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小说阅读 >

沈颂安唐弋舒小说阅读_全职影后在线阅读

沈颂安唐弋舒小说阅读_全职影后在线阅读

作者:沐沐

类型:小说阅读

大小:5.5MB

时间:2018/10/11 17:10:38

内容概述:《全职影后》是“沐沐”所创作,唐弋舒再次重生,要怎...

手机APP阅读 41711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全职影后》是“沐沐”所创作,唐弋舒再次重生,要怎么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沈颂安对她来说,是多么的重要,那么他们之间的感情结局是什么,感兴趣的小伙伴就来看看吧。

第一章 是她的梦

C市一直为全球顶尖的繁华城市,不仅是其在媒体方面具有较大优势,还有娱乐圈内知名人士所占比重。

外界都传,C市是被幸运女神光顾过的都市。

在这金碧辉煌的大都市,声色犬马似乎早已作为代名词将上流社会紧紧锁住。

不管是穷人还是富豪,他们都在为自己的未来而打拼。

而影后唐弋舒,似乎早已脱颖而出,成为打个响指就能震惊整个娱乐圈的女人。

一年前,唐弋舒以三线女演员的身份在芙兰娱乐公司工作,每日的任务只是拍拍寻常小广告封面,偶尔做直播一类。

谁也没想到,她会有今天的成绩。

“能成就今天的我,不仅是长期以来粉丝的全力支持,也有他的帮助。”

当唐弋舒穿着一身红裙立于红毯之上,胳膊还紧紧挽着身旁的高大男人时,所有人的表情几乎都凝固了。

唐弋舒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红唇微启,随即扭过头十分亲昵地吻了那男人一下。

人群瞬间炸锅了。

“他是沈颂安导演啊!”

“导演界有名的扛把子,谁不知道他啊?”

“他好像半年前就和我们弋舒在一起了,拖到今天才公布是有原因的吧!”

见台下的粉丝群情激奋,唐弋舒有些为难地看了一眼沈颂安。

她秀眉微挑,凑近他低声道“我就说暂时还是不要公布了嘛,你怎么这么心急?”

结果身旁的男人了然一笑,揽过她纤细的腰身,嗓音喑哑“不跟外界宣布一下你是我的女朋友,那些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小鲜肉早把你吃干抹净了。”

“讨厌…”

唐弋舒瞬间脸红的像番茄一样,她紧紧的拽着沈颂安的袖口,心里却仿佛吃了蜜一般甜丝丝的。

她与沈颂安相恋几乎半年了。

半年来,她有迷茫困惑的时候,也有风光无限的时候。可坚守在她身边的,一直是他。

他作为导演,也作为她的男朋友,尽了应尽的责任。

所有好电影的资源第一时间给她,所有电视剧的女一号永远为她留着。

没有沈颂安,便没有今天站在这里意气风发的唐弋舒,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

可她却从未想过,如果没有了沈颂安该怎么办。

-

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

踩在洁白的柔软的绒毛地毯上,高脚杯中是价值不菲的古典红酒。

她纤手微微拖起,将杯沿靠近红唇,轻啄一口。

“小酥,把电视打开。”

唐弋舒扭过头轻声道,随即将高脚杯放于桌面,金发不经意垂于肩膀一侧,那高贵又优雅的模样令人红了眼。

她温柔地望着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女人,这是她从未向外界公布过的亲生妹妹——唐酥。

“好。”唐酥心不在焉的点点头,抬手将一粒花生丢进嘴里,将两腿合拢后端正地坐在电视前。

随着新闻联播主持人那清亮的嗓音又模糊逐渐转为清晰,唐弋舒双眸微眯,有一丝惬意地缩在真皮沙发的一侧。

半晌,她悠悠地开口道“小酥啊,你马上就要到该结婚的年纪了,有什么喜欢的男生吗?”

