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魏云真慕迟by暖冬小说_将军不可以小说阅读

魏云真慕迟by暖冬小说_将军不可以小说阅读

作者:暖冬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8MB

时间:2018/10/11 17:41:29

内容概述:本小说由“暖冬”所创作《将军不可以》小说,讲述了魏...

手机APP阅读 39263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本小说由“暖冬”所创作《将军不可以》小说,讲述了魏云真慕迟的故事,前世的云真可是幸福而高贵之人,在这个游戏人间,魏云真遇到慕迟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第0001章重生

魏云真醒来的时候,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她重生了。

前世的事情不断的在她脑海浮现,皇宫的残垣断壁,到处逃命的宫人,还有冲进皇宫烧杀劫掠的叛军。

此刻,这些通通都没有!

她没有被毁容,没有流离失所,更没有被*上城门,跳下护城河。

她重生回到了十五岁。

纯白色的鲛珠纱外站立着一名纤细的身影,柔柔的女声传来,“公主。”

是她的贴身宫女,锦瑟。

魏云真起身,撩开珠纱,抬眸看向一袭粉衫的锦瑟,轻声喊道,“锦瑟。”

锦瑟本想叫魏云真起身用膳,却看到魏云真发红的双眸,急忙询问,“公主,可还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奴婢这就去传太医。”

“慢。”

魏云真喊住她,她伸手示意,锦瑟立即恭顺的弯腰,手抚摸上了锦瑟姣好的面庞,滑腻有血有肉的皮肤和正常的温度,锦瑟是真的。

“公主。”

锦瑟疑惑的望着她,自从醒来后,公主的行为就让她感到很怪异,现在更甚。

魏云真收回手,笑道,“锦瑟,你还在,真好。”

记得上一世,锦瑟为了保护她,凄惨的死在了叛军箭下。

还有她的皇兄。

“我要去见皇兄。”这个时候,她的皇兄应该正在御书房批奏折。

说完这句话,魏云立即下了塌,直往宫殿外冲去,也不顾锦瑟在她身后的喊声。

御书房

皇帝陛下正在认真的批着奏折,忽然听到御书房外有争论声,随即而至的就是房门被撞开的声音。

“皇兄。”

魏云真不顾阻拦,硬是闯进了御书房。

站在桌案前的魏云冽身穿一袭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的明黄色长袍,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衣袖被风带着高高飘起,飞扬的长眉微挑,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闪烁着和煦的光彩,俊美的脸庞辉映着晨曦,带着天神般的威仪和与身俱来的高贵,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魏云冽抬头见她闯进来,蹙眉轻声呵斥道,“云真,御书房乃是重地,在敢擅自乱闯就罚你不许出长乐宫。

听着皇兄熟悉的声音,魏云真眼眶再次红了,慢慢走近他,仔细的看着他,这就是上一世将她护在了最后的皇兄。

“云真,你怎么了?”魏云冽发现他的皇妹今日的行为很是奇怪。

魏云真忍住眼泪,摇摇头,轻声道,“我是来给皇兄送膳食的,皇兄批了一天的折子,也该累了。”

此话一出,魏云冽挑眉,他家皇妹何时懂体贴了?

忽然,御书房外传来公公尖细的声音,“陛下,慕将军求见。”

是他!

慕迟!

魏云真还没做好要见他的准备,急的原地踏步。

还是魏云冽见她不知所措的样子,提醒道,“去屏风后躲着。”

魏云真点点头,刚躲在屏风后面,慕迟便走进了御书房内。

第0002章将军抱我

御书房内回荡着慕迟和云冽的对话,魏云真躲在屏风后,一动不动,静静的听着慕迟的声音,从来没有觉得他的声音如此好听,低沉,引人沉迷。

以至于慕迟离开后,云真还在愣神。

待到她从屏风后出来,见御书房只有云冽一人,下意识的问道,“慕将军呢?”

