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张茜李诚小说_你向左我向右在线阅读

张茜李诚小说_你向左我向右在线阅读

作者:素年锦时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5.1MB

时间:2018/10/11 17:38:04

内容概述:《你向左我向右》是由作者“素年锦时”所写的一部言情...

手机APP阅读 14767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你向左我向右》是由作者“素年锦时”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张茜和李诚之间的感情纠葛,老公出轨也就算啦,而出轨对象还是个男人...

张茜李诚小说_你向左我向右在线阅读

第一章 我的老公出轨了

结婚七年,我从没想过我的老公会出轨,而且出轨对象还是个男人。

我叫张茜,今年已经二十五岁,和我老公李诚已经结婚七年。

婆婆陈红每天都骂我是不下蛋的鸡,但她怎么知道李诚和我结婚后,根本都没有碰过我。嫁人七年,我却还是个处女,说出去都会笑死人。

今天是结婚七周年纪念日,李诚还是没有碰我的意思,我心里面也很凉了,去问李程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李诚瞥了我一眼,有些无奈说:“茜茜,我在外面从来没有过其他女人,你不要这么蛮不讲理,每次都拿这个说事,有意思吗?”

我委屈,又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李诚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继而开口:“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下次不要再提。”

我不死心的追问:“你告诉我为什么从来都不碰我?如果是我身上的原因,你说出来我一定改。”

“不是你的问题,别多想了。”李诚目光平静,他把手机放在床头,镇定自若的单手推开我,说:“你好好冷静一下,我去上个卫生间。”

他的反应让我有些呆滞,缓不过神。

李诚进了卫生间,我疲软的拉过被子盖住脑袋。

凭良心讲,李诚除了不碰我,其他方面都很好,对我百般呵护,在外人面前也是个优质老公,给足了我面子,我还奢求什么?

想到这里,我眼眶蓦地就红了,闷在被窝里不吭一声。

突然,寂静的房间里传来一道消息铃声。

放在床头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光,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想要去翻他手机的想法。

或许,可以从他手机里发现什么?

可是李诚不喜欢别人动他手机!

我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理智最后还是抵不过心里的声音,我从被窝里出来,伸手拿起手机。

手机有密码,我凭着记忆试着解锁,手机“叮”的一声弹出界面。

开锁了?

我的心砰砰乱跳,一条消息赫然入目。

“阿诚,明早九点,盛华酒店502号房,我等你。”我整个人犹如雷击了般,脑袋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冷静的放下手机,安然无事的没哭没闹。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红肿着双眼,一宿没睡守着李诚,他一起床,我立刻也跟着起床,悄悄跟着他出门。

如果李诚只是想在外面玩玩,我可以容忍一次,毕竟七年的夫妻感情,不是说离婚就能离婚的。

可是这个想法在我跟踪李诚到盛华酒店502号房后全部消散的无影无踪。

勾引我老公出轨的不是狐狸精,而是个男人,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白脸。

小白脸我认识,很面熟,他是李诚的助理。

我记得他的名字叫顾潇,这个名字还是李诚亲口告诉我的。

只不过是助理而已,而且还是个男人,李诚并没有出轨。

思及此,我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放下了心里的疑虑转身出盛华酒店。

晚上,李诚回来的很晚,我赶紧趿着拖鞋迎上去,腻声叫他:“老公,怎么工作到这么晚?饿了吧,我马上下厨给你做点宵夜!”

我话音一落,他立刻拉住我,冷清的说:“不用,我等下还有公事要做,你快去睡吧,以后这么晚就不用等我了。”

“你还要工作?”我有些失落,搓着手试探般问:“我等你好久了,今天是我危险期,老公我们要个孩……”

话还没说完,李诚突然不耐烦的打断我,“我累了。”

我默默的咽下要出口的话,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这一刻,我突然感觉我老公变了!

凌晨一点,书房里依旧亮敞一片,相反我的卧室却清冷得很。

半个小时后,我心里想着刚才和李诚闹的事情,心烦意乱睡不着。

正在此时,卧室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李诚轻手轻脚的进来,我赶紧装睡,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我一直侧躺着佯装睡着了的样子,不吭一声直到身边人呼吸渐渐均匀。

李诚睡着了,床头处正在充电的手机却一直传来震动声。

是李诚的手机……

=

微微抬起身子,没忍住伸出手拿过床头的手机。

输入手机开锁密码,微信里数十条语音信息弹出来。

微信好友的备注是顾潇。

我迟疑的点开语音消息,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阿诚,你好厉害,今天弄得人家好疼。”

“但是好舒服。”

“我好爱你!”