唐酥听了这话垂下眼眸,有些固执的啃着指甲“姐,我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什么事都得你操心。”

这孩子…唐弋舒无奈的摇摇头,抬手轻抚眉心。

说来也奇怪,唐酥这大大咧咧地性格从小就男生缘极好,长相也与自己相差无二,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坯子。

怎么会二十多岁了还找不到男朋友呢?

她张张口,刚想不服输地继续劝说,却突然被唐酥拉住胳膊。

只见唐酥兴奋的笑着,一边扯着她的胳膊叫着。“是…是颂安!姐你快看!”

唐弋舒收回胳膊,饶有兴趣地望着她激动地模样“颂安?什么时候叫的这么亲了…之前不是还不喜欢人家吗?”

话音落下,窗外一阵电闪雷鸣,吓得唐酥身子一颤,她扭过头笑嘻嘻地再度抱住唐弋舒的胳膊“先不管这些,看电视…看电视啊。”

唐弋舒没多在意,按照她的话转过头。

电视屏幕上赫然出现沈颂安那熟悉的俊颜,她忍不住紧盯着屏幕细看。

沈颂安本就是理应进军演艺圈的大帅哥,正好应了一句话,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

他帅气的模样不但揽获一大批粉丝迷妹,连唐弋舒也为他的温柔浪漫所迷惑,深深的爱上了他。

在公开恋情那一天,看着台下粉丝羡慕的神情,她的虚荣心在一瞬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光是看着沈颂安那嘴唇一张一合,唐弋舒就忍不住扬起了唇角,他永远都那么优秀,那么从容不迫。

这是她要嫁的男人,是永远属于她一个人的男人。

“各位,大家好。”他有些羞涩地举着话筒,却十分自然的立于灯光之下“我知道这对于大家来说很不可思议,但是我和弋舒真的就在半年前在一起了…”

“而且不止是半年前到现在,还有以后。”

不顾台下的喧嚣与哗然,沈颂安缓缓抬起眸子,紧盯着摄像机,眸底一片温柔。

“我和弋舒,将会在今年九月月底,完成订婚礼!”

霎时,台下一阵寂静,众人表情各异,甚至有些不可思议与失望。

看到这一幕,唐弋舒坐在屏幕前,忍不住攒紧拳头。

是,她是演艺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但这不代表她可以放弃自己的幸福生活、放弃自己的爱情去拼尽全力工作,她不光要考虑粉丝的感受,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感受。

“颂安…”她有些心疼的对着屏幕唤出声。

此时,她是多么想冲到台上,告诉全世界她要嫁给沈颂安,可她不能,在这个将人紧紧束缚于外表的娱乐圈,这些事都是她一个人无能为力的。

唐弋舒最终选择了相信沈颂安,相信这个让她深深爱着的男人,这个让人为之疯狂的男人。

“订婚礼么…”

唐酥轻揉着垂落胸前的一缕黑发,转眸望向身旁那几乎身心都飘到电视里的女人,挑唇一笑。

唐弋舒,你的梦…已经做的够多了。

第二章姐妹情深

时光飞逝,自从上次沈颂安亲自出面宣布与金马影后唐弋舒的订婚礼后,两人便再也没有同框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中过。

外界都传唐弋舒与沈颂安只是普通的合约恋情,期限到了之后自然会分手。

但自从沈颂安宣布与她订婚后,这种谣言也不攻自破。

那些粉丝只好低头妥协了。

将桌子上粉丝送的订婚礼物一个一个点装完毕后,唐弋舒心满意足地抱起大袋子递给助理温蒂,转过身朝着门口走去。

“温蒂啊,帮我告诉许导演,下午我要去婚纱店试婚纱,下午的镜头都转到明天吧。”她抬手摘下墨镜,一双美眸温柔的望着身旁的温蒂。

温蒂一愣,忍不住狠狠点头“放心吧。”

什么啊…弋舒姐这么温柔地颜值简直太犯规了,怪不得男粉丝都那么狂热呢,这样亲切的邻家女神,谁都愿意去贴近去了解啊。

这个沈颂安导演也太幸运了!