云冽答道,“已经走了。”

走了?

云真懊恼的跺了跺脚,急忙跑出了御书房。

云冽皱眉,皇妹情况有点奇怪。

追出去的云真,看到已经离宫门不远的慕迟,小跑上前,耐何她一双小短腿比不上慕迟的一双大长腿,她急的在身后大喊,“慕将军,慕将军。”

前面的慕迟听到熟悉娇嫩的嗓音,停下脚步,转身便看到一袭白衣的云真向他跑来,小声讷讷道,“公主...。”

云真总算追到了人,弯下腰在他面前气喘吁吁,“将军,你走的好快。”

慕迟说道,“公主,唤臣可是有事?”

呼吸顺畅的云真直腰身,抬头望着他那张清润俊逸的脸庞,今日的慕迟一身蓝色锦服,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挽起,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凤眸,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将,将军。”

她本没有想过要这么快面对他,刚才听皇兄说他离开,一着急就追了出来,现在如此近距离面对,她到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慕迟见她红唇微张又闭,欲言又止,一双小手紧紧的纠着裙带,不知道说什么的纠结模样。

他从未见到她如此小女儿家紧张的娇态。

冷风拂过,吹起她的裙角,露出一双白皙的美足,立即吸引了慕迟的眼光。

云真这才注意到自己连鞋袜都未穿,立即缩了双脚,藏在百褶裙下。

动作在快,也快不过慕迟,那双雪白双脚已经映在他的眼中,小巧玲珑,雪白毫无瑕疵,脚趾粉嫩。

如今天气已入深秋,冷风虽不刺骨,但也让人受不了冷。

“公主,玉体尊贵,切莫...赤足乱跑。”慕迟低低提醒。

既然如此,云真对上他深邃的双眸,“慕将军,你抱本宫回长乐宫吧。”

慕迟愣住,在他印象中,云真从不会这样温和对他说话。

“公主,这样...于理不合。”

云真才不管什么理不理的,她说出的话绝对要做到,“本宫不管,你不抱本宫回去,本宫就一直站在这。”

慕迟还想推拒,可见她一副无比认真的模样,微叹口气,走近她,双手一张将云真打横抱起,往长乐宫方向走去。

云真身娇体软,慕迟抱在怀里几乎感受不到什么重量,反倒是云真,一入慕迟将军怀抱,立即双手怀上他的脖子,稳住身子。

亲密的姿势,让慕迟的鼻尖都荡漾着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薄荷香,引人入胜,他从不知道她的体香如此让人深陷沉迷。

慕迟喉咙动了动,压下内心的躁动,手上微微用力收紧,将她娇软身子更加贴近自己。

第0003章将军别放手

慕迟抱着云真走的慢,云真安心的将小脑袋倚靠在他的肩膀上,近的红唇快要贴上慕迟颈处的小麦色肌肤。

温热的气息暧昧的喷洒在脖颈处,慕迟全身紧绷,手上的越来越用力收紧。

一道温润的男声在旁响起,“公主。”

云真记得这道声音,属于她最宠爱的一名的男宠,恒公子。

慕迟停下脚步看向来人,来人一袭淡紫锦服,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浑身上下散发着温润如玉的气息。

不止云真认得,慕迟也认识他,他是云真公主的男宠。

待到叶恒走近,云真这才抬头看向他,嗓音冷淡,“有什么事?”

云真冷漠的态度让叶恒微愣,以往云真见他都是笑脸相迎,从未冷脸过,如今这是怎么了?

叶恒的反应,云真看在眼里,不由得暗声嘲笑,上一世就是叶恒与叛军合作,偷了军部防镇图,导致皇城失守。

而她更是被毁容,*着跳下了护城河。

现在看到他如此虚伪的样子,云真就一阵的怒火中烧,为了不让自己露出破绽,她别过眼,“将军,我们走吧。”复又将脑袋倚靠在慕迟的肩上。

慕迟微微垂眸,看着她一副不想理人的模样,对着叶恒微微颔首,抱着云真继续往前走去。

等到两人到了长乐宫,一直在殿外守候锦瑟看到竟然是煞面将军抱着公主回宫,不由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是个什么情况?

