烫的水沾湿了她的佣人服。

“这么烫的开水,你是要烫死我?”乔培琴抬手就要给小玉一巴掌,却被一只纤细的小手给接了下来!

“夫人,开水烫,那就换水,有必要这样大动干戈吗?”童小暖一下楼就看到这样的场景,忍不住出手拦下了乔培琴。

乔培琴眸底闪过不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皇甫少夫人……不,你现在的身份应该是我儿子的情人吧?啧啧,你这张脸长得倒是不错,不过就算你长得再漂亮,我儿子迟早会玩腻你,然后把你一脚踹开的,你可别忘记你的身份!”

“我很清楚我什么身份,倒是雷夫人您……您说的话,跟您的身份真心不怎么搭。”童小暖面不改色的回嘲道。

乔培琴听出她的嘲讽,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声音不知不觉也冷了下来,“我听说你爸死了,你妈改嫁了,我特别好奇,你勾引人的功夫是你妈教你的?还是你死去的爹调教出来的?”

“你可以侮辱我,可以骂我,但是请你别侮辱一个已经去世的人,这样会显得你特别没教养!”童小暖红着眼眶,强忍着眼泪说。

“教养?”乔培琴冷笑盯着童小暖,一字一顿的说:“你勾引我儿子,你很有教养?你父亲生了你这么个女儿,他有教养?”

乔培琴字字句句都不离童小暖的父亲,童小暖咬牙切齿挤出一句话:“我再没教养,也比不上您!”

乔培琴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她扬起桌上的茶壶,毫不犹豫将里头滚烫的水朝着童小暖泼去……

童小暖紧闭着眸,等待滚烫的降临——

然而,明半响之后,她都没有感受到滚烫的热开水?

是烫的麻木了?

还是她的感官系统出了问题?

童小暖睁开眼,雷郁深放大的脸孔出现在她面前,他……他替自己挡了茶水?

不等童小暖反应过来,乔培琴就吼了起来,“雷郁深,你在干什么!”

乔培琴怎么也没想到,雷郁深竟然会将童小暖护在怀里!

那可是滚烫的热水,她刚才喝了那么一小口,被烫的嘴现在还疼——

叶珊也吓着了,半天才回过神,“雷郁深,你没事吧?伯母不是故意的,我……我给你上药。”

雷郁深挥开叶姗的手,“不用!”

紧接着,他的目光落在乔培琴脸上:“你闹够了吗?”男人冷冽的眸子散发着阵阵冷意,冰冷的语气让人觉得害怕!

乔培琴知道,雷郁深是真的怒了,她要是再闹下去,事情可能会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想着她来的目的是让叶珊住在这儿,反正她现在目的达到了,也不必留在这里了。

乔培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童小暖,才拉着叶珊说:“姗姗,我们走!”

“可是……雷郁深的伤……”叶姗看了一眼雷郁深,又看了看乔培琴。

“放心吧。”乔培琴瞥了雷郁深一眼,说:“这里有药,还有私人医生,他没事的。”

等到乔培琴她们离开,吓得不轻的小玉这才反应过来,“少爷,我,我去给你拿药!”说着,她立马跑到了不远处的柜子里,拿出了医药箱。

张嫂也赶了过来,看着一片狼藉的客厅,还有受伤的雷郁深,她担忧的说:“少爷,没事吧?需不需要叫医生?”

“不用。”烫伤而已,对他而言就是小事。

“可是……”滚烫的水浇在身上,怎么可能没事。

张嫂不放心雷郁深,可雷郁深却不肯松口,他径直回了房。

“都烫成那样了,不上药怎么行?”张嫂忍不住嘀咕着。

童小暖叹了口气,她伸手接过小玉手里的医药箱,快速的追了上去。

卧室,雷郁深换了衣服,他坐入皮质的沙发内,随手拿起手机看着什么。。

童小暖进了卧室,迟疑的问他:“你真的不需要上药吗?”

“不需要。”雷郁深头也没抬,淡淡的回了一句。

“都伤成这样了,怎么能不上药!”童小暖有些生气,她没理会雷郁深的拒绝,径直用手指沾了一些烫伤膏,又将他的黑衬衫撂了起来……

还说不需要上药,都烫成这样了!

童小暖看着男人烫红红一片的后背,心猛地一颤,这是他为了保护她受的伤。

明明他已经不爱她了,明明他连未婚妻都有了,为什么还要保护她……

童小暖的眼眶莫名干涩起来,她强忍着眼泪给雷郁深上药,却不知道就在她的手指在他背上划着圈圈的时候,男人意外的心猿意马起来。

身下胀痛的厉害,雷郁深再也忍不住了,他一个翻身将童小暖压在身下。

很快,暧昧的喘息声瞬间遍布在房内的每一处……

良久,良久之后。

童小暖眼皮沉的要命,她累得浑身上下都提不起一点力气。

一旁,雷郁深低头凝望着她,嘴角不自觉弯起了弧度。

床头柜的手机震动了好几次,雷郁深不耐烦的皱了皱眉,良久才不舍的收回视线,他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的名字,迅速滑动了接听键。

“麦斯?”

麦斯是他的好友,同时也是全球知名的医生,目前负责她妹妹的病情。

本小说暂时无资源,敬请期待。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