-

婚纱店内,沈颂安立于落地镜前仔细地端详着身上的礼服。

搁置于一旁的手机嗡嗡作响,他却恰巧没有听见。

楼下传来均匀有规律的高跟鞋踩踏声,接着就是一个高挑的女人止步于柜台前。

她漫不经心地望了望四周,缓缓摘下口罩,望着面前的前台服务生,冷声道“沈颂安呢?”

“是唐弋舒小姐吗!”服务生十分激动地捂着嘴,努力抑制住自己的情绪,文质彬彬地开口回复道“沈先生正在楼上试穿礼服,我可以带着您去。”

只见那女人横眉一挑,美眸怒瞪“什么眼神啊?两只眼睛都瞎了吗!没看见我是唐酥吗…谁要做唐弋舒那个蠢女人啊!”

面前的女人与荧幕前那温文尔雅的女人大相径庭,她正抬手指着服务生破口大骂,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让服务生心中对唐弋舒的美好形象毁于一旦。

“沈先生就在楼上,我可以带您过去见他。”

见她并不是自己所喜欢的女神,服务生拉下面色,淡淡地朝着那女人作出邀请的动作。

“哼!”那女人一跺脚,哒哒哒地便踩着楼梯上了楼。

沈颂安正靠在椅子上翻看手中的杂志,抬眸朝空荡荡的门口望去,扬声道“朱迪,你们老板怎么还不来?”

只听见一阵高跟鞋清脆地踏在大理石地面的声音,那身着包臀短裙的女人便走了进来。

看见那背对着她的男人,她稍稍收敛了未消的怒气。

“颂安哥,我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来见你一面…”她凑上前,纤细的胳膊柔柔揽住沈颂安的脖子“我好想你啊。”

沈颂安微微一愣,慢慢的搁下手中的杂志,温柔一笑“是小酥啊,你姐姐呢?”

说着,他将手放于唐酥那圆润的臀部上,眯着双眸轻轻揉捏。没过一会儿,唐酥便面色潮红,双腿无力的差点坐在地面上。

沈颂安伸手一捞便将唐酥柔软的腰肢揽于怀中,将她轻而易举的搁置在自己的腿上,轻笑着勾起她的下巴“你姐姐可真是给了我一个好妹妹呦!”

“讨厌…!”唐酥娇嗔一声,柔弱无力的靠于他的肩头,凑于耳边轻轻呢喃着“你要跟那个蠢女人订婚了,我不能来找你诉诉苦嘛?”

自小,她唐酥便一直生活在唐弋舒的羽翼之下,有这么一个强悍的姐姐,她肆无忌惮的度过了自己的童年。

大了之后,父母曾不止一次的将不学无术的她与姐姐做对比,换来的都是姐姐的同情与退让,她当然恨唐弋舒,但她不能不识时务。

父母早就不想管她死活,而她唯一的依靠与经济来源便是唐弋舒,不管自己有多么恨她,可她的东西…自己偏偏就想全部得到。

曾经是洋娃娃、小裙子,如今是男人与地位。

“怎么会?我爱的一直都是我的宝贝小酥。”

而她所爱的男人,此刻正用那温暖至极的怀抱包裹她,用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撩拨她,来卑微的讨她欢心,她差点就要忍不住嘴边的笑意了。

看看啊唐弋舒,你有多么悲惨。

还未等她回过神,腰间的大手还在不停向上游走,身后的门却突然被推开。

当唐弋舒满面诧异地站在门口时,三人的心里都毫无防备。

唐酥更是惊慌失措地推开沈颂安急忙站起身,呼吸紧促的抓紧手中的包。

看着唐弋舒那美丽的脸变幻莫测,由惊异到悲痛,再由悲痛到绝望,最后…便是恨。

“如果我今天不抽空来这里…?”她双眸通红,泛白的指头紧紧握着门把手,身体忍不住一阵阵颤抖“你们是不是就打算隐瞒我一辈子!”