慕迟这是第一次来到长乐宫,走进殿内,朝着里间的床榻走去,他本想将云真放下,可云真却不撒手。

“公主。”慕迟喊道。

云真将小脸埋在他的脖颈间,闷闷说道,“慕将军,你别放手,让本宫抱抱。”

慕迟眼光微凝,因她的这句话身子僵硬了下,见她没有撒手的趋势,便只能自个儿坐在塌边,怀里抱着云真。

安静的殿内,静的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慕迟还来不及好好观察她的殿内情况,便被她的举动吸了神,云真没有抬头,看着他的形状好看的下巴,不由自主的素手抚上,细细描摹。

上一世,到她临死之际,她才知道慕迟有多爱她。

而重活一世的她,不想在错过他。

娇软的身子撑了起来,纤细的手指缓缓的抚上他的薄唇,细细描绘唇形。

两人视线水平对视,慕迟漆黑的瞳孔中倒映着她的身影,只见他薄唇轻动,“公主,你这是作何。”

作何?

她也不知道自己做出了什么举动,只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云真的柔软红唇已贴上他微凉的薄唇。

慕迟震惊云真的举动,却未曾反抗。

双唇相贴,云真动作稚嫩的摩挲着他的唇,微微张口含住他的下唇,轻轻吮吸。

反观慕迟,却对云真的举动,毫无反应。

慕迟的反应,让云真无措,只待她红唇略微后退,慕迟却一手扣上她的后脑勺,将薄唇猛地压向她,重重的碾磨,趁着她微张口的瞬间,长舌窜进了她的口中,捕捉她的丁香小舌,欢快起舞,吞咽着她的口液。

无比安静的殿内,只余两人之间的吮磨声,听的脸红心跳。

身子彻底瘫软了下去,仰着头被动的承受着慕迟霸道的亲吻。

从来不知道和慕迟接吻是一件如此心动的感觉。

“嗯...。”

慕迟吻的她快喘不过气,下意识的低低呻吟出声,嗓音细的勾人,双手推拒着他结实的胸膛,喊道,“将,将军...。”

听到云真的细细喊声,慕迟这才依依不舍的退出了舌,放开了被他吻肿的红唇,离开之际两人还相连着一丝丝暧昧的银线。

第0004章送药

那日慕迟离开长乐宫之际,眼神复杂的看着鲛珠纱背后的身影,终究是没问出口,离开了长乐宫。

云真则一直沉浸在害羞中,完全没有发现慕迟的变化。

这是她第一次和慕迟将军如此的近距离接触,望着他那双浩瀚无垠的双眸,她就忍不住心中的悸动,想要离他更近。

云真近日来的诡异行为,让锦瑟甚是好奇,她发现自从公主坠马醒来后,整个人都变了,现在更甚是一个人会发呆傻笑。

“公主,您不是一向最讨厌慕将军的吗?”

“谁说本宫讨厌他了。”云真嗔了锦瑟一眼,反驳道,她喜欢他还来不及呢。

啊?

此话一出,锦瑟小心翼翼的询问,“那是公主,想收了慕将军为男宠?”

男宠?

不不不,云真摇头,她从未想过要将他收为男宠,她只是想好好的弥补他。

这就更加奇怪了,公主一向不是看中哪位年轻俊美的公子,都会大手一挥,将其纳入自己的后宫。

为何就是不收慕将军呢?

作为云真的贴身大宫女,昨日公主和慕将军两人在殿内呆了好久,等到慕将军离开,她进入殿内就看到了云真那妩媚红肿的嘴唇。

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两人在里面干了些什么。

云真吃完桌上的冰镇鸭梨,朝锦瑟说道,“锦瑟,收拾收拾,本宫要出宫。”

出宫?