……

一个男人对我的老公说爱,我所有的睡意瞬间全无。

隐晦暧昧的话语充斥在我耳边,我惊骇的脸色发白,身上发冷。

李诚是个同性恋,我老公居然是gay。

同性恋这个词,我只在网上看见过,却没有真正见过这类人。

没想到,结婚七年,李诚从不碰我,原来是因为他喜欢男人。

我悲怆的眼角流出眼泪,不敢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突然,手机又传来震动,我回过神,低头看着手机上的晚安两个字。

我压制住要爆发的情绪,颤抖着手快速打字,和微信上的顾潇聊天。

“顾潇,你他妈怎么那么恶心?李诚是我老公,你以后别再纠缠他!”

这条消息发出去后,顾潇再也没有回我。

我心里一急,又接连发出去几个警告的信息,我只想让这个男人离李诚远点,不要再纠缠他。

可是第二天,我刚睁开惺忪的睡眼,一个枕头便朝我脑门上砸过来。

李诚黑着脸站在我面前,平时温润的眉眼染上戾气。

我被吓了一跳,猛地从床上起来。

李诚紧抿着唇不出声,只是直勾勾的凝视着我,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弱弱的问:“你…你怎么了?是不是没睡好?”

我刚说完,他立刻阔步上前,满脸阴霾长臂一身,直接单手掐住我的脸,眼中的狠劲让我呼吸一滞。

我呼吸急促,声音发抖说:“老公,你…你怎么了?”

李诚冷笑一声,“张茜,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

我心里咯噔一声,难道他知道我看了他手机?

可是我昨晚明明删了信息啊!

我赶紧装糊涂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李诚的语气陡然变得阴森,他松开我的脸,换而掐住我的脖子,微微使力掐紧,面无表情看着我呼吸困难的样子说:“贱货,若不是为了他,我怎么可能和你同床共枕七年?”

“你什么意思?”我也怒了,红着眼睛质问他:“李诚,你他妈是不是从来就没爱过我?”

第一次对着他爆粗口,问出这句话,仿佛用尽了我全部力气,一时间浑身虚软,大口大口的喘气。

李诚掐着我脖子的手加重力道,接着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

我被打的左耳瞬间麻痹,他还不解气阴蛰着脸,右手扯住我的头发,扯得头皮阵阵发痛。

“爱你?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李诚冷笑了一声,“张茜,以后你若是再管我的事,我们就离婚。”

我老公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要跟我离婚!

心里很凉,我第一次体验到人们嘴里说得拔凉拔凉的感觉是什么滋味。

那是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为什么我的婚姻会变成这样?

第二章 顾潇上钩了

“李诚,你别想和我离婚。”

我怒瞪着他,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说:“我和你已经结婚七年了,就算这段婚姻已经肮脏不堪,我也不可能会和你离婚。”

七年的婚姻,就算是跟只牲口都会产生感情,何况还是平时对我温柔以待的男人。

我早已经爱上了李诚……

李诚不可能知道我的想法,他只当我是挡他和顾潇相爱的人。

“张茜,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和顾潇的事情你再敢插手,后果自负。”

李诚说完这句话,直接一手甩开我,末了还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眼底厌恶意味十足。

他走出卧室,门哐当一声关上,我再也承受不住腿软跌倒在地。

事后,吃早饭的时候,餐桌上气氛压抑。

婆婆陈红坐在主位,嘴里唠唠叨叨的问我肚子有没有动静。

我苦笑了一声,“妈,我是怀不上孩子的。”

说完,我立刻意识到错误,完全是无意识中才说出这种话。

我神色慌张望向婆婆,她瞪了我一眼,恶狠狠的说:“张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莫不是要我李家断子绝孙不成?”