沈颂安上前一步想要解释,却发现自己百口莫辩,只能恨铁不成钢的回头望向唐酥,攒紧拳头。

“我是你姐姐啊!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唐弋舒一把拽过唐酥的胳膊,迫使她扬起头。

让唐弋舒震惊地是,自己呵护了二十三年的妹妹,与她的未婚夫勾结在一起,现在眼中却一丝心虚与悔恨都没有!

她狠狠地抬起手,想要在她那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印下永久不会散去的疤痕。

可她…终究是将那一巴掌打在了空气上。

“沈颂安...”她转过头,双眸猩红“我看透你了,本以为你是什么正人君子?如今…事情摆在这里了,不用我去说了吧!”

“啪!”

还未等沈颂安反应过来,唐弋舒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她气极反笑,颤抖着身子一步一步后退“我现在就去告诉他们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要让你身败名裂!我要让你们不得好死!”

“什么?!”

看着唐弋舒将要离开那扇门时,沈颂安急忙大跨步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将她甩在地面上,指着她怒道“唐弋舒你不要太过分!”

以唐弋舒的知名度与强大的粉丝团体,如果她将此时公布于众,他出轨这件事会在二十四小时之内传遍整个网络,而他的名誉…也会严重受损。

不行…绝对不可以!

第三章涅槃重生

就在唐弋舒挣扎着要站起身时,脑后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锤击,迫使她栽在一旁的桌子上,感觉后面的鲜血止不住的向外涌。

她有些不稳的扶着桌面,精神恍惚的摸着后脑,而手里的鲜血让她忍不住心下一凉。

“你…你…”她强忍着剧烈的疼痛,颤抖的手指向面亲的人,眼泪不住地掉了下来“小…小酥…”

话音未落下,又是一下激烈的击打,她彻底撑不过去了,眼前一黑便倒在了地面上。

唐酥看着眼前的女人软软地躺在了地上,劫后余生的一把丢下自己手中的沾满献血的白色模具。

“她…她死了?”沈颂安呼吸急促的上前抱住浑身颤抖的唐酥,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怎么样了?”

唐酥深深地呼吸一口,略带一丝疯狂的笑了起来“死了,你终于死了!我就说嘛,你永远不可能争得过我…永远!”

“她死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怎么办?”沈颂安惊惶不安地拽着唐酥的胳膊,尽管她手上沾满献血。

杀了她,取代她。

这个念头在唐酥的脑海里越放越大,她缓缓站起身,唇角扬起一抹优雅至极的笑意,她一边扶起一旁的沈颂安,一边轻声安慰。

她与唐弋舒在容貌与体型、身高各个方面不差分毫,如果她能完全取代唐弋舒,那简直是最好不过了,现在唯一要解决的…就是沈颂安。

“颂安哥,我好害怕…”唐酥柔弱的上前揽住他的腰身,泪眼朦胧道“我们该怎么办啊?颂安哥。”

沈颂安惊魂未定的搂着她,尽管他尽量的保持神色平静,可那不经意便冒出的冷汗与飘忽不定的眼神却出卖了他内心的慌张。

“杀了她…或许是好事?”他声音颤抖地说道“我们阻止不了她去把这件事公布于众,可现在不是我们正想要的局面吗?”

唐酥缓缓松开面前她所深爱的男人,眼眶逐渐泛红“可我们没办法掩盖杀人的事实啊…”

“有…一定有的!”沈颂安瞳孔猛然睁大,他一把抓起唐酥瘦弱的肩膀,兴奋的笑着“就是你啊!你跟她长得那么像…一定可以完完全全代替她不是吗?”

她扭过头,如愿以偿的勾唇一笑。

“她不是也没对外界公布过你的消息吗?”沈颂安劫后余生地笑出了声。

唐酥缓缓蹲下身,略带一丝惋惜的看着自己已经没了气的姐姐,轻笑着抬起手将其圆瞪的眼睛合上。

身后是沈颂安那好听的嗓音。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唐酥这个人存在过,你就是唐弋舒,完完整整的唐弋舒!”