“去哪?”

“将军府。”

锦瑟傻眼,她家公主最近是怎么了,着了慕将军的魔了。

正好云冽今日要下旨给慕迟送珍贵伤药,云真二话不说就抢下了这个活儿,那积极的模样,让云冽好好审视了她一番,那眼神诡异暧昧的让云真如小兔子般的逃出了御书房。

待到云真来到将军府的时候,慕迟这个时候正在泡药浴。

房外的云真示意侯在外面的下人噤声,而她则是轻轻推开了房门,朝屏风后的浴池悄声走去。

慕迟作为京都的煞面将军,五感自然是比常人更好,他自然是听到了屏风后的声响,但他未曾身动,他倒要看看身后人是谁,想做什么。

云真越过屏风,望着他坐在浴池内的背影,小麦色皮肤上布满了水珠,肌肉纠结,壮实有力,看的云真心跳加速。

从来不知将军衣服下的身材如此之好。

待她越来越走近,手指刚抚上他的肩背,慕迟猛地伸出手,将身后人拉到他眼前,正想冷声训斥,是哪个不长眼的狗奴才不听他的吩咐,擅自进了浴房。

却见半个身子都被拉进了浴池里的人抬头,却是云真公主。

“公主。”慕迟讷讷道。

因为被慕迟一拉,两人挨的极近,可以说是云真半个身子被捞在慕迟怀中。

“将军,难受。”

慕迟急忙将她拉了起来,问道,“公主为何在这里?”

“本宫来给你送药。”

云真跪坐在浴池边上,上半身已被打湿,水滴顺着发丝滴落,双颊微红,红唇诱人,一双炯炯有神的纯洁双眸看着他。

慕迟微微别过眼,不再去看她如此诱人的面相。

“公主,您不该进入浴房。”

云真眨巴眨巴了双眼,为什么?

emmmm这个肉一直没写到

近期只有肉渣,没有红烧肉

咳咳咳,

将军很禁欲,不到时候,不变

因为这本文,也不知道是写长还是写短,所以剧情不是很详细,不重要的直接被我略过了

希望看书的可爱们,还i能喜欢

如有建议,请留言给我i 嘤嘤嘤

第0005章上药

上一世的慕迟为了她,一人杀尽叛军,被乱箭S死在了城墙之下。

云真望着他别眼的举动,以为是不喜欢做出了轻浮举动的自己,略是难过的抿唇,“本宫知道了,本宫下次不会乱闯你的浴房了。”

慕迟心细的听出云真微妙变化的语气,看向她,只见她失落的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

慕迟微叹口气,“公主,请您先出去。”

嗯?

云真略是迷茫的抬头,就这么不想看见她吗?

瞧着她那可怜兮兮,小鹿般水汪汪的眼睛,慕迟动了动喉结,“臣,要起身上药了。”

她这才注意到慕迟的胸膛处有好几处伤疤。

话从她嘴中吐出,“将军,本宫给你上药吧。”刚才她看到门外还有一名婢女守着,

想必,慕迟定是想让她出去,唤婢女进来给他上药。

不知为何,她就是不想。

慕迟拒绝道,“公主,乃是千金之躯,不可。”

“有什么不可以的,本宫说可以就可以,就由本宫替你上药。”强硬的说完,云真起身走向了屏风外面。

慕迟看着屏风上倒映出来的纤细身影,终是无奈,起身。

反观云真,背着屏风,听见后面的水声,紧张的手心冒汗。

待到慕迟穿好中衣,赤足走了出来,便见到正在发呆的云真,唤道,“公主。”

听见熟悉的声音,云真收回游离的思绪,看向慕迟,一身白色中衣,一头墨发披肩,温润如玉,仙人之姿说的就是他。

谁能想到人人害怕的煞面将军,其实是一名翩若惊鸿的贵公子。

“药在哪?”云真问道。

“桌上。”