我被她的话堵到开不来口,只好垂着脑袋不出声。

婆婆不依不饶,嫌恶的啐了我一口:“整天一副衰样,看了就触霉头。”

她话音一落,又接着说:“催孕的药我换了个药方,这次是从乡下得来的土方子,听说管用的很,药我已经煎好了,待会儿你全要喝了。”

我皱了皱眉,握着筷子的手收紧,“妈,我不喝药。”

一想到那些药,我的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

婆婆听我拒绝喝药,生气“啪”的一声把筷子拍在桌子上,尖利的用手戳着我脑袋说:“不喝药?不喝药你这只母鸡会下蛋?我儿子把你这个扫把星娶回来可不是当神仙供着的。”

我咬紧牙关没有反抗,只是把目光投向一直坐在我旁边不说话的李诚。

李诚看了我一眼,四目相对的时候,他只是镇定的起身,说:“妈,我去上班了。”

婆婆闻言,不再戳我脑袋,脸上立刻带上笑,嘘寒问暖的送李诚出门。

我呆立在座位上,红了眼眶,心里的委屈伴随着关门声越渐扩大。

媳妇,妻子,这两人是对全天下女人都重要的职位。

这两个职位,我都当得很失败……

婆婆送完李诚,倒是没有再针对我,我也乐得清净,转身便回房间。

房间里还残留着清早和李诚撕破脸的痕迹,我一屁股坐在床上,想起了那个叫顾潇的男人。

怎么才能把我老公从那个男人手里抢回来?

我沉思了一会儿,想起了白敏敏,我拿出手机,翻出白敏敏的号码,按下拨号键。

白敏敏是我最好的闺蜜,之前她好像跟我说过身边有同性恋朋友。

或许,跟她说说这事,还能有补救的办法。

“嘟”了两声,电话被接通,话筒里传来熟悉的咋呼声:“小茜,你老人家怎么有空给本小姐打电话?说吧,有啥事找本小姐,要是逛街的话我乐意奉陪哟……”

我抿紧唇,沉默了一会,直到白敏敏催了几下,我才一鼓作气把所有的事情告诉她。

我知道我老公是gay的事情,说出去是家丑,所以再三叮嘱白敏敏不准告诉第三个人。

现在我也只能信她!

白敏敏惊讶的大叫:“什么鬼?今天不是愚人节,你那优质老公怎么可能是同性恋?”

我捏着手机,有些头疼不想多说,直接道:“敏敏,你之前不是跟我说过你身边有朋友是同性恋吗?我如今实在是没办法了,李诚今天还为了那个男人要跟我离婚,你知道……”

说着说着,我就有些哽咽说不下去。

这段婚姻我很珍惜,不想因为这样而轻易舍弃。

“小茜,你别难过啊,我帮你想办法,一定让那个男人主动离开你老公。”

因为看不到,所以我不知道白敏敏现在是什么表情,但是从她的语气中,我能听出她的愤懑。

我心里宽慰了不少,开口道:“敏敏你打算怎么做?”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白敏敏才毅然决然的出声:“对付这种gay里gay气的男人,我是没有办法,但是我认识同样在这个圈子里的人,我试试看能不能让他们去勾引那个男人,让他上钩。”

让同性恋圈子里的人去勾引顾潇,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

我感激的道谢:“谢谢你敏敏。”

白敏敏爽朗的说:“说什么谢谢,我们是最好的闺蜜,我现在要是不帮你,你还不得被你老公和他妈欺负死。”

说完,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大声问道:“对了,那个勾搭你老公的男人叫什么名字?”

我垂下眼睑,沉吟片刻,咬牙说:“顾潇…”

白敏敏一口答应下来,说是让我等她好消息,便挂了电话。

从这次通话后的第三天,果然就出问题了。

这些天,我一直偷偷观察李诚,自从我和他上次吵架完,他就搬到书房去睡了。

就算不能同床共枕,但我也能看出李诚这些天有些魂不守舍。

比如现在吃饭的时候,他常常走神,连他妈叫他都经常没听见,眼神呆滞也不吃饭,整个人就像被抽走了灵魂一样。

婆婆见他这几日奇怪,以为是他工作太累,还特意从乡下抓了老母鸡炖汤给他喝。

我眼见着李诚的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到了第五天,晚上的时候还能看见李诚拿着电话跟人吵架。

看着他气到火冒三丈的模样,我就知道我和白敏敏的计划成功了。

李诚和谁在电话里吵架,我心里再清楚不过。

白敏敏借着同性恋圈子里的人,成功的让顾潇上钩。

李诚和顾潇的感情开始出现裂缝!

我一直掌控着两人的情况,李诚和顾潇吵得最凶的时候,他往日温柔的脸都狰狞了。

而我,自然乐见这种情况和局面。

只要能看见他们关系变得恶劣,我的心里就止不住的高兴…

我一定会把李诚给抢回来,就算是丧心病狂不择手段!