-

热闹的街市上,人群如同洪水一般迅速向一处涌去,原本寂静的街角却因为一起车祸导致一堆人集体围观。

“这么漂亮的一姑娘…真是太可惜了。”

“现在年轻人走路光看手机,怪谁啊?”

几个自称医生的人不住的为躺在地上的女孩儿做心脏复苏措施,而肇事司机却不可思议地跌坐在地面上,满目都是悔恨。

直到其中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行了,已经没有呼吸了…”

“心脏也停止跳动了。”

其余人纷纷停手,跟着身穿白大褂的男人站起身,刚想打电话给110,却不想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剧烈的咳嗽声。

只见那早已没气的女孩撑起胳膊,满面鲜血的模样让人不住心惊,她缓缓扶着地面踉踉跄跄地站起身,随即抬起眸子望向四周。

她有些呆愣地站立在原地,双腿一软后又猝不及防地跌在了地面上。

“姑娘!”肇事司机立马站起身,冲上前一把扶住她的胳膊“你没事吧?!”

她看着面前满脸急切的男人,动了几下手指,目光呆滞的摇摇头“我…我没事?”

肇事司机立马绕着她观察了一圈,激动地点点头“是!你没事!”

她没事…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甩开肇事司机的胳膊,双腿不听使唤朝着一旁的商店走去,不顾人群一波又一波的哗然,她紧盯着落地窗内自己的影子。

小巧嫣红的嘴巴,略带妖娆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和瘦小的身材,她无力的抬起手撑着身子,不可思议地低下头。

唐酥与沈颂安那副厌恶的嘴里在她脑海里回放,她抓着头发试图告诉自己那个影子不是她,可确确实实的,就是她。

怎么会这样…她不是死了吗?

人群逐渐散去,随着时间的流逝,夜幕逐渐降临。

路边昏黄的灯光冰冷的打在她的身上,却丝毫不顾及她内心的波涛汹涌。

她缓缓抬起手,看着那修长纤细的一根根指头,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眼眶泛红。

她,重生了。

几乎用了四个小时来消化她重生在别人身上的事实,随即抬手便抓起身旁路人递给她的包,急切的打开后终于找到了她想要的身份证。

是谁…这个女孩,是谁?

证件上女孩活泼的笑脸与象征她身份的两个大字——宋妤。

“你叫宋妤啊…”她缓缓搁下身份证,望着不远处高楼上她无比熟悉的海报,心头一跳,垂下眸子低声道“我不再是唐弋舒了吗?”

她不再是唐弋舒了,而是宋妤。

-

风平浪静的度过几天后,她了解到宋妤的全部背景。

宋妤是一名长相十分出众的女孩子,性格偶尔会很苛刻,也会向熟悉的人撒娇。而她从小就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她三岁时父亲出轨,母亲改嫁,带着她来到了C市富豪榜第二的宋家居住,她也从安妤改名为宋妤。

又过了一年,她的母亲为宋家生下一个男孩,名叫宋余野。她和宋余野从小玩到大关系一直很好,但自从宋余野的父亲去世后,宋余野因为家中被母女两人霸占而开始千方百计刁难宋妤,宋妤也与其决裂。

现在,宋妤是一家著名演艺公司星际娱乐的三线女星,相貌出色但资质很差,出演一部三流戏的女配角都会被人吐槽演技差,之后便被公司雪藏。

第四章她的弟弟

她还了解到现在她的母亲因种种原因郁郁寡欢而死,而那无血缘关系的弟弟宋余野,因心脏病而常住医院。

早已通晓人情世故的他多次乞求宋妤的原谅,宋妤却小心眼的不肯见他,导致他在医院郁郁寡欢。

咖啡店内,宋妤缓缓合上笔记本电脑,她缓缓将咖啡杯递于嘴边,轻饮一口后抓起一旁的手机。

“安妮,让弗里德把车开过来,我给你发GPS导航。”

这个宋妤是除了演技样样都优秀的女人,家里有钱的像是开了矿一样,还住在C市著名的别墅区巴黎春天,这样一个富家女,偏偏走上演艺圈的路。

成为她,或许也不是坏事。

半晌后,一辆黑车缓缓停在马路一侧,宋妤拿起包站起身,放于桌子上三张百元钞票扬长而去。

“小姐,急着去哪里?”