云真拿过桌上的玉色瓷瓶,催着他,“快坐下。”

对于云真的催促,慕将军迟疑,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现在还要让千金之躯的公主亲自为他上药,着实于理不合。

云真见他没有动作,便主动拉过他的手,往一旁的贵妃榻上走去,两人面对面而坐,云真二话不说就去脱他的衣服。

“公主。”慕迟大手覆上她的小手,制止道。

自知举动唐突,云真小脸烧红,猛地抽回手,嚅嚅道,“将军,本宫...不是故意的。”

他发现这两日来,云真公主在他面前都表现的非常小心翼翼,似是怕伤了自己。

慕迟看不得她这样小心,于是自己背过身去,脱下中衣,低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那便麻烦公主了。”

云真笑了笑,“嗯。”

慕迟感受到纤细略微冰凉的素手在他背上细细的磋磨,身体紧绷的厉害,感觉舒服又难熬,他要拼命的抑制自己内心的蠢蠢欲动,才能不对她动手。

直到那双素手慢慢的从背后磋磨到他的肩上,再往前慢慢下移,云真也因这个动作,半跪在了榻上,半倚靠在他身上。

慕迟清楚的感受到来自背上柔软的挤压,还有耳畔温热的呼吸,让他呼吸急促。

大手猛地压住她的小手,云真正好趴伏在他的身上,见他举动,微微偏头,“将军,怎么了?”

好像是在朝着慕迟的耳朵吹气,撩人又诱惑,立即让慕迟的耳朵红得发烫,然而云真的注意力都在他完美的侧脸上,没有发现耳朵的异常。

慕迟微微偏头,两人唇与唇之间的距离只有一厘米,垂眸看着她那双微张的樱桃小口,慕迟回忆起昨天才品尝过的柔软濡湿,那种感觉是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他还想在尝尝那种感觉,于是头慢慢朝云真靠近,吻上他那肖想已久的红唇,轻轻厮磨,重重吮吸,云真乖顺的张口,让他的长舌探进她的口腔,随着他的长舌起舞,翻搅。

两人吻的入迷,不知何时云真已被他揽入怀抱,细长的双腿横跨在他身上坐着,柔软的私密抵着他结实的小腹,轻轻摩擦着。

欲火顿时被燃烧起来,慕迟一手扯掉她腰间的玉带,纯白色的百褶裙散开来,顺着宽松的襟口,大手探了进去,隔着肚兜,一把握上她胸前的雪软,轻轻的揉捏着。

面料的磋磨,给身体带来一阵阵颤栗,快感延发到四肢,带来异常的欢愉。

“唔...。”

云真顺着他手上的动作,低吟出声,更加揽紧了他的脖颈,用力的亲吻,沉迷其中。

衣衫紊乱,露出了大半个雪白纤细的身子,慕迟看的顿时眼红,恨不得立刻扒光她,让她躺在自己身下,承受自己凶猛的侵犯,酣畅淋漓的干一场。

这样的亲密接触,是慕迟想了许久,念了许久,从未想到会有实现的一天。

从未想过她会如此温顺的躺在自己怀里,任他放肆亲吻。

吻够了那双红唇,他的薄唇逐渐下移,吻过她的下巴,精致的锁骨,最后吻上她雪腻酥胸,含住从肚兜旁露出来的顶部红樱,舌尖轻舔,用力吸咬。

“将军...。”已陷入痴迷的云真,下意识的讷讷喊道。

身子软的不像话,如果不是慕迟还抱着她,云真怕是就跌下去了。

这声柔的能掐出水的喊音,拉回了慕迟迷失的理智,他停下动作,双目看着被他舔舐的湿亮亮的红樱,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你们看着是什么感觉

总之我写的很没感觉

嘤嘤嘤,果然是没写好

本小说暂时无资源,敬请期待。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