第三章:我的第一次

第六天,我约了白敏敏见面。

和她去了一家咖啡馆,刚坐下,白敏敏就满脸春风的打开话闸,“茜茜,自从你上次跟我说了你老公的事情后,我就着手开始处理。”

我点了点头,喝了一口咖啡,问她现在顾潇怎么样。

白敏敏听我这么问,得意的冲我挑了挑眉,笑道:“我安排了朋友去勾引他,现在已经上手了。”

我敛了敛眉,面无表情的说:“做的很好,只要顾潇跟了别人,就可以断了李诚的心思。”

说实话,这一刻我心里是高兴的。

现在顾潇被牵制住,那么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我心里喜滋滋的想着,得到想要的消息,我也不愿多做停留,和白敏敏告别后,我便打车回家。

回到家后,我像个没事人一样,照旧做着平常的事情。

实则,我手中掌控着白敏敏的情报,暗中做这件事情的主导人。

这件事情过后的第七天晚上,李诚主动从书房搬回我的卧室。

我一早猜到他会回卧室睡,便早早的穿起了结婚时白敏敏送给我的睡衣,站在浴室门口看着躺在床上的李诚。

睡衣是黑色透明蕾丝材质的,一眼望去什么都看得到。

结婚七年,我有意诱惑过李诚无数次,这次却是最大尺度的。

我努力让自己表现的风情万种,扭着腰一步步靠近李诚。

“老公…”我软着声音唤他,整个人半趴在李诚身上,右手抚上他的肩膀,引诱他说:“老公,今天我美吗?”

李诚和我是合法夫妻,这么做没什么的!

我一边嗲声嗲气的诱惑李诚,一边在心里为自己打气壮胆。

李诚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这场我一个人表演的戏,终结在呼啸而来的耳光上。

“啪”的一声,我被打懵了,左脸火辣辣的疼,连带着耳朵都被震得嗡嗡鸣叫。

“张茜,你做了什么好事,别以为我不知道。”李诚恶狠狠的声音回响开来。

我被打懵了,缓过那个劲头,捂着脸面无表情的回望他,“我做了什么?你凭什么打我!”

我冲着他吼,气得浑身发抖,身上的情趣睡衣像是在嘲笑我之前的所作所为。

李诚一把推开我,俯下身一手掐住我的脖子,看着我渐渐进气少出气多。

“顾潇的事情,你要是再不停手,我一定会亲手掐死你!”

他松开我的脖子,我犹如从地狱转了一圈般,大口大口喘气。

“贱人,你连给顾潇提鞋都不配,居然还敢对他下手。”

我喘过气,扬手“啪”的一下打在李诚的俊脸上,冷着脸冲他咆哮:“李诚你他妈的混蛋!”

压抑在内心的愤怒和屈辱,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

可是,我的爆发却引来了住在偏房的婆婆。

婆婆进来的那一刻,刚好看见我扇李诚耳光,不问青红皂白,当即就扯着我头发冲我大呼小叫。

“好你个张茜,居然敢打我儿子,真是要反了天了。”

我攥紧拳头,对于这对母子无理的打骂不再选择隐忍,反手用力一把将婆婆推倒在地。

婆婆摔倒在地,扶着腰惨叫:“你…你还敢对我动手,哎呦我的腰啊!”

“妈,你没事吧?儿子扶你起来。”李诚赶紧扶她起来,一脸的孝子模样。

我冷眼看着这一幕,带着嘲笑的口吻对李诚说:“装什么孝子,你妈要是知道你在外面做的丑事,说不定都会气得咽气。”

“你给我滚!张茜,你要是再敢动我妈一根手指头,我要你的命!”

李诚冲着我怒吼,额头上青筋暴起,眼底的恨意昭然若揭。

我呵呵一笑,“我忍够了,李诚陈红你们欺人太甚!”

说完,我再也受不住胸口刀锥般的疼痛,转身从衣橱里拿过一件及膝大衣,裹着身子跑出门。

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出门的时候着急身上没带钱包,只有大衣里揣了一百块钱。

一百块钱连住旅馆都住不起,大半夜的我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去,就像个乞丐一样流落街头。

最后,走投无路的我进了一家酒吧。

酒吧里的音乐震耳欲聋,舞池里的男女纵情扭动着腰肢。

我走到吧台,用一百块钱点了一瓶最便宜的酒,对着瓶口大口大口的喝,越喝眼里的泪水就越止不住。

从嫁给李诚那天开始,我本以为会过着幸福的生活,却落得被他和他妈欺负到不能反手的地步!