管事女佣安妮见她走出咖啡馆,张口就是一阵炮轰询问,宋妤笑着摇摇头,钻进车内。

安妮一脸茫然的看着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只见宋妤扭过头叮嘱道“你们不要下车了,安妮,我之前让你帮忙买的东西呢?”

“哦,在这里。”安妮急忙从身后抱出一大盒东西,刚想迈步下车,宋妤却急急地阻止了她的动作。

缓缓接过安妮手中的箱子后,宋妤笑道“你们先回去吧,我留在这里照顾小野,他不是快出院了吗?”

“可是小姐...”安妮欲言又止。

“别可是了,回去吧。”

宋妤转过身朝着医院大门走去,兜兜转转总算到达了心内科专院,询问前台后慢慢悠悠地朝着电梯里走去。

见她身材前凸后翘颜值又出众,几个男护士忍不住在下电梯时多看了几眼,她漫不经心地抓紧了手中的箱子,有些不耐烦的一下一下踩着高跟。

“你好小姐,请问你知道宋余野在哪个病房吗?”

“就在右手左转第一个房间,3047号。”

“麻烦您了,谢谢。”

提着箱子缓缓移至3047号病房门口,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虽然她也太清楚来找宋余野干什么,但她总觉得这个小子在以后对她有帮助。

“怎么又来了,我不是刚吃过药吗?”

随着她轻轻推开门,踏步走进房间内,就传来了少年明朗又略带一丝虚弱的嗓音。

只见坐在病床上的少年皮肤白净,温柔的眉眼在日光的沐浴下显得更加动人,而那修长的睫毛低垂着,打下一片柔和的阴影。

“小野平时这么用功吗?”

他捧着手中的书细细的看,丝毫没有察觉到是宋妤的到来,听到宋妤那隐隐调笑的语气,他才缓缓抬起头,有些呆愣的望着立在面前的女人。

“姐?”

宋妤见他一副极其惊讶的模样,其中还掺杂了些许不可置信,她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即缓缓坐于沙发上。

“姐,你怎么来了?”宋余野不稳的语气中透露了喜悦,他说着就要掀开被子下床。

宋妤赶忙上前扶住他,又小心翼翼地将他扶回病床上“我怎么就不能来了?看望我的弟弟是作为姐姐应尽的责任,之前一直忙,没有什么时间来照顾你…才导致现在整个人都离不开医院。”

在宋余野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下,她有些内疚的垂下眸“是姐姐的错,姐姐以后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不管了。”

“姐...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小时候都是我不对,一直欺负你。”宋余野眸色温柔的点点头,他望着眼前这个锋芒尽收的姐姐,心中却澎湃不止。

宋妤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突然想起了之前唐酥抱着自己胳膊撒娇的模样,她轻叹一口气,抬手亲昵地捏了捏宋余野那柔软的脸颊。

“姐,你怎么突然就这么好了?”宋余野抓住她的手,放于手中小心翼翼地揉搓。

“有什么缺的,需要什么及时跟我说,我是你的姐姐,不是什么外人…”宋妤眸中带笑,柔和的情绪在其中波光流转“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当然会加倍对你好啦。”

虽然他仍然对此半信半疑,但温柔地姐姐又回来了,这是他一直奢望的。

宋妤缓缓站起身,将箱子一把抱过来,放在宋余野的面前嘿嘿一笑“你猜我带什么过来了?”

“喔?”宋余野有些期待地看着宋妤手中的大箱子,跃跃欲试地猜测道“会是吃的吗?玩的?”