越想我的心就越痛,就像有把刀在捥我的肉一样,痛到呼吸都不顺畅。

不知不觉,一瓶酒喝的一见了底,酒劲上来,我脑子已经开始晕乎,连走路都站不稳。

我身上已经没钱了,喝完这一瓶酒,我便想走,面前却推过来一杯酒。

“喝一杯?”一道如泉水般清冽的男声从我左侧传来。

我扭头朝身侧突然出现的男人看了一眼,男人长得很俊美,一双能勾人的桃花眼直勾勾的看着我,菲薄的唇噙着笑。

我收回视线,一句话都没有说,果断的伸手执起酒杯,仰头一口饮尽。

男人也没有出声,只是陪我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喝到断片的时候,男人对我说了什么,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先走。

之前在李诚和陈红那里受的屈辱突然又涌现出来,一幕幕画面袭击着我的理智。

我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悲愤,鬼使神差般伸手一把拉住男人的手。

我看着他,脑袋晕乎乎的,男人俊美的脸开始变得迷糊抽象,最后变成李诚的模样。

“李诚…”我恍恍惚惚摸上他的脸,红了眼眶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我真的好爱你,我们要个孩子,要个孩子好不好……”

第四章:我怀孕了

我话音刚落,男人没有表现出惊讶的神色,只是双手插兜,黑眸在我身上逡巡了一遍。

“你有男人?”男人语气慵懒。

我半睁着眼,根本没听见男人说了什么,脑子里全是李诚的脸,酒劲一股一股涌上来,我眼前晃悠悠的,不知不觉双手扶住男人的脸便吻了上去。

无意识中,我仿佛听见了男人一声几不可闻的喟叹,紧接着昏昏沉沉的便被他拽着手往酒吧外面跑。

他把我带到了一家酒店,一进酒店他便双手紧扣住我的腰,将我压在房门板上。

我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男人的脸和李诚的脸重合,迷迷糊糊之间我分不清是谁,只以为是李诚在和我亲热,便热情的回应他。

一夜旖旎,那时候的我已经醉到不省人事!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房间里就我一个人,床下散落着黑色蕾丝睡衣的破布片。

我神经有些恍惚,想起昨晚的疯狂,全身都是青紫的痕迹。

第一次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给了一个陌生人,我扯出一道苦涩的笑,弯身从地上捡起还算完整的大衣穿上。

一夜未归,现在想通了回去,我已经做好了要挨我婆婆训斥的心理准备。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只是一晚的时间,他们对我的态度突然来了个大转变。

婆婆在客厅里坐着,我刚开门便看见了她,我伸手拢了拢身上的大衣,刚想开口,婆婆便抢了先。

“茜茜,我的好儿媳妇,你这一晚上去哪里了?担心死我了你!”

我有些恍惚,觉得还没睡醒,要不然怎么会听见婆婆对我如此好态度?

“妈…”我张嘴唤了她一句,“我昨晚我朋友家住了一晚,让你担心了。”

撒完谎,我张顾了一下四周,说:“李诚去上班了?”

我话音刚落,李诚便从厨房里出来,手中还端着一碗面。

面热气腾腾,烟雾腾绕,烟波中李诚的眉眼越发晶亮。

他端着碗,一边往餐桌上走一边叫我:“茜茜,饿了吧?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所以早早的给你下好了面,这不,刚好盛起来,快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我真的懵了,一时反应不过来。

昨晚和李诚吵翻,他今天见到我,不是应该会是很厌恶吗?

李诚见我没动,把面碗放在桌子上,便走过来拉我,还说让我别生气了,都是他不好。

我被拉着坐到桌边,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我关心备至呵护有加。

这种情况持续了三天,婆婆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好,也不再让我喝催孕的药。

李诚再也没有向我提过顾潇的事,也没有再对我动过手。

甚至,他还主动要求行房事……

他做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我正在浴室洗澡,他闯进来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

我关了淋浴头,快速扯过浴巾围上身子才正视李诚,“我还没洗完澡,你先出去……”

李诚走到我身边,一把拥住我的腰,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沉声说:“茜茜,我想要你,给我……”

他的声音染上了情欲,有异于平时的沙哑。

我心念一动,沉寂的心脏因为他这一句话而开始鲜活跳动。

这一刻我等了七年!

可是,我想起那次去酒吧发生的事情,我的第一次已经没有了!

这件事不能让李诚发现。

我纠结的皱眉,犹豫片刻,伸手推开李诚,“我今天来月事,不行。”

李诚肯定不知道我的月经期是什么时候,所以我才敢这样撒谎。

果然……

“好吧。”李诚语气中带着妥协,“可是老婆我好难受,帮我……”

说完,他的手熨帖在我的腰腹上,偏头就吻上我的耳垂。

耳垂上湿漉漉一片,他的吻很温柔,沿着我的脖颈往下滑,手想钻进我的浴巾里,我心里一惊,赶紧按住他不安分的手。

“今天真的不行!”

我强硬的拒绝,不容置喙的模样终于让李诚打消了念头。

可是自那次之后,李诚便总是要求行房事,无时无刻,就连他妈在的时候也毫不避讳。

我推的了十次,却不可能推一辈子。

因此,我必须想一个万全的办法才行……

为了保全第一次的名声,直到有一天,我想出办法灌醉了李诚,把他扶到床上躺着。

我灌醉李诚的事,婆婆全看在眼里,她没有阻拦,我大致也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李诚和顾潇的事情,婆婆可能是知道了一点,所以她想亲眼看我和李诚行房事,这样才能让她放心!

所以,我故意没有关紧房门。

看着醉醺醺的李诚,我开始脱他的衣服,接着,脱下我身上的衣服,钻进被子里吻上他的唇。

李诚还没醉死,知道回应我,门口的缝隙透出一点亮光,我故意发出一些羞人的嘤咛声。

吻了许久,直到李诚的身体都起了反应,门边才发出“咯吱”一声。

极小的关门声音让我心里紧绷的那根弦放松下来。

婆婆走了,我喘着起,赶紧松开李诚,下床从床底下取出事先准备好的猪血,洒了一点在床单上。

这一系列动作做完,我手脚都有些软了,浑身血液倒流。

李诚醉的不轻,嘴里嘟嘟囔囔了两声,粗壮的手臂圈着我的腰便没有了其他动作。

这一整夜,我都没有合眼,第一次觉得对李诚有愧……

事后,李诚相信我跟他上了床,我营造的假象让他以为我还是第一次,所以对我越加好。

这种和谐的场面持续了一个月,一个月后的早晨,一个噩耗降临在我身上。

我蹲在厕所,手里拿着验孕棒,上面清晰的两条红杠刺痛了我的眼。

怀孕了,我竟然怀孕了!

这个孩子是谁的,我心里最清楚不过……

第五章:孩子我不能留

用了试孕棒测试过后,我还是不放心,便一个人偷偷的去了医院。

去医院抽血化验后,一张写了孕酮指数高的单子将我所有的不敢相信都给破灭掉。

真的怀孕了,而且怀的不是我老公的孩子!

我站在医院大堂的走道上,攥紧手里的孕检单,伸手摸了摸还没有怀孕迹象的肚子。

这个孩子我不能留……

思及此,我眸光划过一道狠色,毅然转身要返回,身后蓦地传来一道呼声。

“茜茜…”带点地方口音的声音,很熟悉。

我转过身,朝发声处望过去,一眼便看见刚走到医院门口的婆婆。

婆婆显然很惊讶,见到我便走过来一把拉住我的手,道:“茜茜,你怎么来医院了?身体不舒服怎么也没跟妈说!”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只知道看见婆婆的那一瞬间,我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妈,我没什么大事,就是一些老毛病来医院看看。”我扯着慌,小心谨慎的要将手里攥着的孕检单塞进口袋。

可是我还是晚了一步,婆婆眼尖一眼就瞧见了我的小动作。

她摊手在我眼前,看着我的手说:“你手里攥着的是什么,给妈看看…”

我咽了咽口水,心里一紧,连神经都紧绷起来了。

婆婆见我迟迟不给她,有些不耐烦,张手便从我手里抢了过去。

“孕检单!”婆婆看了两眼单子后,惊喜的叫出声,双眼放光朝我肚子上看,“怀孕了?”

我深吸一口气,认命的点头,“妈,我怀孕了…”

婆婆高兴的合不拢嘴,说什么李家终于有后了,还一个劲的夸我肚子争气。

我哭笑不得,被婆婆知道我怀孕,打胎肯定是再也不可能的!

难道我要把这个孩子生出来吗?