看着宋余野因好奇而不住向箱子里探望的双眼,她轻轻点了点他的脑袋,随即打开箱子,将里面的东西完完全全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可当一切都铺开而来,搁置在眼前时,宋余野有些猝不及防地愣住了。

箱子中装的是一大堆尚未拆封的书籍,而那一本本封面上熟悉的书名与笔名深深的触动了他的心弦,他有些激动地拿出一本书,抬眸小心翼翼地望向宋妤。

“我可以撕开它吗?”

宋妤点点头“当然。”

得到允许后,他迫不及待地将包装撕开,目光温柔地望着封面,将书一页又一页的翻看起来。

“怎么样,这个出院礼物还喜欢吗?”宋妤扬起一抹灿烂至极的笑容,似乎为那明媚动人的脸上又增添了一丝纯真“我可是费了很大劲才把这些印出来的,你可不许不喜欢。”

她知道宋余野从初中开始就喜欢写作,经常上着课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写东西。

但碍于他成绩优秀,老师也没有说什么,这也就放任他上了高中后依然在坚持写作。

性格犹犹豫豫的他从不敢将写的东西公之于众,更多的是怕宋妤对他冷嘲热讽。

得了病之后,他就更没有心思和精力去写东西了。

宋妤的不管不顾与离他越来越远的兴趣爱好,导致他整日郁郁寡欢,这才住进了医院。

于是她拜托安妮将宋余野藏在家里的稿子全部找出来,花了几天几夜将其拼凑在一起。

宋妤亲自设计封面,寻找出版社将其印刷成实体书,才能把这些在今天展现在他面前。

第五章国民公主

“可...”宋余野缓缓抬起头,有些疑惑的望向宋妤那开心的模样“虽然我这么说姐姐可能会不开心,但是...这的确不像是你能做的事。”

听宋余野这么说,宋妤的笑容立马僵住了,她低下头伸手拽了拽他的袖子,有些讨好的说道“小野,之前是姐姐不对,但你也不用这么怀疑我对你的一片赤诚吧?”

“姐姐会伤心的…”

看着宋妤那可怜兮兮的模样,他只好勉强点点头,眼底一抹精光掠过,再扬起头看向她时却只剩下温柔“我会永远相信姐姐。”

两个人又十分亲昵地寒暄了一会儿后,外面的天空的颜色变得昏黄起来。

突然的推门而入打断了宋妤的笑声,她看着门口的护士微愣,随即站起身踩着高跟鞋小跑到护士身边。

“怎么样…下来了吗?”

护士轻笑着将一个土黄色档案袋递给她,离开之前还不忘偷偷瞄几眼病床上的病弱少年,宋妤只好推搡着将其撵走了。

拽着档案袋缓缓走回宋余野身边,一边将白色袋子里的衣服递给他,一边把那档案袋装进包包里。

“快换衣服,准备出院了,安妮在家准备了好吃的等我们呢。”宋妤交代完后,抬手轻轻揉了揉宋余野那毛茸茸的脑袋,转身走出了病房。

宋余野抱着衣服,眸色晦暗不明地望着宋妤离开的背影,忽地,勾唇一笑。

静静地坐在走廊上,观望着来来往往的病患家属,他们一个个都行色匆匆,手中要么是提着饭盒,要么是推着轮椅或提着盐水。

“叮铃铃…”

还未等她发一会儿呆,手机铃声就不合时宜的响起,她定睛一看来电显示,安妮。

“喂?安妮,有事吗?”

懒洋洋地靠在座椅上,静静聆听着安妮在电话中絮絮叨叨,很多话她都没听进去,却唯独最后一句。

安妮“小姐,江枳小姐今天要来家中吃完饭,她让我告诉您一声。”

宋妤猛的睁开双眼,美眸中尽是惊讶“你说谁要来?”