然而,我的这个可笑的想法,在回到家后便被我老公的一巴掌给打消。

从医院回到家,婆婆在路上买了很多好菜,对我态度好到像供菩萨一样,一进门就叫李诚出来搀着我,生怕我一个不注意把我肚子里孩子给摔着了。

李诚今天难得不用上班,一见我和婆婆一同回来,便问道:“妈,你今天不是要去医院看眼睛吗?怎么和茜茜一起回来了?”

“你还好意思问!”婆婆脸色突然变得沉重,恨铁不成钢的伸手戳李诚脑袋,当着我的面说:“你老婆怀孕了,你这个当老公的人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平时也不见你对茜茜上心…”

说完,婆婆又拿出之前从我手中抢走的孕检单,递给李诚。

李诚低头仔细的看了一下孕检单,神色怔了怔,看着我时脸上的表情由震惊,沉默了片刻后,又变得愤怒。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在我耳边回响开来,我被打的偏了偏头,左耳嗡嗡乱叫。

“野种!”李诚双眼猩红,面目都狰狞到扭曲,手指着我的肚子问:“是谁的孩子?张茜,你他妈背着我在外面搞了多少男的?”

我被打懵了,心里对李诚的那点愧疚随着他的咒骂而消散。

“我肚子里的孩子要是野种,那你李诚是什么?”我愤怒的看着他,冷冷的说。

李诚像是气疯了,一把将手中的孕检单甩在我脸上,一字一句的说:“怀孕四周,四周前我还没和你同过房,你怎么怀上孩子的?”

我浑身一震,死撑着一个理说:“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你,可能是那个时候怀上的。”

李诚阴冷的笑了笑,“那一次我喝醉了,你搞了什么把戏你自己心里清楚的很!”

我紧咬着下唇,心里本就有鬼,李诚分析的一点也没有错,我无话可说。

婆婆在一旁看着,见我和李诚吵得厉害,赶紧上前劝:“你们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好好说,别伤了我孙子。”

李诚转过身,看了眼婆婆,冷声说:“她肚子里的是野种,妈,张茜背着我在外面偷汉子,我要跟她离婚!”

他话音一落,婆婆像是不敢置信一样,指着我让我跟她说实话。

我背靠着墙,死活不吭声,反正李诚心里已经清楚了,我再说一遍不过是自取其辱。

婆婆见我不说话,也跟着冷了脸,伸手推了我一把,见我不反抗,扬手就要打我。

巴掌下来的那一刻,我狠狠的扣住了婆婆的手腕,冷冷的看着她和李诚:“我的脸不是你和你儿子随便打的。”

说完,我用力将婆婆的手甩掉,婆婆被我甩开没有站稳,一下子跌倒在地。

李诚赶紧扶她起来,对我怒目横对,单手便扣住我的一双手,死死的扣在头顶,让我不得反抗。

“妈,我抓着她,你现在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最好把她肚子里的野种给打掉!”

我浑身血液倒流,李诚的话就像啐了毒的刀,没有一点人性。

婆婆也不是个善茬,见李诚困住了我,神色阴狠对我拳打脚踢,而且每次都往我肚子上踹。

我的手被李诚压制着不能动弹,只能微微弓着腰,努力护着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我明明想打掉这个孩子,现如今却条件反射护着……

正当我被这对母子百般折磨的时候,门边突然响起了一道门铃声。

李诚听见门铃声,示意婆婆不要再打我,他也松开了我的手,还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嘴里碎碎念着肯定是老板来了。

我没有心思管他口中的老板是谁,一心都在肚子里的孩子身上。

可是,当李诚打开门,诚惶诚恐的迎接他口中的老板进门,当我看见那人的模样时,我震惊连呼吸都忘了。

那是一张俊美的脸,一双桃花眼充满魅惑。

时隔一个月,这张脸我还记得很清楚,就算想忘也忘不了!

李诚就像一只极力讨好主人欢心的哈巴狗,对着男人点头哈腰,又是弯腰给他换鞋让他进门,又是嘘寒问暖茶水伺候。

我看着男人进门,背脊处阵阵发凉。

男人显然也看见了我,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瞥了我一眼,继而视若无睹随着李诚进书房。

我见他进书房,才恍然回神,手心处的汗提醒我刚才不是眼花看错了人。

李诚口中的老板,竟然就是跟我发生关系的男人!

小说暂无资源 敬请期待!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