“江枳小姐啊…”安妮疑惑的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先挂了吧。”

宋妤无力的将电话挂断,睁着眼睛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心中思绪万千。

江枳她当然知道是谁,歌坛最近出了一个新男子团体ARONE,而里面的小队长兼主唱是这一届的快乐男声冠军——江淮,他有一个外界都知晓的亲生妹妹,那就是江枳。

如果不是安妮今天告诉她,她还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这个默默无闻的宋妤还跟国民小公主江枳认识呢。

有钱人家是非多,她现在深深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深层意思。

“姐,我换好了。”

宋余野软软糯糯的声音自病房里传来,让宋妤疲惫的心才得到一丝丝慰藉。

至少她还有一个治愈系的软萌弟弟,这还不算太坏。

-

当宋妤亲自驱车到自家庭院门前,隔着比较远的距离她就能听见佣人们恭敬地问候声。

她白眼一翻,这几天的居住已经让她司空见惯。

而正在草坪上修剪花朵的安妮猛然扭过头,小跑着准备为宋妤打开车门。

“小野,你什么时候也学学开车啊?”宋妤解开安全带,转头朝着坐在后面的宋余野轻笑“说不定会对你的病情有帮助呢。”

随着车门被打开,宋妤缓缓从车里钻出来。

“欢迎少爷、小姐回家!”

还未等她回过神,便被这隆重的欢迎仪式吓了一跳,她苦笑着为宋余野打开车门,搀着他走下车。

小姐什么时候跟少爷这么亲密了?

众佣人见此场面,虽心里好奇却依旧低着头不敢言语,他们只能暗自咬牙冥思苦想。

“姐,我一年前就会开车了,你忘记了?”宋余野朝着宋妤温柔一笑,随即迈开长腿朝着别墅内走去。

宋妤一愣,只能尴尬的笑了笑,三步并作两步地跟在他的身后继续搭话,以此来掩饰她的尴尬。

两人并肩打开门,宋余野突然在地上瞥见一双粉红色的高跟鞋,宋妤在一旁微愣。

他疑惑地抬眸望着宋妤,宋妤也表示十分好奇怪,两人持续无声对话。

“是妤妤姐回来了吗?”

只听见一阵清冷地声音,一个高挑的女人缓缓出现在两人面前,她乌黑却好似波浪一般的长发垂于肩膀一侧,好看的眸子里尽是冷淡。

宋余野有些不稳的一把扶住宋妤的胳膊,脸色有些不好看“她怎么来了?”

“她…不该来吗?”宋妤扶住他,试探地问道。

“对啊。”那女人微微颔首,十分淡漠地盯着宋余野“我不能来吗?”

宋余野一愣,随即温柔的笑了笑“当然,我巴不得你永远别来。”

双方连续交战了几个回合,宋妤终于从那女人的语气中听出一丝猫腻,她猜测这个女人是喜欢小野的。

而小野却坚守阵地,紧密防卫,一点面子也不给她留,句句都是狠话,句句戳人脊梁骨。

“好了好了…”

宋妤突然想起刚刚安妮说过会来家里的江枳,她霎时呆滞在原地,看着面前高挑又不失御姐气质的女人。

外界都传江枳是个出了名被哥哥江淮宠坏的小公主,最喜欢粉色,而且平时热衷Cosplay,喜欢一切萌系事物包括…她弟弟?

宋妤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了小枳,不要闹了,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了?”

目前不清楚对方的性格特征与到来目的,她只能先发制人,通过虚张声势,来让她相信自己与之前的宋妤没什么不同。

“我哥他去韩国跑行程了,又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我害怕…就来找你了。”她低下声,柔柔道。

宋妤没想到江枳居然突然拉下脸,与刚刚的御系风格截然不同,转变之快令她都忍不住咋舌。

可一旁的宋余野倒依旧淡定如初,仿佛早已习惯江枳这来回转换画风的奇怪行为。

宋妤感觉,自己之前培养的淑女性格会在这个奇怪的环境中慢慢的被消磨成疯子的。

但为了不暴露身份,为了不将自己献身于科研事业…她只能妥协了。

“那晚上你就住在这里吧,小野会好好照顾你的。”

她笑了笑,将宋余野冷不丁的推给江枳后落荒而逃。

本小说暂时无资源,敬请期待。

1 1/1

最新入库

Copyright © 2010-2018 天天阅读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苏ICP备18038980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